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文学

出差

"下周要出差,去趟北京。"烟头刚走进家门,边脱下外套边和谷妹说道。
"喔。安排得有点紧哦。"这是个寻常的周五晚上,谷妹把一盘凉拌黄瓜放到桌上,"先吃饭吧。"
烟头换上拖鞋,朝沙发走过去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调到第一财经,今日股市刚好开始。他这才回过头来,坐上餐桌。谷妹已经开始吃了。

"嘟…"烟头拿起桌上手机,把电视机声音调低。看了一眼之后,他没接,直接关掉了电话。电视里面昨晚的英超重播刚好放到上半场结束,切尔西0:1落后斯托克城,兰帕德垂头丧气正往场下走。他干脆直接关了电视。
"是出租车司机到楼下了,我下去了哦?"
谷妹正盯着笔记本屏幕上的美剧发呆,听到后转过头,长长叹了口气,皱眉说好吧。

他抱了她一下,提起拉杆箱走出房门。身后背景是李治廷的「岁月轻狂」,谷妹从门缝里挤出来一句"记得打电话回来哦!"

"你今天怎么有空陪我买衣服啦?"李小懵边从一排白色吊带长裙中拿出一件小号,一边问谷妹。自从谷妹和烟头在一起之后,小懵从来没在工作日晚上约到过谷妹。
"这件好像有点单调喔!"谷妹嘟着嘴,在那排剩下的小号里面翻找。
"问你话呢,你男人呢?"李小懵站到镜子前,开始把衣服往身上比划。顺路回头似笑非笑看看谷妹。
谷妹没理她,接着翻找小号的其他样式。
"不会吧。。。你们吵架啦?"李小懵故意把嘴张得很大,"weibo上可说过巨蟹跟金牛是最不会吵架的星座哎!前两天我还转了额。"
"神经病!没有啦!他去帝都出差了。”谷妹终于找到一件领口带碎花边的,从衣服堆里钻出来。

"叮叮…"谷妹右手拿起手机,左手熟练地顺手给电脑静音了。"嗯。"
"亲爱的,今天怎样?"
"我啊?就还好咯。能怎样嘛?下班回来的地铁上被人踩到一下脚背,不过回来自己按摩了一下,现在好了。你呢?"谷妹拿着电话走到沙发边坐下去,说完长长吐了一口气,轻轻地。
"我很好啊!今天把该做的分析都搞定了,晚上赶完总结报告明天客户通个气,然后就可以交班回家啦!"电话里的烟头似乎挺高兴的。
"哇,好厉害!那我周末做点好吃的犒劳你一下?"谷妹笑着说。
"好啊!要么来一个梅干菜烧肉吧。小二?"烟头突然从脑袋里蹦出来当初谷妹烧给他吃的第一道菜。嘴里不知道从哪块记忆里冒出来最后一句搞怪的称呼。
谷妹说好啊,怎么想起来吃这个了。一边盯着屏幕里CSI的字幕紧跟着剧情。
"没啊,就想起来了,嘿嘿。"
"嗯,那你明天回来路上当心点哦!"
"好。"

吃过中饭洗好碗,烟头找出拖把来,在客厅里认真拖起来。
"哇,这么好?主动打扫卫生了嘛!"谷妹在沙发上捧着笔记本,正打开风行准备找部电影看。
"那当然啦,今儿谷老板都赏过梅干菜扣肉了,能不主动点嘛!"烟头咧开嘴笑了,弯腰使劲搓了搓地。

地板被他这么重新弄一下,果然新得像是当初刚铺的一样了。

6 comments

    1. 嗯,想表达一种无力感,结果写完发现留白太多,以至于一眼粗看下来过于平淡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