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特别响,非常近》

固定链接: http://www.saoyuying.com/2012/02/extremely-loud-and-incredibly-close/

对于视生命(美国人的)高于一切的美国人来说,古往今来应该没有那件事比911给他们带来更多的伤痛。和中国人多数以“国耻”来结论此类事件不同,美国人更多的还是看到个体失去亲人的痛苦和疗伤过程。然而这个痛苦如此之巨也如此敏感,10年来这个题材只有纪录片(如《华氏911》)和纪实类电影(如《世贸中心》和《93号航班》)问世,鲜有从在受害者个体及其亲人角度出发的电影。没有人能自信拍好这个题材,而这个题材稍有不慎就要被骂死,因而商业嗅觉极其敏锐的好莱坞也不敢轻易踏入这个雷区。

美国人不敢拍,英国人史蒂芬·戴德利在911的10周年之际杀入了这个雷区。这部《特别响,非常近》讲述一个在911中失去父亲的男孩的疗伤过程。上映之后美国评论界果然恶评如潮,而论点基本是“你个外人就是拿911伤痛来卷钱的”,如被揭了伤疤一般。在中国的豆瓣上则是两极分化,一部分哭的稀里哗啦,一部分骂这片子和主角男孩矫情。哭的稀里哗啦不代表这就是部好电影,而作为那场灾难的旁观者也没有资格说人家矫情。

导演史蒂芬·戴德利一向以情感丰富的电影为名,他最有名的电影《舞动人生》,在选角方面和本片有颇多相似之处。虽然相隔12年,主角Jamie Bell和Thomas Horn都是从海选中挑来的新人(如今Jamie Bell早已成名),气质还颇为相似:

就连扮演母亲角色的茱莉·沃特斯和桑德拉·布洛克都被打扮成了一个路数的形象:

尽管都充满感情,角色形象也非常相似,但《舞动人生》是在含蓄和压抑中让观众感受到迸发的激情,而《特别响,非常近》则是在持续的歇斯底里中寻求平静。主角男孩患有阿斯伯格综合症(美剧Boston Legal里的Jerry Espenson也是这个毛病),在电影里有一系列表现。社交和沟通困难(和母亲),固执和重复特定的行为(执意要访遍全纽约姓Black的人),喋喋不休他的狭隘嗜好或与众不同的狭窄话题(对神秘租客),自我为中心(咆哮、大半夜逼祖母用对讲机和自己交谈),表现对交朋友和与别人见面的兴趣常因为他们笨拙的交往技巧和不明白别人感受(对Abby Black说我能吻你吗,以及强制拍照)导致交往失败,还有各种情绪不稳定(不停地摇着钱鼓是为了使自己情绪平静)。这样一个孩子,还经历了911这样飞来横祸的丧父之痛,站在同情他的角度,我觉得没有理由骂他任性无礼矫情。

影片剧情的主体是孩子访遍全纽约姓Black的人,为了找到父亲遗物中一把神秘钥匙的线索。在这过程中,他带着观众一起见到了各式各样的普通人,快乐的、痛苦的、凶恶的、醉心上帝的、热爱拥抱的、多愁善感的…… 这是一段很浪漫的剧情,可惜却又被拍的有点矫情。并不是超现实的剧情就一定矫情,矫情是指缺乏可信度和代入感。这一段在镜头上各种技巧和出位,却缺少平凡细节的沉淀。从这一点上,我联想到了《唐山大地震》和《金陵十三钗》,非常用力的情感轰炸未必能有最佳效果,往往压抑和含蓄中迸出的一点情绪更有感染力。

但本片比《唐》和《金》高杆的地方是,最终目的不是要你哭的稀里哗啦,而是希望这场灾难的受害者能和小主角一样从伤痛中走出来,珍惜还在身边的一切。好好的在人生道路上走下去,这应该也是逝者所希望的。

本片是本年度奥斯卡最佳影片9部提名之一,个人以为够得上提名,但拿奖绝无可能。

7分。

2 comments

  1. 跟雨果相似的不是一点点,追寻父亲的遗志、儿童探险片、正太、摄影技法中突出的移轴效果、当然文艺气息更浓、更多的非致敬而是创新的展现心理、加强悬念的手法,可惜不是美帝无法更深体会其内涵实质~

  2. 有个电影叫《记住我》 (Remember Me),也是讲911的,有007和暮光的男主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