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杂谈

蜜粉,牛,次贷及欧债危机

这么大的题目要从一个肥皂剧开始。某次在家里陪老妈看了一集炊事班的故事,里面有一个很有趣的官司。
某炊事员家是养蜂的,某日把蜂箱放在一个山坡上采蜜。接着邻居也把牛领到了山坡上吃草。牛尾巴在驱赶蜜蜂的时候,打死了几只小蜜蜂,于是引起了蜜蜂的群殴,最后牛被蛰死了。邻居要索赔,你的蜜蜂蛰死了我的牛,你要赔钱。养蜂的也很委屈,我们家的小蜜蜂也死伤惨重(蜜蜂一般蜇人之后也会死掉),谁来赔偿我的的损失。
蜜蜂蛰死牛,不是张三打死李四那么清楚的官司。因为蜜蜂和牛都是无行为责任的,责任由蜂农和邻居承担。换句话说,当牛被放养在那个有蜂箱的山坡上的时候,悲剧已经注定了。这么说来,其实是邻居的责任。但是山坡是公共用地,你可以放蜂箱,我为啥不能放牛?所以其实可以理解为一个公共用地使用权的范畴问题。这个交给法官和律师去纠结,俺想要highlight的是,牛总是要扫尾巴的,蜜蜂受到攻击总是要反击的,这些都是不可控的因素,唯一可以控制的,是不要把他们放在一起。

当我们从蜜蜂和牛扩展到人的群体行为的时候,有时候可以惊讶的发现,其实作为法律上的行为责任人,行为模式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那天姥姥问我次贷危机到底是什么。
次贷就像字面意思,是次级贷款。美国把贷款人根据信用等级分成两个大的层次,次级和优惠级。就是说信用评级较差的人也可以申请到贷款,但是需要支付更高的利息,因为放贷方银行承担了更大的风险。
在房价长期上涨的趋势下,这种风险是被规避的。因为总是可以用房子做抵押,再次贷款,用新债还旧债,而新贷款往往高于旧贷款。
这个属于典型的旁氏骗局,因为房价不会一直上涨。

姥姥又问,那么金融机构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如果落实到行动,金融机构做的不过是发放贷款给低信用者,然后通过各种衍生金融产品的包装,把风险转移,把风险的责任链拉长了。从另外一个角度说,这些金融机构也就是high起来的蜜蜂,他们服从于自己逐利的本能,或者无力对抗逐利的本能,当次贷这个敛财工具产生之后,无数聪明绝顶的头脑就把事情朝不可收拾的方向推进了。

次贷危机引发金融危机后,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无奈的说:他一直相信自由市场经济有自我调节和自我保护的能力,事实看来并非如此。
那么过错是因该被归咎于自由市场吗?我总是相信人的逐利本能和蜜蜂还有牛的本能并无区别。尤其当一群人在一起的时候,你不做总有人会去做。
如果我们把这个逐利的过程看成high起来的蜜蜂,那么是谁把他们放在那个山坡上的?

如果这个真的是个完全自由市场,那么银行是不会倾向于把贷款带给低信用度的贷款人,或者会征收非常高的利息。这两个角度都会限制次贷的规模。
80年代,政府相继出台了两部法案和一部税法,为次贷创造了法律环境或者说降低了门票价格。而扩张性财政政策导致的利率持续走低,让房地产市场火热,次贷市场进一步活跃起来。

我不是把那些高智商人群组成的投行比喻成无责任的蜜蜂来为他们开脱责任。只是逐利的本能是不可遏制的。在个体理性的情况下,未必走向集体的理性,有时候反而会表现出集体的非理性。这个时候,就和蜜蜂无异了。而我们能做的是不要把蜜蜂和牛放在同一个山坡上。这一点,在下一个例子里面可以看的更加清楚。那个是和我的利益更加相关的欧债危机。

欧债危机,简单来说,就是欧元区的某些政府,财政赤字太高,发放的债券太多,以至于无力偿。最近手头在翻的一部书《the tragedy of euro》,写的很有意思,里面有一章,标题是the EMU as a self-destroying system, 又让我想到了炊事班里面的小蜜蜂。
他是这么解释为啥那么多的国家会相继爆发债务 危机的。
如果有一片海域,属于一个人,那么他不会倾向于过渡捕捞,因为他需要考虑到长期的收益。但是如果这片海域属于很多的渔民,谁都可以去捕捞。我克制捕捞会直接减少我的收入,然后让其他人受益,而我增加捕捞会增加我的受益,而让大家来分担损失。在这种情况下,个体会倾向于尽量的快速捕捞,谁慢了谁就吃亏。而且个人的克制,对最后结果是没有影响的,鱼还是会被捞完。这叫做the tragedy of commen. 这个是典型的个体理性导向的集体非理性。

欧元的设计导致各国政府不能直接印钞票,但是可以通过发行国债给银行,然后银行再用国债给欧洲央行做抵押贷款,然后欧洲央行印钞票给银行的这种方式,来获得现金。欧元就好比是一个公共海域,我如果最先发行国债,那么我可以最早拿到现金,而最早使用现金的人,可以享受通货膨胀前的低价格。因为当大量的国债换取的现金流入市场的时候,通货膨胀必然会发生。同样数量的货币的购买力就会下降。(德国的通货膨胀可以从高速公路边上的厕所从5毛涨到7毛而明确的感受到)。所以越早印国债,印的越多的人越划算。而不发行国债的政府,财富必然随着通货膨胀的发生而被稀释。于是渔民们就开始抢着捞鱼了。

当然我们可以实施限渔令,比如每个渔民每年只能捞多少公斤的鱼。

这个问题在欧元设计的时候不是不考虑的,其实在欧元体系里面,的确是有限渔令的。
1,欧洲央行必须保持独立,不能直接购买成员国国债。(这条保证政府必须保证自己的国债信用有银行愿意购买。)
2,不管是央行还是各成员国,不能给债务危机的国家提供借款(no-bailout principle)。
3,每个成员国的年财政赤字必须保持在GDP3%以下,而总财政赤字必须在GDP的60%以下。

这三条,每条都是为了让政府克制赤字。关于第三条,德国当年在建立欧元区的谈判中,还曾经提出,如果不能达到这个要求,那么要自动退出欧元区。但是这个建议没有被采纳。
现在我们来看看这个三条的实行情况。
第一条,希腊的国债的确已经垃圾到没有银行愿意购买了,于是欧洲央行最近在讨论是不是要直接购买希腊国债。而且他们继续接收这个垃圾国债作为贷款抵押。
第二条,这个我们已经看到了,德国人已经给希腊输了很多血了,想到这个里面有我交的税,就很是不爽。
第三条,现在欧盟只有瑞典符合这个要求,而所有的欧元国家都不合格,包括德国。平均赤字占GDP的80%。所以法不罚众。这条也就是虚设了。事实上,我们上面描述的抢捞机制,必然导致了,所有的政府都倾向于高赤字。

限渔令不能被实行,很多的是政治原因。而欧洲央行在设立的时候,就有一个任务,支持宏观经济政策。。。这个定义不明的职责为政策干预经济开了后门。。。

在欧债危机中,我们可以看到各个参与博弈的政府都是理智的,有各种经济专家顾问贡献高智商。但是总体走向的就是集体的非理性。有些机制,一旦设立起来,就是self-destroying的。。。比如放在一起的蜜蜂和牛。。。

3 comments

    1. 明明是庞氏骗局嘛。。。难道你旁氏买多了咩。。。。

  1. 刘军洛这个疯子已经说欧元先天不足了,基于在南欧国家的恶劣经验我的确对欧元没信心。人民币也可以抛了,远期已经贬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