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文学

大学诗歌备份

有感于时光匆匆,所以补录一下大学期间曾经涂画的诗作。几乎所有的现在看来都相当幼稚,不过还是未作删改,纯粹是做一次备份。

《十一月二十四日夜》(仿废名《十二月十九夜》)

夜黑了黄昏
一枝灯
如风的冷影
沉醉于无痕
静默到清晨
思绪打着瓢儿
是舟
是叶
是火的海
隆冬的声音
填没了夜

(2002.11.24)

《仇》

天空很明亮
黑暗的是我的眼睛
于是我看不到星星
一手抓住土地的长发——垂柳
一手握紧人类的拳头——复仇

自然很美丽
可怕的是我的双手
于是我破坏了自然的美
一手用枪瞄准了她的胸膛
一手准备迎接到来的死亡

(2003.7.5)

《早晨》

有一点慵懒的醒来
还带着黎明的黑眼圈
我揉揉面孔,仿佛获得了新生
打开门,突然跳进来许多
露着狡狎笑容的阳光
它们是天使,在桌面和书本上迷藏
草地也多了份活泼
嫩绿而鲜艳
偶有的一两只飞鸟
在屋顶叫两声
飞向远处去……

(2005.4)

《轻轻地我来了》

看看蔓延着荒凉的版面
五颜六色的样子其实蛮好
为什么要有上限?
我敲一敲键盘
键盘无语
我望着苍天
万里无云,空空的
我没有办法
只好按“ctrl+w”
挖下一个烂坑
偷偷地溜走
当我没有来过……

(2005.4)

《无题》

没有时间的诗歌
在这里摊开来
岁月在这里停滞
无声的色彩蔓延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消失
却没有心痛
愿这缤纷永远

(2005.5)

《在多云的天气里》

在多云的天气里
心情一拨一拨的乱
温度是若有若无的低
只好躲在屋里取暖
喝杯水,淡而清澈
人生能这样么?忍不住问
没有回答,静得只有心跳
和窗台上的飘动的细绳
去牵一根,缠绕在指间
绕出一条路
绕出一生……

(2005.5)

《思念是一种享受》

思念是一种享受
在没有暴风雨的安静午后
沏一杯淡淡的绿茶
或是呆坐在草地上
看着鸟儿飞走
眼神迷离了,思念侵袭
在幻影中出现了她
思念的触角缠绕
成为白纱,洁白的纱
那里没有了争吵
没有了繁杂
有的,只有思念的温柔

(2005.5)

《无题》

挽着时钟走到,十二点
在黑夜的墙壁上涂鸦
然后走开,把忧伤留下

(2005.5)

《没有遗憾,只有美丽》

在伊斯坦布尔
若干年以后,会有人提起
那一场,战役
没有硝烟,没有炮火
也没有留下任何遗憾的记忆
不敢相信这一切
虽然它们像太阳一样出现了
红红火火的,对有的人
但是我愿是在地狱
这里的一切都在人间
成为相反!
白色的战士们把头
高高的昂起
失败从来没有
吓倒过米兰的人们
也永远永远都不会
这是一场经典
如同角斗
没有输掉的失望
也就没有了胜利的豪爽
我找找记忆
没有遗憾,只有美丽
足矣!

(2005.5)

《当缘分变成遗憾》

当缘分变成遗憾
留在心底的
是否只剩下伤感
没有丝毫的眷恋
一切就那么飘散,零乱
如果有一天我们老去
在没有人烟的荒漠或是沙滩
即使我已没有了你,没有了羁绊
没有了渴求,没有了思念
却还有关于缘分的回忆
还可以在梦里面
喃喃

(2005.6)

《无题》

静的教室,无人
温暖,茶杯和气氛
茶叶飘着,在水中
像游魂
水黄了,空洞的黄
一片混乱,如同战争
腐烂了的是茶叶的茎
还有茶杯的体温

(2005.6)

《安静》

在图书馆的窗户旁坐下
世界安静得如此纯粹
脚步和翻书声打着节拍
在耳边纷纷落地裂碎
窗外是别一番风景
动的是人影,静的是心情
看那高高的树上树枝晃动
或是深灰色汽车吻着地面走近
有谁会想到
它们都只成为
另一种安静

(2005.5)

《凄美的冷》

黄昏
黑已然侵占了城
走在水墨画一样的路上
独不见路灯
扭曲的寒风
在天地间每一处角落
打滚
我就这么
走进亮着一盏灯的楼道
并蜷缩起身体
对抗着这讨厌的凄美的冷

(2005.10)

《无题》

秋成为秋了
秋本想把一切都遗忘
但心太空太冷
于是用落叶拂面
遮住满脸的寒碜
可沙沙的声音还是把她出卖了
叶子唱:“美丽的梦呀,早已收场……”
苍老而枯槁的黄
在照得出影子的公路上贴地而行
把背脊裸露,等待呼啸而过的车
还有影子在地平线消失时的怅惘
秋落寞了
从此秋就成了
一个人的独唱

(2005.10)

《燥》

不知什么时候来临
就是让你看不到
缠着你,在舌尖,在嘴角
干旱和炽热的火焰在燃烧
你却只能独自抵挡
任郁闷的气氛在心头撩拨

(2005.12)

《致繁华的哀伤》

公元79年8月24日,庞贝城。

[征兆]
闷热的天气如膨胀欲裂的气泡
躁动的气氛正和着不安的心跳
太阳无情地把整个罗马炙烤
就连维苏威火山口的青草
    似乎也要起火燃烧
这座城市却还和往日一样的喧闹
奴隶主乘着华丽的马车奔驰
曲折蜿蜒的小巷中的酒馆里
     打架吆喝声和妓女的浪叫招摇
火势旺盛的锅炉上
    整齐码放着香气袭人的面包
繁华的街景里繁华浮动
哀伤的征兆中哀伤飘渺

[爆发]
那不勒斯湾的海滨
坐落着鲜花遍坡的维苏威
它自公元前的久远年代起
已在这里沉睡了千年
那一天,它不再安静
巨大的压力再也不可阻挡
张开的血盆大口喷出蒸汽
似乎多年的安谧蕴藏的力量
在这一瞬要获得一份体现
熔岩、水滴和灰尘在空中结合
从山顶收拾起灰渣和土坷坜
直奔山下的果园和农田
一条毁灭的洪流正扑向庞贝
震动,火热和巨大的声响
魔鬼的这个礼物让人毫无准备
砾石不断得落下砸中
   那些还在外游走的人群
岩浆铺满了条条小巷
封堵了每一扇门窗还有
    没被砸中的人的眼睛和胸膛!

[结局]
一个瞬间,一个永远不必重复的刹那
所有的快乐和痛苦
    抑或任何可以表达的情感
转眼成为了记忆中的片断
那富人商贾双臂紧抱的金币
那穷人乞丐一片茫然的神情
那男人们饱含了镇定和绝望的叹息
那女人们夹在着惊恐和痛苦的呻吟
那酒吧墙壁上写着的“店主你别再弄掺水的把戏了”
那市场角落残留的带着腥味的鱼鳞
在庞贝来不及哭叫的埋没中
都定格为一道挂在历史画幕上的风景
庞贝或许就只在记忆中来过
庞贝或许又已在亚平宁苏醒
断戟沉沙的事与这里无缘
盛世衰落亦无需刀光剑影
一种令人忧伤的愉悦死亡
一种让人慨叹得容华殆尽
且用我略带哀伤的心情
追忆那一座曾无限繁华的庞贝!

(2006.5)

《图书馆的五月六》

    图书馆的五月六
    因阴沉的天气而显得压抑难受
    积压发黄的陈年旧书中
    老故事如死水一般地发臭
    它脚下的三星河
    漾漾而起却只是黄色的浊流
    干净的书桌明亮的光线
    如新的地板温暖的空调
    似乎郁结的心情来的毫无理由
    我看着窗外的柳枝展展风吹旗动发愁
    我想着历史的兴亡盛衰离离合合担忧
    图书馆的五月六
    也许欠的就是一点活力
    也许缺的就是些许自由
    千百年前那些娇艳无比的容颜
    今天看来还不只是些触目惊心的骷髅头?
    图书馆的五月六
    被生活的相机定格了的一幅画面
    冲动、武断、毫无理由
    图书馆的五月六
    被从日历上剪下来的一个日子
    愿今天过后就不会再有

(2006.5)

《弧线》

大雨一停
彩虹划过天空的时候
太阳光看着云
飘出了一道弧线
最美的瞬间
情节却发展的如此荒诞
是否所有的梦
都有这样的弧线出现

(2006.10)

《张望》

生活有的时候
像在织网
横着,竖着,各个方向
我们开始堆叠小路
网的边缘路的尽头
是我们的理想
镂空的,网中央
两只眼睛
东边,西边,开始张望
于是堆叠停止
于是颤巍巍的诱惑奉上
这个时候
树枝也终于开始摇晃

(2006.11)

《陌生人》

陌生人来到这里,
陌生人变得熟悉,
熟悉的人离开这里,
熟悉的人变得陌生,
一个递归的尾巴像蝌蚪,
证明着时间的两面性。

(2008.6)

《轮回》

点滴的阳光或笑脸
璀璨的烟火后你我擦肩
一次次的在受伤中沦陷
淡漠的眼神挡不住心中渴念
但我相信轮回
不会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重演
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

(2008.5)

《无题》

秋天的下午六点
阳光以十五度角对大地进行最后的亲抚
无邪的孩童在草地打闹
她们不知道天黑,她们不惧怕天黑
哪家的厨房飘出瓜菜烧肉的香味
而云彩在渐渐消散
来一段爵士,加上略带狂野的男音
我沉沉地在打扫一新的房间里睡着
而这,就是你
从某小区一栋楼的一楼右边窗口
所能看到的星期天

(2008.9)

5 comments

  1. 雷总太凶了,赶快去豆瓣出本诗集吧,讲不定就火了http://read.douban.com/store/

  2. 叶大神你生日几号?雷总你把第一首诗的名字改成叶神生日好了,借诗喻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