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墨尔本的动物园们

在北半球阴风怒号的寒冷季节,能够躲去南半球沐浴明媚阳光,不得不说是一件幸事。这就是我去年十一、十二月的幸运之行,在这个安逸国度的安逸城市里,享受了五个星期的春天,这么长的春天,在上海应该已经绝迹了吧。不过要说是春天,也不完全就是春天,当地人的话说:别处都是一年有四季,我们墨尔本是一天有四季。要我说,一天有四季倒也不确切,应该说一周有四季,那就八九不离十了。在这种独特的临海沙漠气候下,才格外意识到天气预报和温度计的重要性。

当地还有人告诉我们说澳大利亚上空的臭氧层是有空洞的,所以这里的太阳格外毒,他们涂绵羊油来保护皮肤。回来后在网上搜了一下,臭氧空洞貌似还没到澳洲,只在南极上空而已,但澳大利亚的皮肤癌得病率的确是非常高,那大概要归咎与他们对日光浴的酷爱了。

在墨尔本过了五个周末,看得最多的还是动物,从来没见过一个城市,能有这么多的动物园,仿佛散布在每个角落,不经意间就会路过一块块动物园的指示牌。也许,整个澳大利亚就是一座大的野生动物园,人就像是外来客,这片土地上与动物共处。没有自驾过,所以并未深入荒蛮地带看路边的袋鼠和考拉,但就在各色的动物园里,仍然能感受到一种友善与和谐。

不知是不是以前玩得太粗糙急躁了,在墨尔本,放松许多也细致许多,去一个地方之前往往要把官网搜出来研究上好几遍,惊喜地发现,这里的动物园、植物园、博物馆、甚至美术馆,基本上每天都有很多免费导游项目,有工作人员或者志愿者为大家讲解、演示,听着他们如数家珍的讲述,一下子就会被那满腔热情所感染,觉得自己和那些动植物同处一个星球,能看到它们、了解它们,实在是件让人愉快的幸事。不过因为都是英文讲解,所以碰到植物和冷僻的动物,基本上就不知所云了……

上图之前扯点别的。在墨尔本经历过两个团的一日游,宏城(GrandCity)和网通(AUBEST),宏城的一日游绝对是白菜价,但是团大,车子也比较差,行程安排上也是走马观花,尤其是大洋路,我们去坐了直升飞机,就连去海边的时间都没有了,还好录了视频留念,不然还真不知道到底看了什么。相比之下,网通要贵不少,但那是相当舒服啊,基本上就是自驾带司机导游的感觉,玩得很爽。

再说一点,如果去冷僻景点,有能力最好还是自驾,比旅行社便宜不少,又比公交快太多,尤其赶上周末,一班车一等就是一小时,不做好心理准备是会崩溃的~

下面上王道了,主要是动物。去之前基本只知道考拉和袋鼠,后来才发现,原来澳洲这片神奇的大陆,孕育了有很多种有袋动物。

沙袋鼠(wallaby),在我眼里就是小号的袋鼠而已,颜色好像比较灰,其他没觉得有多大差别。

这个是正宗的Kangaroo袋鼠了,本来去之前还有点害怕他们健壮的体格,不过动物园里的都很友好,不喂食的话基本是无视人类的。可惜没有近距离看到过母袋鼠的育儿袋,听人说是怕繁殖太快,动物园里都只养公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货就不用说了,没有不知道的。虽然在不同动物园里见到过很多只,但基本上不是吃就是睡,动作频率非常之低,只有在Healesville保护区见到一只小考拉,上窜下跳很是活泼。这张照片也是在那里多付了10块钱才能近距离站在后方拍摄的,不过这只已经成年,在我们参观的整个过程中都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动过……这也是我与考拉的最近距离接触了,听说飞利浦到有可以抱考拉的动物园,不过没去过。

针鼹,也是澳洲特有的动物,鼻子和口像跟管子,也是为了吃蚂蚁准备的。可惜它爬得太快,都没来得及拍到脸,从后面看就像个刺猬。

负鼠标本,貌似也有袋?这个不确定。但这个物种仍然活跃在各个角落,听住在郊外的同学说,夜里总是跳到她家屋顶和窗边。

袋熊,应该说也是一种夜行动物,在大部分动物园都是躲在黑洞里睡觉,很难一睹真容。很吃惊在Warrook见到的这只极端活泼,窜来窜去,还不断趴在栏杆上要胡萝卜吃,力气大得很,不知道是不是也处在青春躁动期。

塔斯马尼亚恶魔,更加彻底的夜行动物,看得最清楚的也就是这样熟睡的身影了。摄于去飞利浦岛路过的Maru动物园。

奶牛,我们所有见到的动物中公认最可怜的,看它吃得是草,挤得是奶,所以成了这样一副皮包骨。挤奶也是个体力活,看起来那么大,挤起来可真是费劲,那么细的一缕,看到了么?这啥时候才能挤满一桶啊…… 另一个让我吃惊的真相是:奶牛在怀孕的时候产奶最多,这到底什么物种啊,怀孕的时候产奶给谁吃?这只奶牛已经快要生了,肚子上有一直倒着的小牛轮廓,这个角度小牛后腿很清晰,看得出来么?

牧羊犬,别看它平时憨态可掬,已进入工作状态马上龇牙咧嘴面目狰狞,羊群都乖乖地指哪儿走哪儿。

剪羊毛表演,太神奇了,那么厚的一层羊毛,就像脱衣服似的,这羊怎么就这么听话捏?

圈里剪过的和没剪过的羊,人一走近,他们就争先恐后地往里挤,可见剪羊毛对它们来说不是多么愉快的经历呀。

绵羊油就是从这摸着都出油的羊毛里提炼出来的,不是从羊肉里哦,所以绵羊们的性命是无虞的。

这么多人都在干什么呢?他们都在很认真地淘金,虽然已经这么拥挤了,但谁不希望自己是幸运儿呢。

我也加入了这个队伍,立马想起了小时候漫画里美国西部的落魄牛仔。

事实证明,有些工作是不适合我干的,奋斗了半天,结果就是这两粒考眼力的小金屑, 比同伴差太多了,唉!

皇家植物园里培养的尸香魔芋,巨型的花苞马上就要绽放了,可惜我去早了点儿。

这个季节的植物园真是太漂亮了,他们每天都开而且不收门票哦~ 这朵开得真好看,就是不知道叫做什么。

书店里看到的有趣封面:《女孩纹身的龙》。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