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文学

可忘掉的和不可忘掉的

人之于动物的区别,据说在于思考
不可证
动物其实也有梦。比如昨夜
一只白色的鼠钻进了米缸,胃液翻滚
也许还有汗液,总之重口味的一个梦
穿插了它的整个夜晚
后来它死了。
没有法医,没有弗洛伊德
它的梦不被人们复述和解释
所有的柱状或者孔洞之类的象征没有了意义
可忘掉的是米粒,漫天的米粒
它并未分清梦与现实,瞳孔放大了总之
里面也没有清澈倒影,没有回忆
不可忘掉的是米粒,这是它的所有幸福所系
一个星期前,这还是个美丽的预谋。
这甜蜜的一夜究竟该如何解释
或者向谁去炫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