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2012上海电影节Day6:《你的爱有多大》《六楼的女人》

固定链接: http://www.saoyuying.com/2012/07/2012-siff-day-6/

第六天的两部电影是阿尔及利亚的《你的爱有多大》和法国的《六楼的女人》。

选择看前者完全是源于对阿尔及利亚风土人情的好奇以及正太主角。在电影中可以看到,阿尔及利亚(至少首都阿尔及尔)有点伊朗的感觉,外形简朴,但人民生活水平不低。在蔚蓝的地中海边,家家有车。它还是一个相对开放的伊斯兰国家,这一点有点像土耳其,小朋友的小姨让小朋友洗脸的时候偷偷的和男友接吻,这在伊朗电影里是不会出现的。电影的语言疑似法语,但有时又像完全听不懂的阿拉伯语,符合阿拉伯国家和前法国殖民地的身份。

讲的是一个普通的家庭故事。小正太名叫Nadjia Debahi-Laaraf,北非风情,有柏柏尔人的感觉,最赞的是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眼珠子很大很黑很纯正。他的父母闹离婚,被放到爷爷奶奶家暂住的故事。祖孙亲情是非常感人的,我在土耳其乡间穿梭的时候,曾经坐过当地的跨村巴士,前座大约是一个包着头巾的母亲带着儿子回娘家,小朋友长的超可爱,当时还偷拍了一张:

当他们到站下车时,车门一开,满面笑容的外公就站在门外张开双臂等着外孙。小外孙双脚跳下巴士,抱住了外公的腿。那一刻真是感动得我,全世界的爱与亲情都是一样美好的。

本片也是一样,尽管有父母的裂痕,但家庭的凝聚力一直支撑着祖孙两代人。有爱的细节还有:外婆在外孙的带领下第一次去电影院看了电影,外公买下了外孙喜欢的新墙纸,取代被小朋友撕坏的旧墙纸。小朋友的小姨是个受新思想影响的年轻人,她把男友伪装成装修工带回了家。小朋友病了不肯吃药,小姨把药勺当做飞机在小朋友头上盘旋,乌黑的大眼珠跟着药勺转,药勺呼呼呼的降落在小朋友嘴边,小朋友就一口吞下了药……

6.5分。

如果要问为什么看电影能给我带来这么多乐趣,《六楼的女人》就能给一个很好的答案。它和一些其他的好电影带我走进了世界上其他地方,其他人的世界,体会他们的喜怒哀乐,感悟世间的善恶美丑。

影片沉浸在淡雅而又风趣的法式节奏和气氛中,配上奔放开怀的西班牙风情,剧情虽不能说不俗套,但绝对令人赏心悦目。“六楼的女人”指的是在1960年代,佛朗哥独裁统治下的许多西班牙妇女到巴黎来做女佣,她们都住在巴黎典型公寓的顶楼–六楼。她们中有淳朴奔放的西班牙大妈,也有挂着围巾抽着烟的准共产党,她们在各自主人家窗口的大嗓门喊话,在欢快的音乐中利落的干活,戴着朵大花载歌载舞,她们唯一的要求就是每周去教堂做弥撒。其中一位眼睛很大情绪激动的大妈的梦想是有一个金水龙头的浴缸,多么直接。这才是真实的劳动妇女的魅力,无疑为浮华虚伪的巴黎添上了一缕鲜艳的亮色。而这浓烈的西班牙风情又被带点冷幽默和富有情趣的法国风味控制住,让观众从头至尾带着微笑又不至于失控。

但影片并没沦为歌舞片,它很明确的表现了女佣和主人之间的阶级隔阂,但并不刻意突出阶级矛盾,一切都很自然。每个人物也是立体鲜活的,茹贝先生是个古板的股票经纪人,一天的好坏就取决于早餐的鸡蛋火候是否刚好。茹贝夫人是个向往名利的外省女人,终日混迹无趣的夫人圈子里,但她并不是那种刻薄的贵妇。刻板的茹贝先生更是从帮女佣疏通厕所开始,逐渐进入女佣们的世界,发现了生活不一样的颜色,甚至被夫人赶出家门后才意识到自由的乐趣。

青春健康的玛利亚被茹贝夫人相中,进入了他们的生活。玛利亚出场时那轻盈利落的背影就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直到影片结尾端着洗衣盆一幕,健康的生命力从未消失。作为女佣她不卑不亢,甚至比茹贝夫人更加自信有主见,对茹贝家的两位少爷也不低头,相当令人喜欢。在这美好的气氛中萌发的爱情自然也是感染力十足,而且并未如多数东亚爱情片般虚空,这跨越阶级的爱反而在现实的不断敲打下愈发显得动人。在三年后灿烂的西班牙阳光下的结尾,让看第二遍的我仍能眼眶湿润。

我最喜欢的还是本片展开的充满情趣的生活画卷。让人看完能嘴角挂着微笑,这样的电影真好。

7.5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