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记录

昨天在hotel又看了第四遍的真爱至上。。。 然后做了一直想做的事情,把里面的歌都记了下来。。。把这个日记送给一直给偶推荐好片的小朋友和喜欢这个电影的同学们。。。 因为文字过于冗长,所以俺提供了电影原声带的链接。。。可以边听边看。。。 http://music.sogou.com/singer/38/detailAlbum_%D5%E6%B0%AE%D6%C1% ...

SB zhi ge

/ wo shenshen de ai zhe ni, ni que ai zhe ge SB. na ge SB bu ai ni, ni bi SB hai SB. /repeat wow~~~~ wow~~~ ni hai gei SB zhi maoyi wow~~~ wow~~~ ni hai gei SB zhi maoyi maoyi~~~ –by Dali mou yuanchuang yuedui ******************************************* kandong de ...

这场巨大的秀啊

终于结束了。 广告那个多啊。 我从心底讨厌短信投票这种方式。不过要是真的都捐了,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这比赛搞的有点闹剧,那么多的广告,现场观众有很多上厕所外加发呆的时间啊。陈凯歌出来了,陈红出来了,蔡依林出来了,闹太套出来的时候,我顿时肝疼了,果然是人人都要来轧一脚。最后说什么达人可以去伊能静世界巡 ...

唱好歌才是王道

今天又看到尚文婕的扮怪贴。。。好吧,那个是时尚贴。。。 超女当初闹的轰轰烈烈的。。。现在就两个人还在公众视线里面,春哥。。。和张靓颖。。。 春哥偶像魅力无穷,引领了审美新取向,本身的存在就是个图腾。。。这个其他超女没法比。。。人家就是莫名其妙的很红很红。。。还红了好多年。。。嫉妒不来。。。 张靓颖很 ...

Silly Lily, Funny Bunny

诡异的治愈系音乐。。。 最近喜欢上Maximillion Hecker。 这个人要是玩life boat。。。估计就是每次抽到爱自己又恨自己的那种。。。 顺便说一下,今天玩life boat的时候,钟老师说:“我爱戴拉。”又补充说,我也恨她。。。 哈哈哈,高调记录一下。 Maximilian Hecker – Silly Lily, Funny Bunny I’m climbi ...

小白的歌

某人发来自己录的钢琴曲。。。然后偶对着那双手萌了。。。 好吧,曲子也很好听。听出来是老男人在弹了。。。 顺便看了这个帐号在youtube上其他的曲子。。。 一共三首 eyes on me 虫儿飞 cavatina 应天天要求,来贴土豆链接 好像十年前小白最喜欢的是这些歌,十年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变。。。 顺便这里借花献佛,把cavat ...

My name is Mucha

Mucha是个奇怪的存在。 在那个强调立体,讲究点线面,注重结构的世界里,自顾自的画自己二维的美丽。 大概在还懵懂无知,隐约能感觉到美的时候,小女孩眼中最美的画就是Mucha这样的画。 Clamp老是会被拿来和Mucha比较。 一样的粗线条勾勒的轮廓,一样的喜欢用不饱满的颜色,一样的大朵大片的花朵,一样热爱十字构图和对称 ...

吉他

      今天终于从小方那里扛回了我的吉他,这下应该再没有东西流落在外了吧。搬家前,这把吉他每天就躺在我的床边,现在也仍然只有床边可以放,但就是这样每天看得到的吉他,还是被我冷落了那么久,怎么也记不起上次手指麻痛的感觉是在什么时候了。
 
      晚上背着吉他走回家的时候,不由想到那段每天背着琴,跟妹妹一起往返于琴行跟家里的日子,现在想想,那时每天要走的路程还真不短呢。仔细端详这把琴,擦掉灰,琴身还跟记忆中一样,但钢丝弦却无法掩饰地旧了,岁月在上面留下了斑驳的痕迹。
 
      拿起琴,竟然还弹得出C大调的四个和弦,连我自己都有点吃惊。细细回忆一下,还可以完成一曲《多年以前》,虽然质量不高,但反复几次之后,也有点找回多年以前的感觉了。可惜由于太久不弹,调完弦就已经觉得手指灼烧了,现在敲打键盘,指尖仍然是麻木的状态,明天会有点肿吧。才拨拉了这么几下,琴弦的颜色和味道都已经留在了指尖,这钢丝做的东西,看起来坚韧,却也如此容易就被一点点地消磨了。不知道我有生之年,能不能弹断一根弦呢。
 
      至今仍然觉得当初千里迢迢将这把吉他背到上海实在是件壮举。从那时起就下了决心,要让它一直陪着我。可惜我不是游吟诗人,这些年来大多时候都很亏待它。经历了两次搬家的洗礼,突然意识到,要想把一件东西一直带在身边,是多么困难。此刻,凝视着静静躺在床边的它,第一次认真地思考这个决心需要什么样的执行力,以前都只把它看做心灵的需要,从没跟现实扯上关系。如果我搬到了另一个城市,如果我老了几十岁,这把吉他还是躺在我的床边,这肯定会是种有趣的体验。突然想到前一阵讨论过诸葛亮的扇子,不知道诸葛亮出山时,是不是也曾下过扇不离手的决心?

水车

《红色推土机》拿到手快两个星期了,第一张CD迫不及待地塞进车子的CD机了,大体都是民俗风格格外浓烈的儿歌。有几首甚至吓坏了搭车上下班的同事,有点不好意思地换下来,今天换上第二张CD,照例开车去晚锻。九点半的天空还未完全黑透,风儿劲吹,路灯灿灿然亮堂起来。这首冬不拉和口琴合奏的《水车》就这么飘荡了出来。就是这么轻易地,被它一击而中。没有歌词,只有歌者苍老的独白;没有画面,却胜似一幅幅惨烈的变迁图在眼前闪过。如同这张专辑独到的包装一样,一颗眼睛仿佛在心里睁了开来,带你去认识那些真实且残酷的现实。

我庆幸,买到了这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