碎念

人心不足

      最近有一个习惯,心情差的时候就去看于娟的博客。无从知道别人是如何看待于娟的,于我,这确是一副难得的良药。今天又习惯性地打开她的页面,随意浏览一番,脑中却突然跳出一股疑问,为什么围观别人的悲苦就能抵消自己的不快呢,这绝不是幸灾乐祸那么简单。

      看着她怀揣大智大勇大善,闯荡一条坎坷崎岖且布满明枪暗箭的不归路,我的心情就会变的很沉很重,但是这种沉重,已经超出我的经历,跳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在那里,人们直面挫折,承受苦难,谈论生与死。于娟是个三十出头的女博士,两岁孩子的母亲,因乳腺癌辞世不久。我还没有结婚生子,与她相比,也许我对这个世界的留恋还要少些,但假若离开,我的遗憾也会更多些吧。阅读那些沉甸甸的文字,想象一个人如何在通向鬼门关的路上披荆斩棘,虽然沉重,却也能够获得一种超脱的平静,这种平静完全是由于我并未身在苦难之中,而又窥到了苦难的一角,掀起这一角面纱的,正是那些由生命铸就的文字。

      归根结底,人是一种生活在比较中的群居动物,只有看到别人更大的悲剧,才能够忘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小悲剧。同时,人又是永不满足追逐欲望的动物,只有看到别人失去一切,才会驻足回头,审视自己的所有。就是这一忘记加一驻足,便获得了一种独特的平静。

      这地球上群居动物有很多,但如人类这般有着无法满足的欲望和永不停止的追求的物种应该很少吧,除了让人类极端头大的癌细胞类生物,以及老鼠蟑螂类小害虫,再大一点的恐怕也就找不出了。进化到哺乳动物的种族们,或是疲于觅食,或是吃饱了就睡觉晒太阳,大概不会有追求更高级享受的。不知道是因为人类贪婪才统治地球,还是因为统治了地球所以进化得如此贪婪,不论如何,人类都在以自己的贪婪挑战地球的极限,也许同时也在为老鼠统治地球打基础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