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车过枋寮——印象台湾之一

据说有人在期待小清新游记,那就从枋寮开始吧。
(这是台湾游的中间部分。嗯,跟这次台湾游的中心思想一样,这是随意而不走寻常路的一系列台湾游记,敬请期待——也不用太期待,作者更新很慢的><)

这是屏东县的一个小镇,确切地说,是屏东镇枋寮乡,距离度假胜地垦丁约一小时车程,是去往花莲的一个重要节点。
垦丁租机车的老板再三叮嘱说,去花莲的车很少,一定不能错过,于是就有了这在枋寮的一个半小时。

 

观光客知道这个小站,除了转车乘车的需要,便是因为余光中先生的那首《车过枋寮》。
这首诗覆盖了枋寮这个小站的大半面墙。这是一首我看来丝毫不造作,相当清新宜人的小诗。


我读的新诗不多,也从没想到有一天对一首诗的感觉,可以从味蕾开始。
在极其甜美祥和的前三段后,诗人在第四段巧妙地转过笔头:(原谅这个说法实在小学语文老师色彩过浓。。)

正说屏东是最甜的县,
屏东是方糖砌成的县,
突然一个右转,最咸最咸,
劈面扑过来
那海。

其实感官是一种非常持久的记忆形式。
屏东县出去的孩子们,又甜又咸的,大概就是家的回忆吧。

有人说,台湾除了台北之外都很村,枋寮就彻头彻尾地贯彻了这个字,但是村得颇为可爱。

枋寮的街道是南部小镇慵懒而缓慢的样子,在这个地方拿着单反让我觉得是一副很二的入侵者的模样——虽然之前才在枋寮车站装模作样地拍了很多照片。。。。

如果可以的话,应该在菜场挑挑拣拣买个菜,路边摊坐没坐相地嚼一段甘蔗什么的。

最后是在海边呆坐了半个多小时,其实距离枋寮车站也就两个街区,坐在堤坝上(话说那地方大概不能叫堤坝吧。。不管了。。)仍能看到枋寮车站这四个字。
枋寮的人真的不算多,半个小时内也就经过了十个人而已,有骑着机车的麦色皮肤妹子,坐在三米外聊了一会儿天就回家做功课了(你又知道是做功课了。。),有神情严肃的大叔呼啸而过,最绝的是一个牵着狗姿态美妙挺胸收腹走过来又走过去的女子,据说这种姿态应该是当年枋寮一枝花级别的女人才应该有的,在异乡客眼中是十足台南的画面。

那个时候,我问道,这里会有很多人想出去吧。会不会有人就很满足地呆在这里,从来也不会想要离开?
同伴说,电影里面不都是这么演的嘛,从小山村出去的男孩女孩进入城市就开始迷失,在各自的遭遇之后又回到家乡。

我觉得应该是没有的吧。
外面的世界是一种诱惑,因为跟自己所熟悉的环境截然不同,又那么的璀璨。
只是在物质的光芒之下,我们还是需要一种淡定的安宁。
这种安宁也会时不时地诱惑你,就像一个质朴的小站对观光客的无声抚慰,就像海浪拍打着海岸,呼唤他的孩子们回家。

7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