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推手》《喜宴》

固定链接: http://www.saoyuying.com/2012/12/pushing-hands-wedding-banquet/

李安这块瑰宝如何珍贵我已经在《冰风暴》和《少年派》的观后感中详细论述,而他在拍出处女作《推手》之前整整“失业”了六年。这六年蛰伏也是积累的过程,在得到机会后,李安一连拍了《推手》、《喜宴》、《饮食男女》三部电影,大概把他之前想表达的题材都覆盖到了。

作为旅美华人,第一个题材自然是中西文化冲突。《推手》开头便单刀直入主题,略去初来乍到的好奇与客气,中国老父到达美国已一个月,和美国儿媳妇冷冰冰的在家里干耗,十几分钟片长没有一句话。从各种细节来展现两种生活方式的格格不入:油烟大作的中式烹饪vs用烤箱烤披萨,在看武打片看戏书法吟诗vs抱头枯坐电脑前创作灵感全无的小说,丈夫终于带着孩子回家(那孩子是李安的长子李涵,《宿醉2》里的是李安的次子李淳),又要在饭桌上同时应对完全不相关的两场对话…… 作为处女作,本片的导演手法还有许多粗糙之处,但是在情感细节上的细腻已经无可比拟了。90年代初的美国的家里,如此的安静、冰冷,开关门的声音仿佛都令人一振,非常写实的反映了在美华人的生活。为了让生活有点颜色,各种华人生活活动中心似乎很热闹,打太极做包子学中文,但在影片里看来,这些地道生活更凸显了近乎物种级别的隔阂与落寞。聚在一起就干这些,为啥不在老家做?这么苦就为了一张卡,其实很多人未必有想过这问题,倒是《喜宴》里的金素梅道出了。

电影的视角一如李安往后的其他作品一样,是非常公平,甚至冷漠的。从美国媳妇的角度来看,一个不说英文的father-in-law从天而降,每天在家打太极听京剧,还要随时提防他弄坏东西或者走丢,自己的工作灵感全无,实在令人抓狂。夹在中间的丈夫左右为难到发飙,想出了一条“妙策”,一度柳暗花明,不料又触及了老父的自尊。父母的生活问题与自尊和寂寞,自己和妻子的正常家庭生活需求,孩子的文化教育矛盾,这真是无解的难题,隔阂如此之大,孤独寂寞如此之深,直接让人看到绝望。

影片的结局提供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似乎是人间一切生活难题的归宿之道。总之海外同胞们,永远不要把父母接到海外。甚至,没事自己也别到海外瞎折腾。

7.5分。

相比之下,《喜宴》的气息要积极不少。《喜宴》的剧情早有耳闻,就是觉得好尴尬一直没看。看过之后觉得,李安拍gay片,绝不只是gay片。虽然男主角是同性恋,并且同性恋构成了整个故事的起承转合,但李安要讲的绝不只是同性恋本身。这还是一个文化冲突的问题,同性恋同样是和中国传统冲突的,尤其是急着抱孙子的父母们。这个要命的冲突加上在《推手》里还没说够的中美差异,构成了《喜宴》的戏剧冲突的基础。

很多中国习俗是所有人都应付着做但又不得不做的,我都不可理解,遑论外国人。大宴、强迫敬酒、吵闹、醉酒、闹洞房,无一可不称为恶俗。李安本人在酒宴上客串了几秒钟,唯一一句台词点题:“这是中国人5000年的性压抑。”本片野兽派画风的法语版海报更是直接把“5000 ans de repression sexuelle”作为了副标题。

同性恋是另一块,从片头几分钟可以看到,在美国人眼里这也是异样的。李安没有描述同性恋有多苦多忍辱负重,也没有把它作为噱头炒作重口画面,一切都很自然。但是新郎新娘结婚亲吻的那一刻,所有观众都感受到了男友的委屈。婚纱照里赵文瑄的表情,和《大明宫词》里薛绍娶太平公主时的神色如出一辙。

和《推手》最后表现出的无奈与妥协不同,本片中这更甚的冲突与问题恰成了家庭亲情之大爱无私的印证。片中的郎雄和归亚蕾代表了中国无数殷切期望的父母,他们初到美国,和赵文瑄坐在床边回忆过去的一幕,如此的自然流露,如此的温情动人,比假模假式的大陆电视剧好1万倍。然后在经历了各种考验之后,父母的坚忍与无私,不需要呼天抢地,不需要各种含辛茹苦状,一切不言自明。结局更是让人动容,所以这是在文化冲突和感情冲突之上歌颂亲情的好电影,无愧于柏林电影节金熊奖。

8.5分。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