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

人肉是网络时代的白色恐怖

如果一个人做错了事情,上帝需要解决这么几个问题。授权谁来审判?该受什么程度的惩罚?谁来执行这个惩罚?
在网络时代,好像每个人都被授权来审判,也都被授权来执行惩罚。
什么错误,deserve这样的公共舆论审判?

高智商女莎朗斯通曾经坦然的如此谈论狗仔的如影随形:我们被支付的天价片酬,已经买断了我们的结婚生子,生老病死。
这个默认公众人物的隐私权是有限的。

在网络时代,即使没有赚天价片酬的普通小屁民,一朝触到了网民的兴奋点,也会被人肉,什么隐私都会被挖出来。

我在此不想争论人肉结果的可靠性。即使当事人真的有错,我们有权去审判吗?他应该受到这样的公众舆论谴责吗?我们有权去施加这种惩罚吗?

这种无所不能的人肉,让我想到了苏共时期的秘密警察。只不过积极参与人肉,贡献情报的每个网民取代了秘密警察而已。对当事人造成的心理压力也是可比较的。

舆论自由和尊重个人隐私之间的界限在哪里?
公众舆论监督的尺度在哪里?
我们怎么样能够保证个人的权利,同时不让人以此为借口来扼杀言论的自由?

即使我们可以去划定这个界限和尺度。执行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法不罚众,人肉的参与者从来不是一个人。

没想明白的问题,提出了跟大家讨论一下。

12 comments

  1. 200年前的拿破仑就已明白这一点,群众都是无原则无脑的暴民,前一秒还能万人空巷欢呼簇拥,后一秒就可能把你撕得粉碎。拿破仑是蔑视群众的,在任何凯旋、游行之类的从不对群众致礼

  2. 其实我对私人隐私需不需要立法保护还有些存疑,或者说哪种隐私需要保护,那种不需要。不如说我的日记,书信这类私人所有明确产权所有的隐私,我认为是需要立法保护的。至于我叫什么,在哪里上班,干什么工作则是我的社会标签,我认为无需保护,人肉之也没什么不对。

    1. 个人属性对特定对象的公开,并用于特定用途,应当作为契约的一部分收到法律保护。如果特定对象将个人属性泄露给未经授权的第三方,或者做了他用,应当受到制裁。在没有公共准则的情况下,应当比照对象之间的契约来甄别。比方说在我们跟公司的合同中写有公司组织架构,员工姓名职位等是公司保密信息的条目,如果签署了这份合同,那么在契约的有效期内在’人肉搜索’的过程中提供同事的姓名职位等信息(虽然也许是社会标签)也应被视作违法。但如果提供信息的是被人肉者的亲属或者好友,相互并没有契约(至少是不成文没有法律效用的),那就完全是私事了。

  3. 嚼舌根本就是吾等市井小民的天性,没有网络之前,各种家长里短也经常在一定范围内,经由一人牵头,多人提供素材,群众添油加醋,装盆之后再撒上一些主观臆想的调味料,然后供大家消遣享用。网络的贡献无非是扩大了受众的范围,缩短了烹调的时间。当然也正因为这样所以本来大家可以嚼一年半载的一道菜,现在囫囵吞枣的吃下去就完事了,因为很快就会有下一道(算是一种’正向’的贡献么?)
    人肉搜索的法律边际是相对明晰的,如果有人捏造事实,适用’诽谤罪’,有人曝露任何在法律范围内属于个人隐私的信息(比如银行帐号家庭住址等只授权特定机构使用的信息)适用’侵犯隐私权罪’。
    人肉搜索的道德边际是无法界定的,总有人愿意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其实可能是半山腰)对别人指指点点说三道四。个人有权自由发表对事物的看法符合言论自由的精神。你可以不赞同或者不喜欢别人的观点,但是得允许人家说(again, 其实要做到言论自由是很难的,每个人都发自内心的喜欢一言堂,而那个说话的是自己).
    我觉得让人多说一点没什么坏处,首先它比不许说强,其次它比不想说强,再次偶尔做一下无脑的暴民跟风起哄其实挺爽的。如果一定要给掺和这种事情定个调子,我想我的是’说大实话,不怕被人说大实话‘。就好像有人问霍金老爷爷每天想的最多的是啥的时候,他的那个发声装置吐出了’女人’两字,我顿时觉得他又高大了许多。

    1. 戴拉比较担忧的是这种”家长里短”被网络扩大化以后,已经形成了对社会事件实际处理中的干扰和影响。这个在以前也是有的,比如周围几个村子里的舆论搞臭一家人的名声,可能以后女儿就难嫁了云云。但以前封闭式的环境会使得对这种舆论施压的效果有限(大不了搬家)。现在人肉的网络影响比这要大得多,不过我还是抱乐观态度——随着网民整体素质的提高,此类暴行会逐渐形成一定的规则(法定的或民间的都可能,总之不要小视网民内发自省的力量)。
      另外关于法律边际,我觉得抛开天朝现在是不是真的是法治不谈。人肉这种事,法律取证也是相当难的。而且大部分时候隐私权受侵犯的是处在道德低点的人肉对象,所以即使理论边界一度很靠近,实际边界还是很远很远。
      最后一个段子很有趣,哈哈哈

  4. 人肉搜索就目前我们所知道的往往都不是有组织的,而且动机也比较简单,往往是为了揭露黑暗面,但也有满足网络群众的诉求(理性非理性都有)之嫌。目前来讲是好大于坏的。
    但是随着互联网在网民生活中的参与程度越来越高,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可能是组织化的人肉,这个其实就类似于黑客了,组织化存在应该黑白两道都已经有了(军情机关、自由黑客组织等)。这些力量才更加接近于白色恐怖,有组织有目的性的人肉应该在法律的监督下进行。甚至将来可以商业化之,就和过去的私家侦探之类无异。
    另外这让我想到了革命,起初大家揭竿而起的时候其实各有所求,遍地起火。后来火借风势逐渐燎原的时候终于慢慢才有形状和气候。事物的动态发展很有趣的,不知道人肉这样的粗野式的道德审判后续会变化成什么样。

  5. 你好 我是东华大学老师唐哲 我很喜欢你的博客 你能帮我搭建一个独立博客吗 想你的那样 报酬好商量

  6. 我个人一直觉得网络时代对于隐私来说是件挺恐怖的事。
    以前如果比较介意,还可以选择不当明星。但现在基本上不能选择不上网,或者生活在不上网的人中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