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文学

某个周五

下午三点,我把一个星期的疲惫,
沿着北五环和机场高速卷起来碾在马路上
困意是人类的朋友,再进一步,就是想象力的山洞门口
在候机厅,电话会议盘旋缠绕作最后的挣扎
却在坐定在机舱内的那一瞬如鸟兽散
沉沉的睡眠把脖子也压痛了,你必须在释放的同时拿起一些什么
那是美妙的两小时,宇宙为我而空白,
然后,就是如海风般湿润的亲吻把我叫醒。
空气中充满一个月前一样的熟悉味道
上海,你好。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