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念

跑步记1

2014.03.29,小雨,空腹,夜跑。9.03公里,56分钟。

超过6公里的长距离跑在去年冬天冷天到来之后就很少了,这次是按照了NikeRunning的教练计划来的,需要完成8.5公里的跑程。自从上次看到某处引用村上春树在他著名的《当我在跑步的时候…》里面提到“坚持跑步的理由不过一丝半点,中断跑步的理由却足够装满一辆大型载重卡车”之后,每次在犹豫跑不跑之间总有了一份胜算。然而最近刚刚恢复的几次跑步却都不太愉快——每公里需要的时间从原先的5分45秒左右慢到6分半,看来这个冬天的确重了不少。于是昨天是怀着满满的斗志开始这征程的。

然而从一开始就没有进入状态。以往那种呼吸节奏和步调总能保持连接的方法似乎忘记了。起步跑得慢,却莫名其妙地呼吸不稳定,偏快。跑两步就需要下意识调整步频或者呼吸,断断续续,很不通畅。后来总算想明白,这是下午的两杯咖啡作祟。平时就不喜欢和咖啡,也很少喝。昨天下午在咖啡馆闲坐看书,倒是灌下了不少咖啡因。再加上晚饭根本没吃,凭着一小块蛋糕和面包的能量,在晚上九点开始长跑,焉能不喘?

不过总的说来,我觉得饥饿跑步的感觉要强于饱腹。上次跑步时吃完饭刚过一个钟头,肚子沉甸甸的,步子迈开都有困难,遑论按照平时轻松的那节奏去呼吸和迈步了。

一如往常,前三十分钟是痛苦的。这来自于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感受。身体休息了三两天,重新上好发条,需要和路面再次熟悉起来。而心理上并没有“还有多少远就能结束这折磨了”这一类的优势,再加上白天所经历的些烦心之事,所以也是颓然的。

到四十多分钟就豁然开朗起来,开始对着脚下的花木路打量,想着为什么这许多人一遍遍在上面流汗。想着人为何自己边控制不住吃欲把脂肪和热量积攒了起来,又要折磨自己的身体再把这些热量挥洒到这陌生的一条马路上。或许他的生计也在这马路上,倘若那样便更可笑了。假如说是花木路上的一个片儿警,整天也是在这里做着活计,指挥交通、开摩托巡逻。然后月末了领了薪水,便也在同在花木路上的某餐馆酒肉逍遥,待到吃得肚儿圆,身上这个那个的不舒服,受了开导要来锻炼,最后满身是汗,所有的烦恼又算是在这里化解开来,倒也圆了某种循环。可是如果这样,那他便算是整个生命都折给这一条马路了,岂不怪哉?

正这样想着,海桐路已经快到了。在最后一段500米的路程上迈腿的时候,终于是完全放松的状态了。心里白天所积攒的烦恼也早已驱散,只剩纯粹的呼气与吸气,以及同样节奏地抬腿与落地。而我也第一次感觉到,背部靠近肩带的地方,那两块肌肉有节奏地松弛与紧张起来。不知道这是否表明,我终于掌握了正确的跑步姿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