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城市猎人》是韩国偶像剧历史上的一朵奇葩

固定链接: http://www.saoyuying.com/2011/08/cityhunter/

深刻和狗血可以在一部偶像剧里面共存吗?答案是可以。城市猎人刚刚证明了这一点。

想要看狗血解读的,请点下面这个巴巴爸爸版本。。。

http://www.kaixin001.com/!repaste/detail.php?etip=2&uid=114861&urpid=5396822101&voteaustr=3c80f64e74220323a9719d5efb29f479&2376065#anchorhotblock

作为粉丝,俺也不否认这个是一个以帅哥为卖点的狗血剧,但是他提出了一个非常深刻而尖锐的问题:

为了正义的目的,采用了非正义的手段,这个是可以被原谅的吗?

剧里面的大总统是个大好人,他从政的目的就是为了改革韩国的教育体制,因为相信“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才是国家的希望”。为了让改革体制的私学法通过,他接受了非法的竞选资金,还不惜收买选票。

但是我们伟大的城市猎人不同意这个观点。他认为过程的正义性比目的的正义性更加重要。所以他虽然认同大总统是个好总统,他还是揭发了总统收取非法竞选资金以及收买选票的事实。维护立法权的独立性,立法过程的正义性,才是真正的大义。

有人说如果没有甘地的“非暴力”主张,印度独立可以提前十年。“暴力”有时候比“非暴力”更加有效。我总觉得有微妙的违和感,但是找不到问题在那里。

看完《城市猎人》,老娘悟了。“非暴力”和“暴力”只有在作为手段的时候,具有可比性,你可以说这个比那个更有效。但是之于甘地,“非暴力|”不仅是种手段,更是一种信仰。“暴力”永远无法作为一个信仰来和“非暴力”进行对比。甘地的目的也不仅仅是印度的独立,而是消除人间的“暴力”。那么用以暴制暴的手段,真的能消除暴力吗?如果目的是非暴力的,但是使用暴力的过程,这个可以吗?我们怎么能够简单的区分,哪些人应该用暴力,哪些人不应该用暴力?谁有资格去做这个区分?所以甘地真正想传播的,是非暴力的信仰。

扯远了,回到我们的偶像剧。为了正义的目的,损害了程序的正义性。那么在将来就有更多的非正义的目的,可以通过这个被损害了的程序达到。一个正义目的的达到是暂时的,零散的。但是程序正义性的影响是全局的,长远的。

中国人不缺乏对目的正义性的敏感,但是缺乏对程序正义的意识。

而且目的的正义性,毕竟是主观的。我一直觉得,如果认为自己掌握了绝对的正义,那么就和独裁者无异了。而程序的正义,保证的,是各种被各个主体认为正义的目的可以放到一个平台上,一个程序中,进行衡量。这个才让我们真正可以避免独裁的危险。

以为掌握了正义而想要全民认同,这个是种致命的自负。

所以我们的大总统做错了,而可爱的小浩浩做对了。。。

唉,城市猎人结局了。。。没有小浩浩看了。。。幸福指数下降50%。。。要求帅哥供给赶快跟上。。。

5 comments

  1. 犀利,偶像剧都能看这么深刻。重看《我脑海中的橡皮擦》批判低效的医疗体系以及《假如爱有天意》抨击反人性的韩国兵役制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