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文学

对望

面向黑色的屏幕,如同对着天
找不到月亮,也不见星光
这是个害羞的阴天夜晚,
我对着东面的东面的东面
或者西面的西面的西面,都可以
朝着心中所有的冲动和不安云集的那个地方,对望

如昨夜后院草坪上,一群梅花鹿乱了心
以不容置疑的神情穿过
阴冷的肃杀的了无生息的光秃的树林
它们或许还穿过沼泽,穿过公路
——前几日公路上仿佛见过他们死去的兄弟
终于它们在这里团聚,啃着秋天
留下的最后一片绿草地

我躲在热的屋中看梅花鹿
如同在心底对望那块大陆
发出一样的窸窸窣窣,穿过一样的艰难险阻
却不为华衣锦袍,迁徙的终点也只是片土
只因它能洞察你积压那么久的忧愁
你衣衫浸湿、挂满一身的疲惫终于到达
到达,从来不只是为了又一个出发

梦里太阳开始出现在另一个地方
那儿晴空万里,那儿干净明亮
那儿丰肴盛盏,那儿瓜果飘香
我的心能跟着那小河的波浪,一荡,一荡
沉醉在淘米洗菜的农家妇旁
我的眼能穿过这黑的夜暗的天跨过那大洋
在腊月二十七朝那儿对望
那儿有一个名字,叫故乡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