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

漫长的五月(二)

在这个五月里,还有一件事情发生,那就是肥嘟嘟君的离去。在我这个很不会交际的人投身于最繁忙的一场交际时,肥嘟嘟君终于狠了心离开SAP的大家庭,留下一句“苟富贵,勿相忘”的豪言壮语,毅然奔赴美帝寻找自己的新生活,同时也投身到价廉物美无剪切上映快的原声电影市场。我们各自都开始了一种新的生活,我是固守,他是进取,虽然没有送别晚餐,但依然是发自心底地为他高兴。

许是因为去德国的行程不同步,虽然我们名义上同属开发组,很长一段时间却都不熟。在不熟的时候就收到了他推荐自己电影博客的群骚邮件,同时还提供一些资源下载。由于微软博客系统的关张,这个很重要的历史遗迹现在已经不见,转而被我们的“骚与影”取代。时间过去很多年,当年一派繁荣的博客许多都已是门庭冷落,只有肥嘟嘟君还一直笔耕不辍,这份坚持,相信会打动很多人。

除了电影,我收听到关于他的广播还集中于两方面:一是他就像一本会讲话的历史地理百科全书,二是他一刻不停的疯狂旅游计划。现在想来,这两个特点都跟大卫完美匹配,自从神之大卫加盟我司,肥君历史地理旅游帝的身份就屡屡遭受挑战。在大卫还未出山的那些日子里,肥君大约一直都有一种独孤求败的寂寞感吧。

后来终于跟他有点熟了,总是听到他自谓“害羞”,但害羞这两个字,还真的跟他不怎么搭界,除了在感情这事儿上守口如瓶,稍开玩笑就会暴躁脸红,其他方面,肥君的交际能力绝对让我叹为观止,要说他的旅伴、桌游伴、电影伴,我们那个年代的CoE组织都已经完全不能满足需求了,这当中女性朋友的数量也非常可观。就是这样一个交际范围毫无边界的人,竟然还坚持要当“害羞君”,也许,每个人性格中都有矛盾的一面。

多少次,我们一同慨叹前路迷茫。我终究也没能走出另一条路,而肥君,此时应该已经习惯了大洋彼岸忙碌却定然充实的生活,可见,行动力高下之别并不单单表现在旅行和娱乐上。

没有缘分见证他作为一名苦读的学子是什么形象,却屡屡在脑海中猜想,那跟作为同事的他,一定有很大不同吧。

4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