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至暗时刻》

类型-名人传记,时代背景-二战,主题-反法西斯,不用看预告片,都能猜到这大概又是一部“冲奥”电影,换言之“为了拿奥斯卡奖而拍的命题作文式电影”。命题作文的特征就是四平八稳,起承转合都十分精准,因而也时常缺乏惊喜。《至暗时刻》也大体在这个四平八稳的框架之内。但是它有两个引人注目的点,让这个命题作文绽放出了不一样的色彩。

首先自然是主角丘吉尔,和演员加里·奥德曼。丘吉尔的大名在国内也是家喻户晓,但更多详情多数就停留在盟军领袖、叼着雪茄的胖子为止了。这个人物也是有不少争议的,他是一个脾气很大不易相处的人,连国王都忌惮他三分;作为保守党议员,却有公开的反党历史;作为海军大臣,在一战中他批准的进攻土耳其的达达尼尔海峡的行动惨败;在二战中他个人在他不顾一切坚决抵抗纳粹的态度,也有人视之为不计后果的赌徒心态;他对罢工工人、作为盟友的苏联的敌视也让他在许多地方形象不佳…… 可见这是一个多面的人物,在不同人心中他有完全不同的形象。虽然丘吉尔家喻户晓,但电影在丘吉尔的形象上是有挺大的发挥空间的。

但是,这毕竟是一部冲奥片。冲奥片里的丘吉尔必须是高大的、正义的、坚定的,上述的那些黑历史,只能用于反派对他的中伤。为了衬托他的高大,影片中的反派只能被进一步丑化了。希特勒只是一个虚幻的背景板,这部电影的真正反派是以张伯伦为代表的主和派。

说到张伯伦,我们脑中跳出的第一个词是“绥靖”。纳粹大肆扩军,撕毁凡尔赛条约,英法没有反应;纳粹吞并奥地利,张伯伦没有抗议;纳粹声索苏台德地区,张伯伦飞到慕尼黑拱手奉上;纳粹吞并了捷克并闪击波兰,英法被迫宣战,却躲在碉堡后面静坐,眼睁睁地看着盟友波兰沦陷。今天的眼光来看,他就是无能卖国的代名词,人人必除之而后快。然而,这样的人,为何仍被丘吉尔留在内阁中呢?因为丘吉尔需要张伯伦在保守党中的声望和号召力。换言之,张伯伦的绥靖政策,至少在当时的保守党中并没有那么不受欢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毁灭性损失,使得人人都不想再看到战争发生,力求和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主流思潮;在绥靖的同时,张伯伦政府也大力扩充了军备,为后来的抗争打下了基础;同时,从容貌仪表都能看出一二,张伯伦是上个时代的英国绅士,他的政治思维还是十九世纪的,国王和首相们在每次战争后划分势力范围,并以贵族的名誉担保对协议的遵守,而张伯伦错误地把希特勒也当做信守诺言的人了。

但无论如何,他的绥靖政策在客观上大大助长了纳粹的气焰,让二战初期的局势岌岌可危。丘吉尔正是最早看透希特勒的狼子野心,而被推到前台的。这部电影对张伯伦的丑化,在于丘吉尔上台后,他还在从中作梗,为了求和,不惜阴谋让丘吉尔内阁倒台。而历史上,在丘吉尔上台后,张伯伦是尽全力支持的。丘吉尔上台是因为反对党的拥护,而保守党的人心还在张伯伦这里。尽管之前受辱下台,张伯伦还是在各种场合多次鼓励保守党人支持丘吉尔,也符合他老牌绅士的作风。影片中丘吉尔“不惜一切代价争取胜利”的就职演说,由于张伯伦不表态,换来的是议会的鸦雀无声;而历史上这次演说得到了381票对0票的绝对支持。

说了这么久张伯伦,想说的是这部电影还是用了各种套路来制造冲突、凸显丘吉尔。形象是更高大了,但这没有让演员加里·奥德曼更轻松。把一个伟光正的形象演得可信并动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以变态反派形象出名的加里·奥德曼(在中国特别受欢迎的《这个杀手不太冷》还让他在中国有了一种近似小李特殊待遇),本人长得一点也不像丘吉尔,化了妆也不太像,丘吉尔那典型的笑容他也没有。

和几年前的影帝埃迪·雷德梅恩对霍金那令人震惊的形体模仿相比,加里·奥德曼选了另一条道路:在雪茄、胖子、强硬这些大前提下,根据自己的理解,演绎出一个令人可信的丘吉尔。这份可信,不仅是在那几场著名的演讲戏中散发出的气场,也有向美国求援时的低声下气,对同僚下属的火爆脾气,在这背后是他私下对抗战前景的犹疑与焦虑。这也是一个伟光正的冲奥传记人物仅有的塑造空间了,好在加里·奥德曼牢牢把握住了。我们看到了一个在风口浪尖上,承受着巨大压力的老头,在庙堂之上被掣肘之时,通过秘书桌上的亲人照片,通过地铁上的诚恳访谈,找到了抵抗到底的决心与信心。丘吉尔再高大,也是一个令人崇敬的遥远形象,然而当他的气概通过一个个普通老百姓之口,坚定地对纳粹说出Never时,才真正穿过荧幕,穿过70年的岁月屏障,直击我的心里。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地铁上那一段的剧情明显是编造的套路,却令我动容的原因吧。

文章开头说了,这部电影有两个不同于一般冲奥片的点。那么另一个是什么呢?这部电影中再现了许多下议院辩论的场景。和今天的下议院辩论相比,看看有何不同?

再看看片名,“至暗时刻”,是啊,整部电影的色调都很暗,惟有一束强光不知从何处来,照在丘吉尔的身后。这种特征鲜明的打光叫高反差布光,类似于绘画中伦勃朗的风格,能赋予角色或对象更大的张力,制造出视觉焦虑感。

在这部电影中则映衬出了一个走出黑暗奔向光明的领路人形象。

而这黑暗中的一束光,仿佛也是丘吉尔本人的心境,在一片压抑的黑暗中,那他所坚信的远方的希望。

通过观众熟悉的民众之口来诉说豪情,通过高反差布光来反映心境,通过切身体会而来的自然表演,这个丘吉尔,一定会在影史中留下自己的位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