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MD和PHD这么不同吗?读《资本主义与自由》by 弗里德曼

《Friends》的开场,是一场逃婚, rachel从她和那个秃顶牙科医生的婚礼上逃开,然后她的好朋友速度补上。接触美国文化不多的我当时很纳闷,为什么片子里面那么多女人都想要嫁给医生。考古学博士的ross有一次很不服气的问-MD和PHD有这么不同吗?
这个问题曾经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同样是读个博士,医学博士和理科博士在收入上可以差距那么大?拿个数学物理博士的难度一点都不低于拿一个医学博士。
虽然美国医生的高收入有各种错综复杂的原因,但是不管高收入的原因是什么,如果有一样东西投资回报率高于平均,必然的结果是更多的资本会流向它,在竞争中拉低回报率而最后回到平均水平。如果一个行业可以保持高回报率,那么往往是因为垄断。
熟练工联合起来,排斥或者限制新人进入这个行业,然后保持垄断价格。按照弗里德曼的说法美国执业医师协会势力是非常强大的,从每年可以入学的医学系学生开始,就设有严格的数量限制,以此维持垄断。
书里有一个很有趣的例子,希特勒上台之后,大量的德国知识分子流亡海外,包括很多优秀的医生。但是在美国拿到行医执照的德国医生的数量在那几年维持不变,这个是一个不正常的现象。说明了行会制度是排斥竞争的。
在俺还不懂事朦朦胧胧的时候(其实素高中)翻了《凯旋门》,只记得里面的男猪脚是个医生,而且技术高超,但是因为是个难民而没有行医许可,只能做人家的捉刀医生。麻醉前病人看到的是另一个医生的脸,睡过去之后由我们的男猪脚操刀。这个故事多生动,你有行医的技术不代表你有行医的资格。行医执照的获得条件,有很多是和技能无关的。

前两天看到一个香港mm说,只有医生律师会计师才算专业人士,工程师什么不算。现在联系行会观点回味一下,很有意思。
大胆假设,这些行业的回报率高低,应该是和行会的强大程度成正比。医生行会最强大,律师次之,会计师再次之。工程师虽然有认证,但是没有执照。这些认证也没有广泛的权威性。也就说,我没有sap认证也可以在做相关的行业。这个是一种软限制,所以工程师的准入门槛要低,竞争相对充分,所以收入就要低一点。不被归为所谓“专业人士”。

吴晓波的《浩荡两千年》讲述了两千年的中国企业家史,里面提了一个问题,中国的手工业为什么从来没有摆脱过家庭作坊的模式?为什么没有产生过集中作业的工厂?吴晓波给的答案是农村劳动力在农闲的时候织布,价格低廉,而集中作业需要机器,一次性投入太大,竞争不过家庭作坊的廉价劳动力。这个答案当时并没有让我信服。
奥尔森表达过一个不同的观点–中国的行会制度是非常强大的。比如丝绸业,每个作坊的产量是受到严格限制的。行会通过限制产量来维持丝绸的高价格。在这种情况下,扩大生产的需求被抹杀了。我们自然就不需要机器了。也不会有人费脑子去发展技术了。西方工业的萌芽是从水力推动的织布机开始的,这个技术门槛其实并没有那么高,但是中国人是没有需求去发明这种东西的。

政府的垄断也好,私人的联合垄断也好,说起来都是通过一种权力集中的方式来限制他人的自由。团结就是力量,这个话不错,但是现在体会起来有点让人颤抖。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