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巴顿将军》

固定链接: http://www.saoyuying.com/2012/12/patton/

1970年,正是越战最紧张的年头。美国在此时拍《巴顿将军》,无疑是为军方宣传打气,那么此片的主旋律基调也就毋庸置疑了。但美国主旋律还是与某朝主旋律不同,尽管口风很正面,但巴顿还是被塑造成了一个精彩丰富的人物形象。

巴顿是二战盟军将领中性格色彩最富戏剧性的一位,如专门研究他的德军上尉所言,他是来自16世纪的浪漫骑士,他热爱军事历史,片中每到一处就要凭吊怀古一番,还不时赋诗一首,再挥斥方遒。比如在突尼斯回顾迦太基与罗马的布匿战争,在巴勒莫讲这是史上易手最多的城市,在马耳他则是马耳他骑士团。巴顿在二战中非常活跃的是西西里的战役,前年我刚去过哪里,在片中我也看到了许多熟悉的地名,除了巴勒莫,还有Siracusa, Catania, Messina, Agritento等等,各个都是今日旅游胜地。

巴顿相信自己是汉尼拔、腓特烈、拿破仑转世,他是个绝对的战争狂人,只不过属于盟军一方。他的名言是“防御工事是人类愚昧的纪念碑”,其作战方针是进攻进攻再进攻。军纪严明,身先士卒,能打最硬的仗。片中诸如“我们已经杀到地图外面了”,“就算出于礼貌,巴顿也该告诉我们他的位置”,“给他一个头条,他又能前进30英里”等等细节都体现了这一特色。他瞧不起大多数同僚与对手,最大的愿望是能和隆美尔对决,甚至单独开着坦克决斗,可惜他未能和隆美尔正面交锋。至于蒙哥马利和朱可夫,他完全不放在眼里,而本片作为巴顿的主旋律传记片,也明显丑化了这两位的形象,蒙哥马利如同跳梁小丑,朱可夫矮了巴顿一截还挺猥琐。除了和德军的战斗,本片的一大亮点就是巴顿和蒙哥马利的隔空咒骂,甚至为了与蒙哥马利争口气,而擅自变更路线冒大险。“I smell Monty”是让他接到停止进攻的命令时的口头禅。

巴顿的粗暴性格更是吸引观众的元素,本片一开头巴顿在巨大的国旗前的一段纯爷们的演讲就让他的性格特征跃然纸上:“战争不是为了马革裹尸还,而是要让敌国的混蛋们马革裹尸还。”这一段不仅是巴顿的个人表演,也是美军的一段主旋律宣传。手持马鞭,叼着雪茄,满口脏话的特色让他吸引眼球,也招惹了不少麻烦。这个纯粹的战争狂人,如同中国战国时期的廉颇一样,对政治没有丝毫兴趣,唯一的生存意义就是有仗可打,甚至扬言要集合纳粹残军把苏联打下来。这样的人在战争结束后就一定要退出历史舞台的,果然他不久便死于一场诡异的车祸。

这样一个传奇军事人物,用来做美军的宣传偶像是再合适不过了。片中的巴顿虽然缺点多多,但塑造成了一个很有性格魅力的人,在业绩上更突出他战功显赫,是一员虎将。整个电影也平铺直叙,非常主旋律,北非战场的视野非常开阔。近3个小时的篇幅把巴顿在二战中的战功细数一遍,同时也突出了他掌掴懦弱的士兵引起的政治风波,来塑造他纯爷们的形象。这样的叙事方式在今天有点老套,但二战的辉煌历史和巴顿的个人魅力,还是不会让这3个小时无聊。

巴顿死于车祸后,葬于卢森堡美军公墓。前年大雨瓢泼的一天,我前去拜谒了一番,在漫山遍野整齐划一的十字架中找到了他。他与他的士兵们长眠在了一起,相信这是他所要的归宿。

7.5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