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美国种族简史》

固定链接: http://www.saoyuying.com/2012/12/ethnic-america-a-history/

我时常能听到看到针对特定族群的激烈言论,有国际的,也有国内地域性的。网上毫无脑子的傻x们就不提了,甚至我亲爱的同事朋友们也时常有类似言论,虽然他们可能确实遇到了一些不愉快的经历,我自己也一样。对此我的底线是,不称用外号称呼任何族群,尽力就事论事,或者把评价集中于个体,而非一个族群整体,因为我们看不到他们大多数人是怎样的,而且我也确实看到了一个族群内部不同个体间的巨大差别,正如我们彼此之间一样。将心比心。

但是我也确实能感受到一个族群大部分人的令我们不愉快或可能心生鄙夷的共同点(当然也有令人敬佩的共同点),无论是相貌、智商,还是行为习惯。相貌么,我想大概是我们的审美早已西方化的缘故;而智商,以及智商决定的生存能力和社会贡献,族群真的是决定性因素之一吗?比如黑人和墨西哥人是不是就是笨呢?穆斯林是不是一定要占领全世界呢?我很困惑。

中信银行信用卡的最大优点是,它的积分可以换到不少中信出版社的好书。《美国种族简史》来源于老罗的推荐,它用美国这个移民历史五彩缤纷的国家的客观数据说话,得出了一些异于“常识”的结论。我们先来浏览下美国这精彩的移民历史吧:

美国的开国者为英裔,不算本书的移民之列,但其后代占美国人口也只有15%左右。

开国后最早的移民是爱尔兰人,因为大饥荒而移民美国,艰难的路途就死伤许多。爱尔兰人长期受英国人压迫,因而团结喜欢聚集,天主教会起到重要凝聚作用。因长期森严的等级制度导致地位上升无门,他们养成了肮脏、酗酒、暴躁、懒惰的习惯,在老家就因压迫而常有暴动,到美国表现为犯罪率奇高,传染病肆虐,平均寿命不到40岁,是19世纪最臭名昭著的群体,其糟糕程度远胜今天的任一族群。唯一优点是会说英语,其人数之众逐渐还是形成了帮派政治势力,主要目的是利害关系,把持了警察等部门,也是美国历史上最腐败的岁月,并组建了著名的坦慕尼协会。爱尔兰人在政治上的进展愈发突出,肯尼迪、克林顿、拜登都是今天的爱尔兰裔。

德国人虽然路途也无比艰辛,但他们不是逃荒来的,而是有目的而来,务实肯干,有迅速定居农村成为农场主的(大部分与世隔绝,著名的保留几百年前生活习惯拒绝现代社会的Amish人就是德裔),也有成为手艺工匠的,推动了技术的进步。他们善于生产实用的东西,其军事传统也给美国贡献了许多名帅(潘兴和艾森豪威尔)。德国人给美国社会造成的最大变化是推广了各式各样的有益身心的娱乐活动(圣诞树、香肠、汉堡、啤酒、音乐、体育、教育、科学),取代了原有的清教徒生活作风。但在政界并无太大作为。

犹太人自古流落世界各地,寄人篱下,因宗教原因和债主身份而饱受被煽动的无知平民迫害屠杀。人数寡不敌众的犹太人不可能像爱尔兰人那样揭竿而起,反而养成了逆来顺受的习惯,强调智慧、策略和韧性。常说犹太人几千年未被同化,实际是因为他们被强制隔离,证据是凡是对犹太人宽容的地区,他们就被同化。隔离排除了他们从事农业的可能性,所以犹太人到美国后也全在城市生活。近亲繁殖也造成他们许多先天不足。犹太人因散居世界各地,内部也有诸多不同,先移民美国的瑟法底犹太人和德裔犹太人就非常看不起后来大批涌入的“粗俗的”东欧犹太人。保持清洁和重视教育的传统习惯让他们避免重蹈爱尔兰人的覆辙,稍有积蓄就送子女进高等学府,同时讲策略应对反犹主义,因而犹太人地位上升很快。因历史原因,农业、体育是犹太人最不擅长的领域,飞黄腾达之后也十分同情弱者,基本持社会主义和自由主义。这也是为什么当今犹太人这么有钱(全美最富族群)却支持民主党的原因。长期遭受迫害使他们没有安全感,直到有了自己的祖国以色列。

意大利移民主要来自该国南部,因来自地区阻隔的落后农业地区,同时受少数的北意大利(托斯卡纳)本族同胞移民歧视,他们格外重视家族血缘而轻视种族凝聚力,也因此与别的种族甚少冲突,轻宗教,敌视会破坏家族凝聚力的公共教育,强调存钱自立,不吃公共福利。不酗酒,奉行实用主义。我觉得这些和华人很像,这也是他们和华人相处很和睦的原因。其实有组织犯罪的更多是爱尔兰人和犹太人。早期移民语言不通要靠包工头艰难生存,如今也已超过全美平均水平。在音乐艺术方面尤为突出。

华人因为人种和宗教的双重原因,遭受了史上最严重的歧视和暴力。因而华人只能靠内部自助,依靠家族和唐人街堂会,在政策歧视中夹缝从商,如餐馆和洗衣店,十分勤劳,而不与当局有瓜葛。唐人街也成为了帮派罪恶之源。排华法案阻止华人组成家庭繁衍后代,男女比例严重失调,使得华人移民进程长期迟滞,直到二战后才废除。战前移民主要来自广东说广东话,1949年后移民来自其他地区经香港而来,说普通话,也无法融入,惹是生非,引前者厌恶。第一代华人靠自助而商业成功,在美出生的第二代华人不受歧视法案限制,因勤劳而从事专业工作成功。

日本人是日本政府有计划经挑选的优秀移民。因为强力政府的后台保护,他们免遭华人的厄运。他们重视荣誉、坚守规矩,在农场和园艺方面突出。第一代和第二代日本移民的代沟很严重,因为第二代不能接受在日本盛行的极端民族主义思想。二战爆发后日本人遭集体拘留,蒙受巨大损失,同时集中营也使传统家长制土崩瓦解,并成为日裔的逆转时机。第二代不再受制于父辈,他们被送往战场后英勇忠诚表现让他们进入主流社会,多居住于城市,得益于勤劳和教育,今天是仅次于犹太人的富裕群体。

黑人是非自愿作为奴隶被贩卖到美国的,原有的非洲文化已消失殆尽。美国奴隶制扎根于农业需求(也因此形成不同地区对奴隶制的不同态度),和世界历史上其他奴隶制区别有三:奴隶和奴隶主分属肤色不同的种族;美国这个标榜自由的社会必须有一套开脱奴隶制的理论;到近代,奴隶制作为社会制度使人们在道义上感到难堪并引起冲突。黑人也分为早期少数取得自由身的自由人(混血而自由或少数早期契约奴隶)、世代黑奴、来自西印度群岛的黑人移民(也是黑奴后代)。自由黑人起步早自然早成功,其后代如今也是黑人领袖。美国黑奴是家长式管理,包吃包住,生存条件能够自由繁衍,其实过得比当时的爱尔兰人要好。而西印度群岛的大型种植园则是残暴的竭泽而渔,必须不断购买新奴隶维持生产。但也因此西印度群岛黑奴要自己解决改善口粮(多余者还能卖掉),也必须照料自己,因此活下来者积累了不少经验。所以西印度群岛黑人移民虽然来源与美国黑奴并无不同,但移民后起飞要大大快于本土黑奴,犹善经商,被称为“黑人犹太”。而占大多数的本土黑奴的主动精神被压抑,加上全是文盲,以及大批涌向北方城市需要适应(因失意的南方白人的歧视迫害),被解放后也长期没有大进步。直到二战士兵法案给了黑人士兵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虽进步缓慢,黑人在音乐和体育的天赋还是拔得头筹。

波多黎各人是20世纪的移民,虽为白人却境遇与黑人类似甚至更差。集中在纽约和芝加哥,讲西班牙语。因为保贞的宗教信仰,他们早婚高生育。奉行西班牙侠气文化,重男子汉气概,女性不工作,犯罪率高。肤色浅的波多黎各人渴望融入主流社会,而肤色深的恐惧混同于黑人而死保西班牙文化。他们在福利制度建立后移民,习惯性吃福利。他们多数还是第一代移民,缓慢进步中。现在收入统计数据差是因为他们多数还年轻。

墨西哥人乃至拉美人多为混血的原因是,西班牙军队进入南美时并无妇女随军,因而迅速与当地人混血;而美国加拿大则是白人社区性移民。美国的墨西哥人来自美国吞并大片墨西哥领土、20世纪初铁路业和农工、二战劳工需求。二战士兵法案允许退伍军人上大学,和黑人一样成为墨西哥人的转折点。然而战后非法移民(边境线长,两国收入差距大,墨西哥政府态度不力)又使得状况变差。因来源众多,墨西哥人内部四分五裂,无凝聚力,也重视家庭,轻视教育,子女多,离婚率低。平均年龄小是收入学历低原因之一。

总结了这么大一篇五彩斑斓的各族移民史中相似模式和深刻区别并存的故事,从中可以总结出一些规律:

纵观美国历史,各民族经受的苦难相对世界其他地方的残暴历史来讲要好得多,一般没有灭族危险。
历史上不同民族的在世界上轮番领先,说明基因决定论站不住脚。
种族歧视普遍存在,但地域、教育、年龄分布等因素对生存状况的影响,大于所属的种族。族群内部差异说明,种族歧视并不是主要原因,因为这对雇主在经济上是不划算的。
每个种族的移民潮有先后之分,也决定了某一时刻,每个族群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因而类似的居住区、职业、社会地位会被不同族群轮替。记的囧司徒前几天还用19世纪爱尔兰人更加恶劣的情况来驳斥Fox News关于黑人和墨西哥人正在搞人口爆炸的论调。
每个种族的新移民都会经历艰难的旅途,初来乍到受歧视,被迫孤立生存而不与外界往来,然后在特定领域立足,逐渐发展并融入社会的历程。还都有第二代移民因父母忙于生计无暇管教而犯罪率高的问题。各种族的独特品质都来源于各自原居住地的历史,比如爱尔兰人的恶习来自于在家乡遭受英国人的迫害,黑人的惰性来自于长期包吃包住不用动脑的奴隶生涯。
男女比例失调反映出是试探性移民,反之则是不回头的移民。有的种族的新移民会赶上美国出生的第n代同胞,因为一些决心移民的第一代带来了本族的人文资本(如亚洲人的勤劳,德国人的手艺,犹太人的韧性),而不具备人文资本的难民式移民则很难。
许多移民的第三代就丧失了原本种族的文化,却常有怀旧和自豪原族裔身份的情绪。有的民族很以身份为荣,偏袒本族人,有的则以融入主流为目标。有的高调宣称保护文化(爱尔兰人的盖尔语运动),有的行事低调保护效果却更好(犹太人)。
几乎所有种族内部都有互相歧视(地域和出身),甚至经历相似的族群也相互敌视(爱尔兰人和黑人),而经历不相似的族群关系好(华人和意大利人和睦融洽,犹太人支持黑人民权)
任何种族收入和文化高的家庭都会少生孩子,因而难以传承知识、财富和社交关系。

得出这些结论并不容易,它们也未必准确,因为要区分一个结论是客观因果关系还是主观偏见是很难的。我们可以看出,种族之间的基因差异不决定智商,种族之间的生活水平差距来源于诸多因素。也就是说,我们对特定族群的固有看法可能来自于其历史习惯,也可能缘于他们现在的经济状况,而非这批人天生如此。随着各族群都步入成熟阶段并且歧视对现实影响日趋有限,不同族群间的差异必将越来越小。这是右派们很难接受的一个结论。

说简单点,黑人墨西哥人不比其他人笨,他们多生孩子只是因为现在穷,而且已经比100年前的爱尔兰人好得多。所以按本书的论调,他们不会毁掉美国,共和党应该放下偏见。中国人对印度人与韩国人的蔑视称呼不可取,他们并非天生如此,何况有的还属栽赃陷害。当然这是站在历史的高度来看的,不管出于什么历史原因,一些身边的族群的习惯还是让我们不爽,但尽力评判个体而非族群,对事不对人。我们在美国找工作也不必担心亚洲面孔会碰钉子,碰到的钉子还是来自其他软硬件条件。

写了一晚上,我以后再不这样详细记录细节了……

3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