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太空

我躺在一个极小的太空梭里,被注射了不明液体,感觉血液渐渐冷却…… 醒过来竟发现已身处太空,所乘坐的太空梭极小,我动惮不得,宛如只身飘荡在虚空中。悬浮在无限空间中那身无所依的感觉,既心慌又激动。眼前便是布满繁星的黑色–密度大过我在地球上任何角落所见到的。忽然间我看到了硕大的蔚蓝的地球,镶着白色的 ...

某个周五

下午三点,我把一个星期的疲惫,
沿着北五环和机场高速卷起来碾在马路上
困意是人类的朋友,再进一步,就是想象力的山洞门口
在候机厅,电话会议盘旋缠绕作最后的挣扎
却在坐定在机舱内的那一瞬如鸟兽散
沉沉的睡眠把脖子也压痛了,你必须在释放的同时拿起一些什么
那是美妙的两小时,宇宙为我而空白,
然后,就是如海风般湿润的亲吻把我叫醒。
空气中充满一个月前一样的熟悉味道
上海,你好。

穿越20年时空的神梦

固定链接: http://www.saoyuying.com/2012/06/dream-across-20-years/ 这一遭神梦,穿越了20年的时空,拍个意识流短片,或者提供点素材应该是没问题的。不要问以下情节的逻辑性,梦么。。 能想起的最早情节是和妹子在餐厅吃饭(这段省略),出来发现一堆同事横七竖八地躺在公园的路边乘凉,为首的是李曼迪,一推眼镜斜了 ...

二十五

二十五岁时,一些可能正逐渐从生命里消失 而另一些则臃肿地挺着肚子而来 大地像是一个巨大的粪坑,我用身体碾压泥土 身后堆积起扬起的浮尘和空洞的岁月,沾着污垢 有的像厕纸,有的像沾过水的厕纸,总之 分量你一揉便知 当然,我不喜欢他们。 如同不喜欢沾着污垢的厕纸。 不过要是你只是留下一个愤怒的身影 而无法直面龌 ...

在墨尔本

四月,往年该是春游的最后时节了。 我却在看一场雨,没有风。昨夜的歌声迷迷糊糊似乎还在唱,"雨停不了风,风刮不断雨…"注定是要纠缠在一起的一对儿,还分你我,给夜晚平添几分焦躁。 第几次一个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了?忘记了。耳机和墨镜慢慢成为最忠实的伴侣,尽管喜欢的其实是阳光。"这就如同谈恋爱和结婚 ...

出差

"下周要出差,去趟北京。"烟头刚走进家门,边脱下外套边和谷妹说道。 "喔。安排得有点紧哦。"这是个寻常的周五晚上,谷妹把一盘凉拌黄瓜放到桌上,"先吃饭吧。" 烟头换上拖鞋,朝沙发走过去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调到第一财经,今日股市刚好开始。他这才回过头来,坐上餐桌。谷妹已经开始吃了。 "嘟…"烟头 ...

盛宴

绕过八个弯,浅帘遮着,一张张脸 人群穿过天桥、公车和过江隧道 着闪装抹浓妆融入节拍,达拉达拉达拉达 要加入,这仿佛着的,一场盛宴 红酒杯没有表情,冰淇淋没有温度 白胡子、金头发或者黄皮肤 穿梭于暧昧和厌恶共生的角落 美梦一个个在人群的上空膨胀开来 像玛丽莲梦露,在街心半遮裙而舞 吃吧,喝吧,达拉达拉达拉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