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文学

在吉隆坡

那些远处松散的黑影子,像猎人
连时间都被枪杀了吧。
分尸于满街的绿树
气温二十九度
我的想念是掘墓工
为掉在地上的野果挖下
一个坑。它自由了

往事排队走进虚无,
我看着它们,如同看着一队企鹅
被海浪扑打,战战兢兢
走进沿岸草丛它们的窝
而监控摄像头就密布在它们嘿咻的半路

今天在日光下走了太久
我从晚上十点睁开的双眼里看见红的血丝
注意力应该欠睡眠一顿饭
最好是自助

当我可以自由地叙述过去
一切就会慢慢好起来,比如
没有暖气的南方和没有新鲜空气的首都
所以请让我好好想想白天
日光下那些远处松散的黑影子
是不是把幼稚的贞操遗忘了
在吉隆坡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