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第90届奥斯卡奖全解析

我对奥斯卡一直是很关注的,连续好几年了。今年我也是看完了最佳影片提名的全部9部电影,并写了其中7部的评论(review,不是critic)。这9部也包括其他奖项的大部分提名。

不过我也明白,奥斯卡虽贵为美国电影学院奖,但毕竟是一个6000多人投票的奖项,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互相颁奖给对方,只是你们这些外人爱关注而已。

它的评奖方式是每个奖项都由该领域专业人士选出提名,然后6000多人一起投票。所以化妆师也会投票给最佳混音,视觉效果的码农们也会参与最佳服装设计的投票。这专业性嘛,基本就由提名来保障了,具体哪个得奖,基本就是看舆论风向和个人喜好。我就不信这6000多人把所有提名电影都看了一遍。

那么舆论风向是什么呢?前年闹没黑人,去年骂川普,今年主打女性。一桩桩性骚扰丑闻如多米诺骨牌,推倒了很多电影人,也殃及了不少奥斯卡奖项。影帝影后的颁奖,历年都是由前一届的影后影帝来颁,但去年影帝卡西·阿弗莱克前些年曾卷入性骚扰官司,今年又被拎出来批判了一番,干脆就拒绝参加颁奖典礼了。主办方顺水推舟,就让四位女性来颁发影帝影后,让去年影后来颁最佳导演。

那就一个个再来说一遍吧。

最佳影片《水形物语》,你先得感谢去年的《月光男孩》,黑人、同性恋、毒品、贫困样样都有,拿下了奥斯卡,那今年推陈出新,只能颁奖给人兽恋了。认真的说,这的确是一部电影感很强的作品,很单纯,很简单,一群孤单的怪胎爱上另一个自己的童话。但我真没觉得它有这般出彩。

《三块广告牌》,一个精巧的故事如寓言般地讲述了冲突与和解,是我心目中的最佳影片,但也不是绝对的脱颖而出,带了点斧凿的匠气,它比《老无所依》这种神作还是差了不少。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在时间凝固了般的意大利小镇夏日,超越了性别,表达了最纯粹最炽烈的吸引和爱。文艺小清新很美,但除了gay以外没有什么政治议题,何况去年给了gay片了。

《华盛顿邮报》非常沉稳老练,没有硝烟的战场,毫不虚伪的正直令我热泪盈眶,其题材更令我百感交集。但它太沉稳了,不是想以“推陈出新”标榜自己的奥斯卡评委们的菜了。我敢说20年前它很可能获奖。

《伯德小姐》以其细腻跨越了太平洋,唤起了我的青春记忆。但是奥斯卡评委大都是老头老太,他们的青春记忆大概比较难唤醒。

《敦刻尔克》展现了与以往不同的战争片角度,没有指挥部的运筹帷幄,只有一个个小兵在战场上疲于奔命的浸入式体验,也挺不错的。但是诺兰是奥斯卡前辈们看不上的,太商业。

《至暗时刻》和《魅影缝匠》都是冲奥常见的传记片。《魅影缝匠》还有一些文艺而虐的腔调,《至暗时刻》则是主旋律得不行,虽然还是能煽到人。但你们讲的都是半个世纪前的人,和当今那些个运动声浪都不搭边,拿个提名也就够了。

《逃出绝命镇》被提名,需要追溯到两年前的奥斯卡。当年影片导演表演奖的全白人提名,让黑人群体炸了锅,以至于整届奥斯卡都在念叨这件事。之后那一年自然有很多黑人电影借机发力,去年的奥斯卡有3部最佳电影提名是黑人题材。去年拍了太多黑人电影,今年进入了一个周期性的低谷,但噤若寒蝉的奥斯卡还是必须在主要提名中留一个黑人名额,防止被骂,这就是《逃出绝命镇》。连奥斯卡最嫌弃的恐怖片都入选了,可见今年黑人电影多么乏善可陈。

这部电影本身还算有点意思,生动比喻了黑人白人之间在表面的一片和谐之下,那深不可见的鸿沟。但若不是其种族题材,恐怖片真的不是奥斯卡提名的常见项目。

最佳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就是一个《水形物语》里的怪胎的真实写照,很真诚,很纯爱。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伯德小姐》的女导演格蕾塔·葛韦格,处女作就能如此细腻完整,引人共鸣,不容易。

影帝加里·奥德曼,化完妆也不像丘吉尔,但演出了一个很有说服力的丘吉尔。当然更多是好莱坞欠他的,就像前几年的马丁斯科塞斯一样。(和小李情况不同,那是把奖给他省得他再自残闹出人命)

影帝提名里值得一提的还有丹尼尔·戴·刘易斯,好演员有很多,但最入戏的莫过于丹尼尔戴刘易斯。他演的林肯我至今无法忘怀,真真切切的林肯从棺材里爬出来。这部《魅影缝匠》也一样,剧情实在太虐,演得影帝走不出戏,宣布息影,甚是可惜。

影帝里的黑人名额本是给《逃出绝命镇》的丹尼尔·卡卢亚的,虽然他那瞪大眼睛失魂落魄的那一幕在恐怖片中算是脱俗的,但和其他提名者相比还是嫩了点儿。

你会说不是还有个丹泽尔华盛顿吗?那个位子原来是《灾难艺术家》的詹姆斯·弗兰科的,弗兰科临时后院失火,在metoo witch hunt中被人告了性骚扰,避嫌唯恐不及的奥斯卡只能把他踢走了。

影后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在《三块广告牌》里的确挺有说服力,心服口服。她的获奖感言也是整个颁奖礼上为数不多的小亮点之一,全体女性提名者起立接受祝贺。女性在很多方面创作上有独特的优势,尤其是导演。希望女性能够在表演之外的奖项中靠自己的实力,更多地脱颖而出。

其他几位演得也不错,不过大多也在中规中矩的范畴。《水形物语》的莎莉·霍金斯手语下了点功夫,梅丽尔·斯特里普能看到《穿普拉达的恶魔》里女魔头脆弱时的影子。

同理最佳男配角山姆·洛克威尔也实至名归,他四肢不协调地大摇大摆去殴打广告商那一幕,百看不厌。

伍迪·哈里森也演得不错,无奈警长的角色厚度还是不能和山姆的角色相比。

最佳女配角是《我,花样女王》里的艾莉森·珍妮,很虎,但稳得住,也是比较容易出彩的配角,也比较符合艾莉森一贯的荧幕形象。其他几位都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

至于两个剧本奖,我觉得6000多人里真看过10部剧本的也没几个,一个黑人片,一个gay片,就给了它们吧,反正最佳影片又到不了它们头上。我不是说这两部电影不行,但在这10部提名者里面,我并不觉得它们在题材之外有明显优异之处。尤其是原创剧本,相信很多人会觉得《三块广告牌》的剧情更为精巧有意思。

最佳动画长片,哪一年不是送给迪士尼(含皮克斯),你再来通知我。建议撤销这一奖项,对发掘世界各地的优秀动画毫无帮助。

最佳纪录片,hmm,舆论风向除了女性还有啥?川普通俄啊!这一部是骂俄罗斯的?投给它投给它。(这个猜的不负责任)

最佳摄影罗杰·迪金斯,14次提名了,也是欠他的。何况《银翼杀手2049》的摄影确实很末世很恢弘,继承了原版《银翼杀手》的赛博朋克风,但又创造出了自己的色调。不过和最佳视觉效果有点傻傻分不清楚,那就两个奖都给它吧。

最佳剪辑、最佳混音、最佳音效剪辑给《敦刻尔克》,因为这部电影是实实在在地做到了“浸入式体验”。

最佳艺术指导,就是最佳布景,《水形物语》确实设计得很棒,深青的色调,复古的氛围,为这个怪胎的童话增色不少。

同理最佳配乐,《水形物语》的配乐和四个竞争者一起在颁奖礼现场播出时,顷刻间脱颖而出,很童话,很有氛围。

最佳服装设计《魅影缝匠》,不给一个裁缝的传记片说得过去吗?

最佳化妆肯定得给丘吉尔,另外两片咱(评委们)都没看过啊。说实话,虽然化完妆一点也看不出是加里·奥德曼了,但离丘吉尔其实还有蛮大距离……

最佳原创歌曲,《寻梦环游记》的Remember Me最朗朗上口了,那就是它了。

最佳动画短片,什么?有科比?好想看他到领奖台上说两句啊,投给他投给他。

嗯,就是这样。说两句颁奖礼本身吧。奥斯卡90周年,穿插了很多经典片段,能认出其中80%,让我比较激动,除此以外乏善可陈。跑到对面的电影院去给观众惊喜,效果也远不如去年的把外面的游客拽进现场看他们张成O型的嘴。最佳影片还让去年颁错了的雌雄大盗来给,送给致谢词最短的化妆师一辆摩托艇,算是两个略有意思的梗。

最后表个态,我很支持女性能够有更广泛的职业发展机会,以及免于受到性骚扰的威胁。韦恩斯坦倒了大快人心,凯文史贝西被封杀挺可惜的,但似乎证据确凿也算罪有应得。其他的一些指控就属于捕风捉影了,比如因此丢了影帝提名的弗兰科。捍卫性别权利是迟来的正义,但指控人请要有证据,不要变成了witch hunt。文艺圈干什么都爱矫枉过正,希望能有更多理性的声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