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EMEA 2008 – 2010 法国篇

固定链接: http://www.saoyuying.com/2011/08/emea-2008-2010-france/

德国篇 http://www.saoyuying.com/2011/04/emea-2008-2010/

二、法国

法国这个国家,就是在德国头上加一横(如果你还记得初中数学,就知道我在讲什么)。

两年里数次踏入这个国家,斯特拉斯堡就是用来买药妆的,地处阿尔萨斯洛林地区,跟德国其实差别很小。这里要回忆的,是巴黎和普罗旺斯。

– 白日梦

行走巴黎,即使白日也像是梦境。

如同这座城市的格言,漂浮但不沉没。

虽然巴黎从来不是我的爱,也必须客观地如此评价。

历史在这里交错,艺术在这里碰撞。有多少人说起巴黎会语气轻柔或是激动。

如果你有很德国化的大脑,恐怕很难欣赏巴黎,因为他太过脏乱又太过随意。

如果你有很意大利的思维,在巴黎想必也比较难尽兴,因为巴黎的随意浪漫之中有一种隐约的冷傲的约束。也许这话说得太拗口,通俗地说,她会high, 但是到一定限度就会收紧嘴角给你一个出身名门大家闺秀的微笑。

我对巴黎的原始震撼不是来自卢浮宫的审美疲劳,也不是来自凡尔赛宫的浮华奢侈,不是路边咖啡馆的小资,也不是夜晚塞纳河上的绚烂,是哼次哼次爬上凯旋门,看到这个城市在这个点展开。当时同去的同事说,巴黎像一块很大的蛋糕,我很想咬一口。

不知为何觉得这句话很有味道,于是一直记得。

海明威说这个城市是一场流动的盛宴,我的注解是,希望你有时间来细嚼慢咽。

只是很可惜我没有,所以我只能随便说说。

– 田园梦

相比对巴黎评价的小心翼翼,我要大声表白,南法我的爱啊!!

不过这里的南法不包括尼斯马赛和蒙地卡罗,只是AIX(这名字算是被IBM毁了)和阿维尼翁周边一带。无论离开多久,想到这个地方总会由衷地笑出来。

那一带具备有田园梦想的人想要的一切。慢节奏的生活,绮丽的风景,和善的居民,游客也并不是太聒噪。

薰衣草真是一种非常治愈的植物,尤其是连绵的薰衣草田,太阳再大也让人不愿离去。你说啊,为什么薰衣草会是紫色,为什么要这样种植,为什么没有刺鼻的香味,这简直就是造物主的恩典啊。

圣雷米是个很小的村庄,去之前同行的人问,为啥你一定要去那里啊。

答案是看梵高。

他短暂的一生,从出生的荷兰,到过伦敦,到过巴黎,最后终止在南法。

他在阿尔勒和圣雷米留下了无数不朽的作品。如今的圣雷米,到处竖着牌子说这里是梵高某某画的取景地,有些地方还是百年前的样子,有些地方却已经是豪宅建造中。

圣雷米的精神病院门口有一座黑色的梵高立像,非常瘦弱,手捧向日葵望着远方,眼神有点幽怨有点空洞有点神经质。我们去的时候那个病院刚举行完一场婚礼,新人和父母在病院里面的小花园合影,老父亲胖胖的,头发花白,鼻子有点红,是我心中比较典型的纯朴羞怯南法老爷爷形象。

梵高住的那个病房在二楼,窗户很小,望出去就是楼下的花园,很美但是也很逼仄,夜深人静的时候估计是安静得让人害怕。我个人觉得,这地方拿来做精神病院不太适合。

这是整个南法最让人唏嘘的地方。

离开这里,阳光一样温暖,花开的一样绚烂,常住的老人眯着眼睛在太阳底下朝你微笑。

也许梵高最初也只是想成为画家,卖出一些画有些钱有些名气,结婚生子,然后平淡终老。如今的不朽,对他自己来说也许只是一种命运捉弄与驱使的无奈。

快乐的平庸和痛苦的不朽,如果是你,又将如何选择呢?

2 comments

  1. 写得真不错啊。这种一年之后的回忆,都是沉淀下来的感想;和刚玩完回来炮制的旅途恶趣味笑话集锦截然不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