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Google换了CFO说起

Sorry我标题党了,这不是什么产业分析文章,先来看CFO本人发出的原话: 这一定是真诚的。 After nearly 7 years as CFO, I will be retiring from Google to spend more time with my family. Yeah, I know you’ve heard that line before. We give a lot to our jobs. I certainly did. And while I am not l ...

跑步记3

2014.04.26,晴天的傍晚。空腹,在入秋的墨村查尔顿公园跑圈。12.3公里,1小时19分钟。 这次来出差之前就一直策划着要在墨村的哪个公园酣畅淋漓的跑一次。因为上周跑过量了有点受伤,前几天就都在休息,昨天下班到家天已经黑透,没了出去的念头,就在健身房跑了五公里算是预热一下,今天一整天就等着下班可以把已经欠了一 ...

跑步记2

2014.04.14,多云,饱腹,室内跑。6.94公里,42分钟。 其实最近跑得比以往勤快了一些,只是觉得写跑笔也该是件随意的事情,所以今天想起来要在跑完之后的爽快感和倦意群起而袭来时的疲劳感之间的这一小段时间里,放松全身的肌肉仅留两只手,开足思维的马力在夜晚狂奔。这感觉大概与每次跑完四五公里之后的那第一波毫无痛 ...

纪念肥嘟嘟左卫门君

和肥嘟嘟君吃完最后一顿饭回家的时候,不是不伤感的。 在上海电影节即将开幕的日子里,我意识到,不会再有人忽悠我一天看五场电影了。 肥君比我早两个多月进本司,本来同属PERFORMANCE组,但他机缘巧合抱上了多米尼克这条大腿,从此游离在PERFORMANCE边缘,最终重组进了开发组。 我们认识其实是在德国的饭桌上,此前有同 ...

献给骚与影

闲来无事翻旧文,赫然发现我以第五作者的身份加入骚与影已有一年多了。很惭愧地说,我为这个家园贡献的点击量实在太少。如果你是从校内上看到我的这篇文,那么很可能完全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作为一个还同时经营着自己博客的写者,我决定在此正式来个广告,虽然我最近完全称不上是在“经营”博客了。 华丽丽的链接在此:ht ...

Memento

说起来我的大学生活也挺糟糕的,你完全无法想象我对高频线路、信号与系统、DSP的厌恶,连抄作业都会嫌他们占用了我的欢乐时光,所以连带着当时连学校都不是特别喜欢。但是一条街却从未被讨厌过,每次从本部回来我都会往这里绕,对南区的每一个人来说,在这里的记忆就像纹身一般深入肌理。突然说要拆,那感觉可想而知。 其 ...

七月初记

黄梅季节,一些熟悉的感觉适时回归。天,闷得像鸡窝,让人不想发出声音,留下笔迹,进行任何移动,以便让能量以一种舒适的方式被消耗。细碎的念头不断地敲打脑门,野心勃勃的,老年迟暮的,青春热烈的,享受堕落的,对着一付空洞的皮囊充气,吹啊吹啊,最要命的是还会时不时扔一块冰西瓜进去,看似降温,实则虚火。某天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