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我不是潘金莲》

这部电影成为热点有很多因素,有炒作,有挤压其他片子的档期的争议,有微博吵架,当然,也有很多片子内容本身的原因。本文的重点在片子内容本身。

首先本片最显著的特征是占了大半片长的圆形画幅。圆形画幅要实现起来其实很简单,就是遮挡镜头而已。然而要处理好又很不容易,因为在长方形的荧幕上实现圆形画幅,就意味着要损失掉三分之二的画面信息,同时因为没有四个角,很多处于画面边缘的物体会变得不完整,因此把方形画面直接遮挡并不可行,构图需要更加紧凑;同时它也能带来一些创作空间,单论镜头,《我不是潘金莲》很好地把握了这些创作优势:

首先,圆形画面的边界会显得模糊,能带来一丝中国画式的朦胧感:

p2398416689

p2398416635

其次,圆形画幅能够突出画面中心的重点:

p2398416639

包括暗示人物之间的地位高下:

p2364585362

第三,圆形画幅能够与一些特殊的形状形成在方形画面里难以感受到的互动:

p2398416662

p2398416722

第四,同样因为边界模糊,圆形画幅能给观众留足对画面外信息的想象空间:

p2398416724

这样的例子在片中有很多。在隧道中从圆形过渡到方形画面的那一瞬间也很惊艳。

这些很不错的创意大多要归功于摄影指导罗攀。那么冯小刚的作用主要体现在哪里呢?还是这部电影的题材和内容。为什么他在《老炮儿》里演的那么好?因为他演的就是他自己。那一整套官腔嘴脸和市井气息深入他的骨髓,就连他自己在微博上的一些丑陋言行也体现了这一点。难得的是,他对这套东西的丑陋也有清醒认知,对此的反讽和幽默自然也是轻车熟路,王朔和刘震云和他是绝配。同时,得益于他在中国电影界的独特地位,没有几个导演能够在这样的题材上获得这样的创作空间。所以,无论你多讨厌冯小刚这个人,能拍出《我不是潘金莲》的也只有他。

同样是农妇上访告状,也许你会想到20多年前张艺谋的《秋菊打官司》。两者还是有诸多不同的,首先导演气质不同。张艺谋作品那掉渣级别的土气是别人很难企及的,而冯小刚的特色是小市民的市侩嘴脸;

64963995201205222223147893077564214_002

p2162293203

范冰冰进步不小,与赵大头决裂的那声怒吼是最亮一笔,不过形态基本到位了,内核还是和巩俐有显著差距。更重要的差别是两部片子的重点不同。秋菊打官司的目的是为了“讨个说法”,全片聚焦于秋菊这个淳朴农妇为无辜受伤的丈夫追寻正义的过程;而李雪莲打官司虽然也是“讨个说法”,但她自己弄巧成拙在先,在案子中并不占理,要求也很奇特,从头到尾似乎是为了出口恶气。李雪莲为了房子假离婚,丈夫辜负了她,赵大头帮助李雪莲动机复杂,各级官员屁滚尿流地“维稳”,而实际上谁也都没有犯法。案情的荒诞性让全片的重点变为对荒诞现实的描绘与讥讽,而非伸张正义。所以《我不是潘金莲》虽然大部分笔墨着于李雪莲身上,但实际上片子更想突出的是丑态百出的各级官员和牵涉其中的市井小民们。

理解了这一点,你就不会深究这部片子的情理,也不会不满于它的批判力度不足。它不是站在底层的角度呼唤正义,也不是站在官方的角度弘扬主旋律或批判刁民,它的本质还是和传统的冯氏喜剧一样,是来晒中国人的丑陋嘴脸的,只是这一次晒的重点对象是官员而已。无论是用绳子来对齐会场的茶杯,还是酒桌上的奉承恶俗,还是各级政府会议上的装腔作势,还是“喝茶”与“顾全大局”,还是小老百姓各自打着的小算盘,还是为了荒唐目的而浪费的大量公权资源,这些浸淫在我们平日生活里令人感到些许反胃,却又不至于不共戴天的种种细节,能被这样淋漓尽致的挖苦一番,是这部电影的最大观影乐趣所在。而这份淋漓尽致,就是冯小刚与刘震云的功底所在了。

那么,圆形画幅美则美矣,对这个主题究竟作用在哪里呢?无论导演怎么解释,这一点可以任君解读。我的个人观感是,圆形镜头的窥伺感,让观众与角色产生更多距离,旁观能带来更好地喜剧效果。全片几乎都是客观镜头,而无主观镜头可以作为这一猜测的旁证。另外,圆形可能也比较自然和原生态,而北京的场景的方方正正,与之形成了两个地方氛围的对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