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文学

必须开始歌颂生活

时光机开始发力产生涡旋
我在梦里吞掉了几个数列
然后站在这一年的头上望
身后是弹孔、血棉和刀伤
坏习惯在循环结束时复活
眼前的黑幕下松林肃杀、
思绪暂时在这里停留一下
松林在记忆的角落中穿插
在巴特申博恩乡下的南镇
在南山竹海吊车旁的古刹
在雪梨郊外两小时的荒岭
风声把它们都带到马尔文
每根光秃的枝头都在跳舞
告诉我必须开始歌颂生活
必须放下已滚入地下的罪
任黄土地肆意践踏它的垢
必须捡起丢落已久的箭筒
试试那曾随意紧松的心弓
必须为面包和橙汁而欢欣
必须为美景和佳人而躁动
在可以看见的时光之尽头
消极主义者像条瘦流浪狗
耷拉着在疲惫的丛林奔走
请告诉自己这次不能回头
不必要的同情若施予过去
平静的岁月就会变成魔鬼
把阳光空气爱情和水囚禁
我忍不住从故纸堆里抽身
只因为听到松林中的歌声
必须开始歌颂美好的生活
不为了钱或色而只为灵魂
必须开始歌颂唯一的生活
不为了家或国而只为坦诚
把手穿过心脏我触到清晨
第一缕阳光洒下来
我一点也不觉得冷

3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