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水形物语》

由韦恩斯坦公司带的坏头,奥斯卡奖的角逐者们愈发精于算计,每年的提名里都有一批带着政治议题的冲奥命题作文。去年的最佳影片《月光男孩》虽然本身并不做作,但在立项上无疑是占了便宜的:黑人、毒品、单亲、同性恋,都打了个勾。今年的提名者里也不乏类似的身影。但在一众精打细算的应试者中,却有一个特别怪异而纯真的身影:《水形物语》。

虽然背景是冷战高潮的1960年代,然而整部电影的色调并不是灰暗的,无论是陈旧的墙壁,老式的汽车,池中的积水,还是那个人鱼怪物,都是青绿色的。对上世纪有记忆的人,一定会认出这学校、医院、车站里常见的颜色。它代表了一种复古、怀旧的童话氛围。

童话里最常见的是王子公主,但也时常少不了各种怪胎。这部电影里最明显的怪胎自然是那个人鱼怪物了,一个有感情有智慧的生命,却被作为案板上待宰的研究物品。然而哑巴、同性恋、黑人、间谍,也都是那个年代的怪胎。哑巴清洁工渴望拥抱,却只能顾影自怜;不得志的同性恋画家为了接近心仪的小哥,而一次次吞下难以下咽的点心;黑人女工卖命地工作,背后是努力维持失败婚姻的辛酸;间谍科学家受命刺探情报,却夹在大国之间苦苦挣扎。但无一例外的,他们都有一双明媚的眼睛,他们都有一颗善良纯洁的心。

而电影里的“正常人”,或暴戾,或麻木,或凶恶,或自大,不一而足。在这凶恶而麻木的世界里,怪胎们都很孤单。尽管来历各不相同,但他们抱团取暖,爱上另一个自己就自然而然。拦路的坏人恶棍,自然要死无全尸。

这个故事简单直接得可怕,一个个人物也不得了的脸谱化。但别忘了,这是一则童话,童话的故事哪有不简单的,童话里的人物哪有不脸谱化的。也正是因为这是一则童话,我们看到一个女人和一个怪物相爱,乃至OOXX,也不会大惊失色。相反,当他们把卫生间灌满水,把这讨厌的世界变成了两个人的海洋时,我们会由衷地赞叹一句,真美。在这片海洋里,两个孤单的怪胎变成了童话里的王子和公主。是啊,哪个怪胎不想自己是王子公主呢?

这片子的导演,一定也是个孤单的怪胎吧。

以貌取人的话,有个八九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