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杀手》

每次评选影史最经典科幻片,《2001太空漫游》和《银翼杀手》总会被搬出来说事。然而,当很多人慕名去观赏这两部电影的之后,会蹦出“不好看”的简单总结。 是因为太老了吗?毕竟一个1968年,一个1982年,当年的特效奇观在今天已经不算什么。而其中的“idea”,比如人工智能的反叛,克隆人的自我认知,这种桥段也被后世重 ...

《至暗时刻》

类型-名人传记,时代背景-二战,主题-反法西斯,不用看预告片,都能猜到这大概又是一部“冲奥”电影,换言之“为了拿奥斯卡奖而拍的命题作文式电影”。命题作文的特征就是四平八稳,起承转合都十分精准,因而也时常缺乏惊喜。《至暗时刻》也大体在这个四平八稳的框架之内。但是它有两个引人注目的点,让这个命题作文绽放 ...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前几天的《芳华》,讲述的是一个特殊时空里绽放的青春,缅怀之中透着惋惜。而在另一个截然不同的时空里,青春以截然不同的方式绽放着,一样的绚丽,却并不让人惋惜,而是满足。 简单粗暴地说,这只是一个傻白甜的爱情故事。非要说这电影有什么傻白甜之外的“噱头”,那就是主人公是个多才多艺却细腻敏感的17岁男孩,他即 ...

《芳华》

这部电影,故事勉强算是流畅,有的人物也没立起来,但还是得到了正面的评价。为什么呢?因为氛围到了。氛围到了,观众就容易勾起自己的共情。老一代人看到的是那个年代的太多记忆,年轻人看到的是另一时空里与自己相似的男欢女爱,而夹在中间的80后如我,则感到的是集体生活的尾巴的一点回忆,比如军训时用的脸盆和水壶, ...

《寻梦环游记》

都说电影是造梦的机器,但无论有多少脑洞和特效,毕竟要依托于现实的素材。而动画才是最彻底的造梦,每一帧每一秒,画面上的每个像素,都任你掌握。 男孩子小时候都yy过斩妖除魔的英雄史诗,女孩子则仰慕过王子公主的爱情童话,但童年的梦不止有这种大尺度的,它也可以是对午夜窗外树影的恐惧,也可以是对故去亲人的简单 ...

《小丑回魂》– 什么样的恐怖片能拿6亿美元票房

我爱看各种各样的电影,惟有恐怖片是个例外。因为我希望看电影是一个愉悦的、启发式的,或感动的体验,而不是惊吓与恐惧。而能让我专门来写一篇的恐怖片,肯定是在吓人以外有更大的闪光点。 我们常说恐怖片有美式和日式两种。美式恐怖片简单粗暴,不是怪兽吃人就是房子闹鬼,常见的路数就是极度血腥或突然的惊吓,让人反 ...

关于肥嘟嘟看电影公众号/专栏的一些想法和打算

这个号/专栏开了有2年了,也写了不少文章。然而我个人的资源和精力都无法和专业的电影自媒体相提并论,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更新频率,自媒体大号每日更新是必然的,而且每天还能好几篇,而我,一周一篇已是奇迹。 二是时效性,国内院线的新电影,大号总能第一时间发文。而我人在美国,很多国产电影无法第一时间看到 ...

瑞尼尔雪山 — 让菜鸟也能亲密接触的女神

平易近人 雪山,对于我们凡人来说,一直是美景的代名词,但也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高端事物。也许你曾在西藏云南见过地平线深处的雪山而向往不已,但我们没有登山家或资深驴友的技能与体力,也没有预算来入手各种高级装备,来与它们亲密接触。但是,有这么一座同样美丽的雪山,她拥有发达的基础设施,吃住一应俱全,让每 ...

西雅图,不止有不眠夜

是的,我更新了。今天要说的地方,是汤姆·汉克斯见到梅格·瑞恩之处,也是汤唯遇上吴秀波的地方。然而,让我真正对这里心生向往的,还是这么一张照片: 一座繁华都市的天际线上,出现一座形状完美的雪山,宛如科幻小说一般。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终年不化的雪山,要么高纬度,要么高海拔,通常都不是宜居的地方。而且 ...

为什么送选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会是《战狼2》?

我来完整科普一下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性质和我国参赛策略。 不知从何时起,奥斯卡有了一种“电影界的奥运会”的形象。而实际情况完全不是这样。 奥斯卡是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会的学院奖,对象是美国电影。英国电影由于语言文化接近,也时常参与其中,但除此之外的其他电影都不是奥斯卡评奖的主要范围。 最佳外语片奖设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