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梦环游记》

都说电影是造梦的机器,但无论有多少脑洞和特效,毕竟要依托于现实的素材。而动画才是最彻底的造梦,每一帧每一秒,画面上的每个像素,都任你掌握。 男孩子小时候都yy过斩妖除魔的英雄史诗,女孩子则仰慕过王子公主的爱情童话,但童年的梦不止有这种大尺度的,它也可以是对午夜窗外树影的恐惧,也可以是对故去亲人的简单 ...

《小丑回魂》– 什么样的恐怖片能拿6亿美元票房

我爱看各种各样的电影,惟有恐怖片是个例外。因为我希望看电影是一个愉悦的、启发式的,或感动的体验,而不是惊吓与恐惧。而能让我专门来写一篇的恐怖片,肯定是在吓人以外有更大的闪光点。 我们常说恐怖片有美式和日式两种。美式恐怖片简单粗暴,不是怪兽吃人就是房子闹鬼,常见的路数就是极度血腥或突然的惊吓,让人反 ...

关于肥嘟嘟看电影公众号/专栏的一些想法和打算

这个号/专栏开了有2年了,也写了不少文章。然而我个人的资源和精力都无法和专业的电影自媒体相提并论,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更新频率,自媒体大号每日更新是必然的,而且每天还能好几篇,而我,一周一篇已是奇迹。 二是时效性,国内院线的新电影,大号总能第一时间发文。而我人在美国,很多国产电影无法第一时间看到 ...

为什么送选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会是《战狼2》?

我来完整科普一下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性质和我国参赛策略。 不知从何时起,奥斯卡有了一种“电影界的奥运会”的形象。而实际情况完全不是这样。 奥斯卡是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会的学院奖,对象是美国电影。英国电影由于语言文化接近,也时常参与其中,但除此之外的其他电影都不是奥斯卡评奖的主要范围。 最佳外语片奖设立 ...

《看不见的客人》

没看过这部电影的朋友不必担心,这里基本没有剧透;看过这部电影的朋友也别急着走,也许这里能给你带来一些新的观点。 对这部电影的任何介绍推广,劈头盖脸的首先就是两个字–“悬疑”。为什么大家都爱悬疑片?不仅是剧情曲折引人入胜,更重要的是,悬疑片可以“测智商”。人人都爱自己刚好能看懂,而其他人没能全看 ...

《蜘蛛侠:英雄归来》

破例写一回爆米花片。因为这部新的《蜘蛛侠》确实有些可说的内容。 眼看着暑期档从两个月膨胀到了几乎一整年(和“贺岁档”首尾相接并融为一体),各种XX侠也是摩肩接踵地充斥着大荧幕,全年无休。在各种或天生骄傲高富帅英雄中,蜘蛛侠一直以平民出身、学生身份而游离于各种企业家、博士、杀手、天神组成的复仇者联盟之 ...

《敦刻尔克》

战争片我们见得多了。但林林总总这么多,大体上都分为两种。 一种战争片是歌颂英雄,为历史立下汗马功劳的,在中国远有各种革命战争片,近有《战狼》;在美国,远也有《巴顿将军》、《勇敢的心》,近也有《美国狙击手》、《血战钢锯岭》。这样的战争片,或让人热血沸腾,或让人肃然起敬。 另一种战争片是或血肉横飞于战 ...

《完美陌生人》

“中产阶级虚伪性”的文学、电影、电视剧,不能说自古以来,至少是20世纪以来也算是屡见不鲜了。其本质根由,还是作为普通人的中产阶级,不再像古代普通人那样要艰难生存,衣食无忧的他们有了更高层次的需求,比如说体面。“体面”必然意味着虚伪,因为从远古进化而来的人类基因,肯定赶不上近几百年文明社会对“体面”不 ...

《攻壳机动队》

值此《攻壳机动队》真人版上映之际,几乎所有评论都一面倒的指责真人版和1995年的原版那深不见底的差距。那么,原版到底比真人版牛在何处,真人版就一无是处吗? 这一切都得从“赛博朋克”这个词说起。“赛博朋克”即Cyberpunk,Cyber就是计算机网络,punk就是朋克,一种叛逆的年轻人风格。合起来就是“网络上的叛逆年轻 ...

2017年第89届奥斯卡奖点评

我看了所有最佳影片的9部提名电影,已经写了其中7部的影评(文末有链接),另外刚刚看完了颇具戏剧性的颁奖典礼。下面我就一个一个奖项来说,我心中的排名,以及我对开奖结果的看法。 正如最佳影片颁奖时的乌龙一样,最佳影片从《爱乐之城》滑入了《月光男孩》之手。平心而论,《月光男孩》是一部好电影。虽然有黑人+同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