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艺术家》

固定链接: http://www.saoyuying.com/2012/03/the-artist/

在和《雨果》以及《我与梦露的一周》共同烘托的一片怀旧气氛中,《艺术家》不出意外的拿到了奥斯卡主要奖项。与前两者致敬和记述往事不同,《艺术家》直接以默片的形式力图将观众带入1920年代中。对于爱电影、了解默片的人来说,这种形式更加有冲击力,也更加讨巧,但若有闪失就会被口诛笔伐。

网上果然有许多被往日情怀感染的赞许声,也有许多技术流的质疑声。质疑主要集中在镜头和剪辑上。对默片非常熟悉的人,对镜头和剪辑的考究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些是他们对默片的定义的一部分。而我这样相对初级的观众对20世纪初的默片应有的镜头和剪辑并不敏感,评判这样一部电影更多的还是看是否提起了一股怀旧情怀。事实上这部默片的讲的是关于有声电影的故事,而不是当年默片常用的剧情。用默片来讲有声电影和默片的冲突,固然是一种讨巧的做法,但这种“矛盾”其实也阐明了本片不是要刻板的还原一部1920年代的电影,而是要以默片为外壳来缅怀和致敬那个时代。简而言之,怀旧而不守旧。

如果认可这一点,那么不仅复古的片头字幕给力,这些现代的摄影和剪辑技术也应该给电影加分。因为它们让电影更紧凑流畅,更加符合现代观众的观影习惯,帮助更多的观众一起感受到了怀旧情怀。要知道当年的默片在今天看来多数是拖沓无比单调乏味的。

尽管不是要仿制一部老电影,但还是要展开那个时代的画卷。默片演员不能说话,只能把情感和思想通过手势、动作、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来外化。男主角以及各大配角乃至群众演员都做到了这种略带夸张又彰显单纯的时代风范。这种风范比较难描述,但想想男主角有时露出的类似于克拉克·盖博的笑容,虽然克拉克·盖博比他还要晚一个时代,但你应该能理解现在的荧幕上也是不会有这种笑容了。在我看来最大的败笔是女主角,基本上没有默片演员的肢体感,她的举手投足都是1980年代以后的,而且还是演技较烂的那一种,无时不刻的提醒我这一片怀旧气息中有个穿越女。片尾的舞蹈显然是想唤起金·凯利或弗雷德·阿斯泰尔的遗风,但可惜两位主角的舞技略为欠佳。

由于默片形式的信息量所限,加上避免额外的内容破坏时代感,本片的剧情还是相对简单的。主题便是是声音。有声电影的诞生对身为默片明星的乔治·瓦伦丁(男主角)的冲击,乔治的妻子也以乔治不肯与她说话为由决裂,再扣上本片默片形式但又不拘泥于此的方法,在乔治的噩梦一段果断停止配乐启用声音,用足了声音的冲击力。也许今天我们不容易理解有声电影对默片明星的冲击,但我想这毫不亚于数码相机对柯达胶卷的影响。当年这确实摧毁了不少表演风格化夸张的默片明星,有声片带来的写实风潮使他们表演夸张得近乎喜剧意味。但本片要说的应该也在电影圈内为止了,并无多少附带的社会性暗示和价值观。今年的奥斯卡的视点留给了电影圈自己。

7.5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