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站在水中央

我决定把这一切写下来。

如同这个世界赋予我们生命的奇迹一样,生活中也到处安插着这世界准备给我们的迷茫和悲伤。当年轻人懵懂无知不知该向何处去寻找这些让人迷茫让人悲伤的问题的答案时,常常有内外两向的两种选择:要么他直接愤怒地表达他的无辜,用执拗的拳头或精神拳头去回应。要么他追问内心,试图从自己找到问题的解决答案。

这可不是在矫情,真的不是。

2012年7月的某一天,我站在这个国家的首都城中一条热闹的马路中央。霓虹闪烁,灯影交错,

国际上风云变幻,叙利亚局势紧张,奥运会召开在即。这国也在和周边的各个邻居吵吵闹闹推推搡搡,一面是相处了若干年的老毛子开火追击这国的渔船,一面是相恶了若干年的老冤家吵闹着要买了争议多年的小岛,还一面是相扰了若干年的几个南亚小国在南沙唧唧歪歪。国内也并不平静,房价的调控政策捉襟见肘效果却未可知,经济增速享受着上上下下的快感,四起的群众散步则惊吓住了中S海的十8大维稳布局,甚至连足协杯都在这个晚上用6:0的悬殊比分在工体改写着中超球队相互交锋的历史。

而我,不过是在这个城市一个普通的餐馆吃完晚饭,准备回酒店。

站在路的中央,开始从乌鲁木齐驻京办拦车回东三环的JW Marriott酒店。路线并不算近,地点也不算偏僻。同样的需求,在上海,不用打电话预订,你就站在路口,不必移动,五分钟内,必然完成所有等待上车。

而在京城,请把五分钟这个数字乘以六。

拦车拦得火大的时候,不禁开始在路中间思考这个问题,这到底该怪谁?

每到夜晚,这个城市的出租车司机们开始以热闹的酒吧街们为中心,簇拥而去。除那之外的所有地带都要打上“不放空车去”的烙印。非进城的路线,不去;去了肯定要放空车回来的地方,不去;去近了就起步价十块钱的,不去;去远了赶不及回来交班或者和回家的方向相反的,不去;不去,不去……

在服务行业的重要性早已不言而喻的今天,这个城市的出租车司机还在拒载。

我觉得,这几乎必然地造成了恶性循环。拦不到车着急->自己买车->车越多路越堵->出租车越挑客挑路线->拦不到车着急。可是你他妈半夜九点半一点也不堵的时候为什么也那么难拦车啊?

有人说你别怪司机啊,人家也不容易,每个月份子钱那么多,起步价又不给调,再不挑活,自己就没法活了。此话不假,出租车这个服务型行业的服务意识之差不是没有原因的。至少我不相信北方人和南方人之间有这么大的素质上的差别。谁还不是图多挣几个钱才来这行业打拼啊?理解。

所以最后总是把问题归结到这是个堵车堵成神经病一样的城市,没救了。再也许没人会在乎在这个巨城中的蝼蚁们的拦车意见。肉食者们都有自己的奥迪,有自己的专用道,可以交通管制你。你丫,从我的路上滚开吧!让领导先走!

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情绪必定总是很恼人的那一种。千头万绪,像是要从一堆破烂纠缠的线当中抽出一个头来,如同海水一样把你淹没。而在趟这滩浑水的人,和这城市没他妈半毛钱关系。

我要是能解决这问题,还要噶文门特干什么?算了,拍拍屁股走人。

几天后,这城市果然被水包围,死伤数十百人。

站在水中央,我看不见这个国家的希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