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

Memento

说起来我的大学生活也挺糟糕的,你完全无法想象我对高频线路、信号与系统、DSP的厌恶,连抄作业都会嫌他们占用了我的欢乐时光,所以连带着当时连学校都不是特别喜欢。但是一条街却从未被讨厌过,每次从本部回来我都会往这里绕,对南区的每一个人来说,在这里的记忆就像纹身一般深入肌理。突然说要拆,那感觉可想而知。

其实从进学校开始,有些店就一直搬来搬去,然后似乎顺理成章地消失,惋惜惋惜找到替代品最后也就算了。

那完全是因为青春作伴,无需回忆。

而现在再说什么最坚固的是记忆只有记忆无法被摧毁,完全就是对现状无力颠覆的安慰,因为连可以凭的栏都没有了。

比如庆云书店变成了外贸原单店最后用木板整个被钉起来,比如关门促销的标签,比如透过玻璃门看到学人书店全部空了,只剩墙上图书分类的标签,和门口那张写着“我们会继续为大家服务,淘宝店XXXXX”的纸。

最后能说的只有,谢谢,我真的享受过在这里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再见。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