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

不值得纪念的年代

这周是我最后一周在这个客户这里,胖子TL表示大家一起去吃个饭吧。

胖子发了个链接给我们,说,我对这个主题餐厅非常感兴趣,希望不要伤害到你们的感情。我想怎么餐厅都能伤害到感情,那未免也太脆弱了吧。

事实上我小看了这群常驻中国的外国顾问对中国的认知。

我很少问外国人对中国的看法,正面反馈无非也就是东西好吃文化深厚比较神秘,要是人家说起地沟油奶粉房价太羞愧,说起政治问题,我没信心用我那点英文跟他们争执。

之前在米国跟巴西人不知怎么的谈起勇敢这个话题。我正在想我应该找怎样的榜样出来比较好,巴西人说,哎,你们不是有那么一个人挡在坦克面前嘛?那就很勇敢啊。

我只能干笑一声,说,你连这个都知道啊。

我不认为他知道真相,也不认为除了那时在场的人还会有什么人知道真正的真相。

话说回来那家餐厅,主题是文革,开在东五环。看到这个主题的确心里很别扭,心想这简直是拿无聊当有趣。

打电话过去对方告知,我们在装修呢。当时压抑住表面的高兴,跟胖子说,真不幸他们在装修。胖子脸上的失望表情大概也就那么一分钟吧,跟我说,没事儿,我还有个备选。

搞什么啊,这种餐厅还有不止一家啊!

换一家打过去,这家说,我们装修那,不过没关系,咱们的海淀分店还开着。

海淀分店在北五环,如果我一个人打车过去肯定会怀疑司机是不是要打劫或者把我卖了。这种店开在内环必须和谐,也只能在边界生长。

店里面上座率还挺高的,本以为主要是面对老外的猎奇心理,但当晚老外只一桌,其他都是差不多那个年代过来的人,整晚兴致高昂。

当年的他们应该是欢乐的,只要成分够好,那便是长达十年的狂欢。但凡受过迫害牵连的都不能够穿越半个城市来重温噩梦。

但是,时光倒流四五十年,这些欢乐的脸是不是曾漠然旁观,是不是尚且懵懂就被利用而露出疯狂而残暴的表情?试想至此就无法平静。

外国专家们能看到什么呢?复古的店内装饰,复古的服务员衣着,不明真相群众一定觉得这是一家忠实还原那个年代原貌的店吧。是不是会觉得,在披头士的年代里,中国也是歌舞升平?

我说,开这么家店的人,即使那些年你过得很快乐,你能不能在腰包鼓起来的这些年里培养点人文关怀?

那个人性光辉被无限压抑扭曲的年代,值得记住,但绝不值得纪念。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