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杀戮》(Carnage)

固定链接: http://www.saoyuying.com/2012/12/carnage/

“Carnage”原是著名的舞台剧,曾荣获托尼奖。讲的是两个家庭因为儿子打架而坐在一起商讨和解不成,却节外生枝,引发一系列大吵架的故事。四个角色时而站在各自家庭的阵营,时而加入性别的阵营,时而加入同性别的内斗,时而各自为战,涉及了处事态度、人生观、价值观、男女之别、婚姻的压抑,乃至人类文明与动物本性的层面。作为舞台剧,这一切几乎都靠台词来撑起,可见这剧本是非常精彩扎实的。

罗曼·波兰斯基将其搬上荧幕,并请来朱迪·福斯特、凯特·温丝莱特、克里斯托弗·瓦尔兹、约翰·C·赖利四位功勋卓著的演技派来飚戏,看得着实过瘾。四个角色分别代表的现代人的四种典型。

朱迪·福斯特是研究非洲的学者和作家,热爱艺术,以文明的理想主义者自居,一开始她也是最和颜悦色的。但随着其他三位都不认同甚至讥讽自己的理想主义,其中讥讽的最凶的竟是自己的丈夫,到了心爱的画册被弄脏,她就彻底失控了。可以说凯特的那一呕吐代表了普通人对她这类“文明人”的真实看法。另外她反复强调己方是文明人才愿意在自己儿子牙齿被打掉的情况下还和对方坐下来谈,似乎是想将负罪感强加于对方,并且带有我是文明人不和你们一般见识的意思,也显示了她的这种占据道德制高点的作风。

约翰·C·赖利,朱迪的丈夫,则是彻头彻尾的现实主义者,或者说“庸俗的凡人”,他在四个角色中文化和事业水平都应该最低。起初还和朱迪站在一个战线,后来随着气氛不断升温,他对妻子的文明框框的不满暴露了出来,在放下所有面具承认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庸俗的混蛋”之后,释然的讥讽任何人,释然的破口大骂,也释然的和“敌方”克里斯托弗品起了威士忌和雪茄,把婚姻中的压抑一扫而空,倒是让妻子措手不及。这其中有他不少令人捧腹的“小人物式吐槽”,堪称亮点不断。

克里斯托弗·瓦尔兹,《无耻混蛋》里的Boss纳粹上校,那股无敌的、令人着迷的欲擒故纵的匪气也带到了这部电影中来,职业是个狡猾的律师。从他无尽的业务电话来看,这是他唯一关心的事。老婆吐了一地他其实也毫不在乎,可以说他对孩子打架这件事更是不屑一顾。他可以说是个毫不掩饰的“野蛮”人,积极奉行最冷漠的解决方式,他是最站在朱迪对立面的角色。那一副玩世不恭的淡定样子,许多冷言冷语也是令人叫绝,只有手机泡汤了才失态。如果说赖利是小人物的吐槽,瓦尔兹就是一副置身事外的不屑与讥讽。本片戳到我的大部分笑点都来自于他,实在是演的太酷了,偶像。

凯特·温丝莱特,投资经纪人,工作狂律师的妻子,可以看出相较于对方这是个高收入家庭。她所代表的形象是被压抑坏了的人们。她装扮时尚,也知书达理,努力在过分的丈夫和对方家庭之间维持局面,但她肠胃和内心都不舒服爆发了之后,翻脸最彻底的也是她。攻击面极广,怒斥赖利扔掉仓鼠是谋杀犯,大骂朱迪存心找碴,然后再把最可恶的老公的手机扔进了水里。可见平时忍得有多痛苦。

在这四个精彩的人物的交锋之中,孩子打架的事早就被抛诸脑后。这之间贯穿了两个家庭的矛盾、两个女人之间的冲突(这个是永恒的战争)、两个男人之间的对峙(但谈到烟酒就一笑泯恩仇了)、男人和女人的冲突(把手机扔水里之后男女的不同反应非常典型),以及所谓的文明和野蛮之间的矛盾(三人围攻朱迪)。虽不能说蕴含了多么深刻的哲理,但环环相扣,连接的自然流畅,生动且激烈,用一个房间装满了戏。同时还在精妙时机插入来电(克里斯托弗的客户与约翰的妈妈),让场景、人物、情节都有了延伸。

不过鉴于本片是从戏剧改编而来,波兰斯基导演的电影版究竟有哪些新贡献呢?从电影与戏剧的最大不同—观众的距离可以观察到,一系列特写,尤其是演员的面部表情(例如朱迪气壅于胸、青筋暴起的样子与克里斯托弗的淡定状)能够得到更清晰的表达。其他比如对电话上的来电者的特写,也是电影的优势所在。除了这些特写,电影版也没运用更多的镜头语言,它所倚仗的还是对话。电影的时间弹性的特点在本片中毫无用处,因为电影版和舞台剧一样,现实时间和剧情内时间是一样流逝的。相反的,舞台剧中演员和观众更丰富的互动,在电影中就丧失了。所以总的来讲,这部电影的精彩,更大程度上应归功于原剧本。

8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