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后人》

固定链接: http://www.saoyuying.com/2012/03/the-descendants/

《后人》拿了本届奥斯卡的最佳改编剧本奖。改编剧本是从文学作品改编的剧本,不要以为有文学蓝本的改编剧本比原创剧本要容易,事实上改编剧本时常更为艰难。比如电影没有如小说一样占主导地位的叙述者,角色必须自己表现个性。成功的小说家很少成为好编剧,因为他们总想用语言而非影像承载大部分意义。这一矛盾因作品而异,通常比较难以解决,所以有的文字性强的文学作品无法改编得很成功,如各个电影版的《傲慢与偏见》。同样的,有的影像性强的电影作品也很难改编为小说,如《公民凯恩》。

另外,因为原作大多为长篇小说,而电影通常只有2小时,改编剧本在影像与文字矛盾之外的最大挑战就是对剧情的取舍问题。如果只做简单压缩,比如《哈利波特》电影系列的几部的做法,整个电影就如一滩死水,各种成分的杂糅,但毫无重点,十分乏味。所以改编剧本成功的关键是在精简的同时保留原著的精神,或者以原著为背景专注探讨新的主题。前者的成功例子有一批英国改编的文学名著电影,后者的成功例子有黑泽明的《乱》和《蜘蛛巢城》(分别改编自莎士比亚的《李尔王》和《麦克白》)等。

扯了这么多是为了说改编剧本的不易。《后人》的编剧兼导演亚历山大·佩恩一直集编导于一身,专注以家庭关系为主的社会问题题材,且通常以带喜剧色彩的方式演绎,包括最新作《后人》。我没看过原著小说,无从对比剧本改编的成就,但至少本片影像和语言的分配是比较和谐的,剧情详略得当,主题也很突出,这都是剧本的功劳。

《后人》讲的是一个兢兢业业工作却疏离了家庭的男人,妻子遭遇事故成植物人,两个女儿各种麻烦不断,这时候又得知昏迷的妻子一直有外遇,他决定带着女儿去寻访妻子的外遇对象。这个被生活逼到死角的人找看似不相干的钻石王老五乔治·克鲁尼来演,是别有深意的。两人都是和家庭疏离的,对感情也是淡漠的,因而在处理家庭和感情关系时显得笨拙和无力。这一点乔治·克鲁尼在片中的确到位了,不过要说拿奥斯卡影帝,似乎又没有不可抗拒的说服力。

个人总结,本片讲到的关于家庭责任的四个方面:沟通、宽恕、告别、传承。从开场的旁白可知,主角Matt工作兢兢业业,为家庭带来生活来源,同时规划好财产,让女儿以后“能有钱做点事,但不多到可以无所事事”,自认为为家庭尽到了责任。然而他忽略了最重要的沟通。每个人的内心不是如表象那么简单,每个人物的出场形象也就是主角Matt所看到的样子。妻子沉迷于极限运动,是因为自己没有情感的出口;大女儿的出场是个典型的不良少女,半夜逃出宿舍喝醉了酒骂骂咧咧,但通过沟通就能发现她是一个明事理的人(而且是美女!Shailene Woodley!);小女儿也是一副不良少女的端倪,各种脏话信手拈来,但是亲人给予她真正渴望的关注和陪伴之后,她的纯良又显现了出来;大女儿的男友一副无礼的蠢蛋相,但是他也具有自己深藏不露的智慧;岳父满口狠话不讲理,其实只是源自对女儿的爱。他们令人生厌的表象其实都只是对自己脆弱的保护。

妻子有外遇,然而已成植物人并且不久于人世,现在又能对她指责什么呢?找到了让自己戴绿帽子的男人,却发现他也有美满的家庭,面对他善良美丽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毁掉他们的生活自己又能得到什么呢?这不是一个冤冤相报何时了的问题,这是勇于承认和承担自己过往缺失的责任的问题。妻子和那个男人固然有错,但自己与家庭的疏离更是不可替代的起因。宽恕是承担责任的开始。

确知妻子再也不会醒过来后,带领家人勇于和她道别也是一件难事。这不仅包括对亲情的不舍,也包括放下妻子给自己带来的伤痛,继续自己的生活。片尾的那句”Goodbye my love, my friend, my pain, my joy”正是此意。

关于传承,影片点到即止。Matt是夏威夷土著混血的后代,是一大片祖传土地的受托人。夏威夷是美国从土著手里侵占来的,因而也存在着明显的文化冲突。把这片处女地卖出去还是留着,象征了传统和时代的矛盾,象征了祖辈的遗产(精神的)的取舍问题。

只是这个题材有点被说的太多了。

7分。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