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澳大利亚—孤独星球上的孤独大陆

固定链接: http://www.saoyuying.com/2013/01/australia/

自小澳大利亚在我脑子里只有悉尼歌剧院和正中央的那块叫Uluru的大石头两幅模样,直到2009年观看了澳大利亚旅游局拍摄的传世烂片《澳洲乱世情》。虽然剧情奇烂,但其中粗犷无比的风光深深吸引了我,去这块地方走一遭的愿望第一次被严肃的记录在了大脑里。

终于成行了,虽略为讽刺的悉尼歌剧院和Uluru都不在此次行程之列。本次行程为西澳大利亚Perth到Shark Bay一线,南澳大利亚的袋鼠岛,以及维多利亚的大洋路。简要介绍一下阵容:我们的番号叫三墓团,具体典故待以后的游记再提。首先是莅临视察伐木工作的蔡英文主席

还有英姿飒爽的河马先生

更多仿生学图片:

感觉澳大利亚可以用四个词来总结:辽阔、粗犷、火热、闲适。

何其辽阔?世界第六大的774万平方公里,人口却只有2000万(不如上海多),各种不毛之地占据了主要空间。这意味着自驾游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开七八个小时去下一个景点并非稀罕事。然而这也意味着自驾是唯一选择,因为我们也不能指望公共交通能方便的穿梭于广大的不毛之地之间。所以常有车上音乐放完一轮,眼前还是同样一幅景象的情况:当然,偶尔出现的袋鼠或鸸鹋是缓解困乏的bonus。

何其粗犷?正如《澳洲乱世情》男主角休·杰克曼一样,或者让Kalbarri国家公园的“自然之窗”来代言也不为过:

从这张图也可以依稀辨出,这种粗犷不是撒哈拉沙漠式的,而是带有丰富的细节和色彩的。这确实是一片多彩多姿的热土,只不过它们都隔着七八个小时车程罢了:

白色的小型沙漠在西海岸随处可见,这里是lancelin

粉红色的湖,大概是富含某种矿物质,其实恶臭冲天,名为Hutt Lagoon

金色的尖峰石阵黄昏,位于Nambung国家公园

清澈的“活着的岩石”,类似于珊瑚虫的菌类不停的繁衍,名为Hamelin Pool

翠绿的温带雨林,树木无不颀长挺拔,位于Great Otway国家公园

深蓝的大洋路海岸线,搭乘直升机所摄,Port Campbell国家公园

当然,也平生第一次目睹了印度洋的落日,Kalbarri

在一些地方还能体会到光与色彩的对比,袋鼠岛的Flinder Chase国家公园

在一些大路货景点,我们也能创造出一些别样的色彩,比如午夜十二点去十二使徒看看

背后便是浩瀚的银河,单反帝用D90拍摄

还有沿路处处可见的金黄色的牧场,牛羊遍地,旷野无垠,也许这才是最澳大利亚的风景

回头在Google卫星上搜搜这些去过的地方,发现别有一番趣味。

比如上面一张图是上面那个“自然之窗”的位置,我们冒险离开trail爬下了右边这个弯曲的峡谷(也就是下图),孰料底下酷暑冲天,至少有50度。几乎中暑的情况下屁滚尿流地爬了回去。

第五张如果仔细看过上面照片应该认得出。我们的蔡英文主席还坐在第六张的那个小亭子下面拍到了这幅画面

堆砌完照片,说说视觉冲击之外的。

首先必须是火热。1月份的西澳,白天四十度起,上面那个标志性的“自然之窗”附近可达五十度,还有铺天盖地视死如归的苍蝇。历经艰险长途跋涉到达一个小镇,路上空无一人,一眼望到天边的马路仿佛被烈日炙烤得模模糊糊,耳边只有燥热的声音。推开一座小酒吧的门,吱呀的一声,零星的桌椅,摇摇欲坠的吊扇,墙上的飞镖都带着被烤焦的灰尘的味道,一言以蔽之,美国西部片。一杯啤酒一大盘seafood pack,清脆的刀叉撞击声已然道出了这个国度的生活方式:闲适。不管是在海风习习的东南海岸,还是在动物天堂袋鼠岛,还是这安静荒芜的西部,闲适才是真正的澳大利亚精神。

这种闲适不同于南欧的慵懒,没有满地的垃圾,没有失修的房屋和道路,从中我看到了精心的管理和与自然的紧密结合。然而这精心的管理又不似德国那般极度严密,与自然的紧密结合也不像挪威那样依山伴水求生存,总之是三者之间的一个平衡点,带有清晰的英美式的烙印。

澳大利亚的闲适可以是宁静。有个地方叫Shell Beach,在燥热的长途驾驶之后,这里近乎真实世界之外。整片海滩没有沙子没有石子,奇妙地完全由贝壳组成,

水平静的如同天空之镜,地平线之内只有我们三个人。

澳大利亚的闲适可以是在半山的神馆里欣赏绿树成荫以及远处的海滨落日

一边大快朵颐。不得不提的是一种叫澳洲肺鱼的食之上品,口感尤佳。当然也不能放过生蚝和龙虾。据某餐厅透露,我们三人坐拥三打生蚝加四只龙虾的辉煌阵容,让本地访客都不由得伸出了大拇指。

当然,也可以是在黄昏走廊上的一杯美酒

澳大利亚的闲适可以是闲庭信步

也可以是一种“从容路过”的态度

从这些或亢奋或慵懒的眼神可以看出,在这个地广人稀的国度,动物和自然才是主人。

作为来访者,人类对自然保持谦卑而融洽的态度,就算裤子被抓破个大洞也无怨无悔。

当然偶尔也会有羡慕竞争的关系,看这条狗儿的的眼神,桌子背后的真相是口水长达半米,最终滴在了地上。

澳大利亚的闲适,可以是投身大自然。在袋鼠岛开船出海,来到一个平静的海湾,大批海豚出现环绕在船只周围,大家纷纷下海浮潜。在一片碧蓝中,我有了毕生难忘的体会。海豚们就在眼前围着自己打转,或者在更深的一米处缓缓地游着,那一刻才深深明白自然的美好与友善。

和老龄化的欧洲不同,在这个年轻的国家随处可见蹦跳的正太萝莉。看着能和海豚、鹈鹕、鸸鹋、考拉们无忧相伴的他们,才是我最羡慕easy模式的时候。

很遗憾最后又成了堆砌照片。我想说的是,这里是孤独星球上的孤独大陆,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典范,是easy模式的代名词。

5 comments

  1. 好赞的旅游宣传帖。
    只不过,那个热带雨林是桉树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