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动物农场》

和想象中的终极恐怖的《一九八四》不同,乔治·奥威尔的成名作《动物农场》则要生动直接得多,是对当时现实,尤其是苏联的深刻反映和辛辣讽刺,可谓一部另类的苏联历史(革命到二战末期)。

这部只有六万字的小说,我们可以非常清晰的把其中的角色和故事与苏联的各阶级群体与历史一一对应:

《英格兰的生灵》–国际歌(点燃革命的火种,大众的精神信仰,专制形成后被取缔)
琼斯先生–沙皇政权(被革命对象,曾经反扑并失败,后来成为恐惧的符号,猪的专制统治合法性的借口)
农场主的屋子–克里姆林宫(起先是博物馆,后来领袖就住进去了)
弗雷德里克–纳粹德国(典型德国名字,先欲沆瀣一气,后来遭到欺诈而受其侵略)
皮尔金顿–英国(典型英国名字,纳粹入侵时拒绝救援)

猪–苏共中央政治局,其中几头最重要的猪–
老少校–列宁(宣讲完理想就死了,被放在水晶棺里祭拜)
拿破仑–斯大林(毋庸置疑)
雪球–托洛茨基(政变出逃那一段贼生动,在政治局会议上奋力脱逃,几条狗狂追雪球,差点咬掉它的尾巴,此后所有的失败或灾害都是逃亡的雪球的阴谋)
吱嘎–莫洛托夫(跟屁虫和洗脑机器负责人)
四头被处死的猪–布哈林等人(大清洗那一段也很生动)

p2017025711

狗–克格勃
母马莫莉–资产阶级流亡者
马–任劳任怨的工人阶级(以拳击手为代表)
羊–少先队或共青团(最容易被洗脑,始终高喊口号,随时跟着领袖改变立场)
乌鸦–东正教(留着利用之)
驴–长寿的沙俄遗民(淡定寡言)
母鸡–农业集体化时反抗的农民(鸡蛋被收缴公有化)
风车–工业化的负担(还被纳粹摧毁过)

整个故事脉络也和苏联历史如出一辙,老百姓不懂马列主义教条,就用简化的“四条腿好,两条腿坏”取而代之,从高度积极的义务劳动到“志愿劳动不去就要减口粮”,农业集体化的血腥,经济窘迫大家的配额一再削减领袖却愈发奢侈,消灭托洛茨基的戏剧性,大清洗的恐怖,为了工业化和补充粮食与其他“压迫者”贸易,二战与纳粹暧昧却弄巧成拙,到最后德黑兰会议与不共戴天的西方国家把酒言欢…… 在一些细节上,比如消灭被打倒的领导人存在的痕迹,肆意修改历史与政策,虚假的数字宣传,都已经有《一九八四》的影子。

奥威尔坦言,即便身为一名社会主义者,写《动物农场》就是为了破除“苏联神话”,同时警告全世界,这样的事随时都可能在任何地方发生(历史印证了这一点)。一个看似蒸蒸日上的国家,其实完全生活在谎言里。对外用虚假的数字撑门面,对内则用旧政权和逃亡者的阴影恐惧来维系统治的合法性。在奥威尔眼里,所谓苏联神话就如同一个农场里动物的闹剧,这一最根本的比喻奠定了这部作品盖棺论定的立场基调。这种荒诞性贯穿始末,从角色形象的对应,到以动物般的行为来比喻这个国家,既带着生动和幽默,也透着辛辣的讥讽和正义的拷问。

2 comments

  1. 即使怀着美好的愿望建立的乌托邦,最后不可避免的走向悲剧的宿命。乌托邦本身就是一种恶。反乌托邦小说被德国用来战后反纳粹教育,是有很深刻的道理的。–懒得登陆,della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