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

随笔五

照例,扯些做服务时碰到的些趣事囧事糗事无聊事,看过就算了。

(一)自制力

到客户现场前一天晚上,终于见到了TL和另一个超级发福的澳洲女同事J。瘦小的华人TL站在J大姐旁边,显得老了许多。我们商定好吃晚饭地地点,只是穿过一条马路再走上三四百米的一家韩国料理店,这个姐姐走两步就喘一口气,差点一个绿灯没走完人行横道。由于码子太大,我们找到一个四人两排的座位时,我和TL非常主动地坐在了同一侧。

我们正点菜,服务员送上来小菜和一盘蔬菜煎饼。我们还没看到,J已经拿起筷子用很不地道地拿法戳起一块饼往嘴里送。

点饮料,其他所有人都喝水,J姐姐振臂一呼,Beer,Korean Beer!

其实看着J大姐挺难受的,各种姿势都不舒服,吃了碗辣的炒面就直流汗,满面红光像是正在酒桌上谈业务的女厂长。她这时会很自然地往后靠到椅背上,以很快的频率把她一头金黄的长发往后面快速地捋过去——太热了。

吃完饭,听说另外两个同事TQM——B和EA——P正在酒店大堂的bar喝酒,于是过去碰个头。乖乖,一看又是两个有福气的人。B还好,也就是怀孕七八个月那种大小。P已经到了身体的其他突出部位在中心的极度膨胀下渐渐开始陷进去的阶段了。我和P握手的当儿,非常明显地感觉到这双小手是多么的软和。虚长的肉和老年的皮肤包裹起来,让我很难相信这样如何能正常地生活。

话不多说,站了不到两分钟,B、P二人邀请我们三个加入共饮。我和TL坐下分别要了杯水,J姐姐镇定地又来了一大杯啤酒。桌上放着一敞口瓶的小吃,花生米小饼干什么的,B、P和J很快进进出出,啤酒像是灌溉干旱的土地那样被从他们的嘴里灌进去,连个泡都不会冒一下。这一度让我想起小时候,妈妈教我如何清洗猪肚和猪肺,找准食管的入口,用一个勺不断地往里面充水,充一去一勺就在肚肺上拍打几下,让水充分流淌到细小的血管里,然后继续加水,直到撑到很大很大,然后放水,重复…

不过他们估计不会有放水的机会。那个晚上他们带着他们脆弱的自制力,融化在了酒精和食物里。

(二)原来系统可以这样用

之前一天B给我普及服务的背景,之前七年,客户的系统没做任何大的更新。这次事关是否会继续使用SAP和服务,很重要。

第二天开始和客户谈话。Kick-off的时候,得知项目的第一阶段已经上线,第二阶段两周后上线。第三阶段半年后上线。并没有花太多时间惊讶于为什么谈话类服务会放在这样一个尴尬的时间点,后来听到的介绍让我增长了见识。

“项目的第一个阶段已经在三月份上线,系统共有7个用户。第二阶段马上就要上线,用户数目会增加到20个到30个……”

7个用户…

后来通过访谈,我愉快地了解到整个CRM系统的三大核心场景无一被用到。没有销售,没有服务,没有市场。他们用workflow实现了一个案件管理系统——一个大学里也会有勇气尝试用C#实现的系统。

两三周之前还听说某国内大型国字号客户,其实系统里什么都没实施。很明显,某些企业里,我们的产品被当做是政治指标式地买了却没能好好用是不争的事实。不过,我这次看到的是一个很认真的客户,拥有一个人数不少的团队(起码二三十人),按照很严格的项目实施方法论,在做这样一个实施。

心里顿时冒出了好几句话: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SAP广告做的好,不如销售嘴巴忽悠来的妙。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三)澳洲屁股和德国脑袋

其实就是尸位素餐的P和另外一个德国同事K之间的PK而已,不过可悲地发现能在澳洲屁股和德国脑袋中间存活下来的话,还是得用上国人推崇的厚黑学。

P在服务的前几天一声不吭,TL今天中午吃完饭单独和我还有K喝咖啡的时候低声和我说起这个P。这个人出了名的P事多,呵呵不然怎么叫P呢。啥都不会,就会wording。你们写issue的时候小心点……K笑笑不语。

下午TL几乎是催促着把我们所有人的issue都催齐了,然后急吼拉吼地conf call里review一遍,意思相当明显——要早点扔给B和P去wording去,好有充分的时间在正式wrap-up前搞定。轮到K的issue时,B先出来打头阵,说这个我正在看,我和K要私下讨论,先跳过吧。往后面说,又一个issue,TL说这个B已经review过了,P突然打断,“我正在看这个!”,TL补充了一遍说B已经看过了,P跳了起来,说,“我没有看过!”

后来…K和我坐在一旁等B和P过slides,过了一会儿B战战兢兢跑出来跟K说,你这个某某issue,“P is not happy with that.”K作为德国人的本性爆发了,说这个issue肯定是应该这么写的,我们不可能改成假装它不是这样发生着一样。B呆掉了,重复说这个P很不happy,你再考虑考虑之类的。K坚持了一阵,说,他要是不happy的话,我很乐意把这个issue去掉。按照他的说法改是不可能的。

B进屋和P交流。TL赶紧过来圆场。K消消气之后自己收拾东西离开。小屋子里传来P大声爆粗的声音,TL赶紧过去圆场again。我默默地收拾好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开了。

从来没见过这样主动要事的EA,他的屁股长在了客户的办公椅上。脑袋想着怎么讨一堆客户的人喜欢。

B的屁股在P的地盘上,脑袋里想着怎么讨P喜欢。K的脑袋长在脖子上,只想着自己下个星期的休假了。

TL的屁股和脑袋都别在腰上,即使在这边的江湖漂了这些年,我也没见着哪怕有半只脚站稳在了舞台上。

我呢?我的脑袋往下这么一低,看见屁股正贴在红黑相间有点烫的一块坐垫上。

6 comments

  1. 5555555555,以后都不喝啤酒了。。。
    对比下来偶们公司对CRM系统的利用度还是不错的,至少销售的一部分奖金跟他们CRM系统填写的质量挂钩。不过因为那个系统实在太麻烦,某大叔说他每个季度宁可被扣掉五位数的奖金,也不想填那个系统。。。

    1. 我可以给某大叔做小秘嘛?不但帮填好包解决碰到的各种技术问题哦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