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丹麦女孩》

这是我看的第一部讲述变性人的电影,它讲的也是历史上第一个做变性手术的人。

大多数人可能难以理解他(她)们的感受。变性手术十分痛苦,无法被理解十分痛苦,忍受异样眼光和议论十分痛苦,而这些加起来,都不如人格和身体的性别分裂带来的痛苦。否则,他(她)们也不会做此选择了。想象一下,我是男性,如果我一直被迫穿女装,以女性的身份组建家庭和参与社会生活,将是多么的痛苦。而他(她)们,在此基础上还要忍受身体上的倒错,那比起服装和身份,又是何等的变本加厉。不用说更深的心理层面了。这便是我如何理解这部分人士的感受的。

除了变性的话题性,本片的另一焦点便是去年的影帝Eddie Redmayne在本片中的表现。一个男演员,要演好一个女性角色(看了上面那段你应该明白这是女性角色),同时为自己的男性躯壳而痛苦,以及对本该属于自己的女性身份的渴望。他确实做到了形神兼备。对妻子的丝裙的摩挲,涂上口红那一刻的满足,面对镜子顾影自怜,然后悲哀地隐藏自己的器官,以及最后心愿已了的满足。这些着力的表演点自不必说,更见功力的是,在每时每刻的眼神里的渴求,眨眼中的羞涩,走路坐姿的举手投足,也算是把方法派发挥到极致了。小李被熊啃豁出去了,小雀斑的成果似乎更反映在了“演技”上。当然,奥斯卡并不只看演技,去年得了,除非是天神下凡,今年还是让给别人吧。

p2286441371

p2265174161

然而,形神兼备了,我还更想知道莉莉心里都在想些什么。我们看到了她对服装、躯体的渴望,看到了他转换身份后对异性的情感投射,但作为一个女人,貌似应该还有更多?作为一个男性的观众我不懂,作为男性的导演汤姆·霍珀也不懂。再看艾纳/莉莉的伴侣格尔达(Alicia Vikander是我最近爱上的女演员),有过困惑、痛苦,但更多的是一个大爱无疆的无私女性。虽然十分感人,但怎么嗅到了一丝直男癌的气味?

我们来看看真实世界中艾纳/莉莉和格尔达是怎样的吧。让艾纳扮女装,格尔达的确是始作俑者。然而在唤醒了艾纳心中真实的莉莉之后,格尔达并没有如电影中那样困惑痛苦,而是更加投入到这个三角关系般的游戏中,并把这一切纳入他们的艺术创作中,比如格尔达的大多数作品(不仅是片中的肖像,还有很多黄色小插画)。可以看出,他们不仅不闹心,反而十分豁达地享受这一切。这才是艺术家的自如和奔放啊。当莉莉完全战胜艾纳后,艾纳去做了手术,随后,他们的婚姻被宣布无效。他们也劳燕分飞,各自有了新欢。看到了艺术家的随性不是?最后,当莉莉因手术并发症去世后,格尔达悲痛欲绝,和新丈夫离了婚,回到和艾纳故居郁郁而终。又看到了艺术家的浓烈了吧。

这么精彩灿烂的真实故事,为什么要改编成充满拘束的老派爱情故事呢?是编导因循守旧,还是为了投奥斯卡所好,怕这样具有特殊话题的电影太过前卫?真是可惜,论开明,21世纪的汤姆·霍珀和奥斯卡评委,还不及20世纪初的两个丹麦画家。

由此,在《万物理论》的霍金之后,Eddie Redmayne再次做到了神形兼备,惟妙惟肖。但我们也再次看到了一段明显被漂白的历史,一个略显苍白的故事。

7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