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


在某个昏黄的下午想起

曾经坐在前排的你

羊角辫子缠着的年代

已然成为同样纠结的记忆


或许时间不会放过友谊

或许我们本来就不该分离

在岁月的长河里

有着太多的应该和不会

然而只要用心走过

岁月终会回报给你我

春雨和夏雷

还有不会抹去的记忆

诗一首

给我自己


从昏睡的中午醒来

热气涌进门来,像浪

音乐轻轻的,不要紧张

不如就来首《笑看风云》吧

我笑起来,像木偶,在张望


没有什么发生了变化,些许的

只是眼神,空洞的眼神

在呆滞和迷茫间游移

阳台栏杆外又是鸟叫和天

苦闷

清晨·阳光

在星期一的早晨起床看书

门不经意间开了一扇,真冷

但寒意混杂着阳光进来

——快乐与痛苦的结合

书半开半闭,像门一样虚掩

人半睡半醒,像太阳一样漫不经心

门外是园,那里是鸟儿的家

她们欢叫扑腾着翅膀

此起彼伏地像阵阵寒风

在初冬的阳光下荡漾……


早晨阳光下还有鸽群

她们很不小心把飞翔的声音弄得很大

将四周的阳光惊得你逃我躲

于是在清晨的书桌上留下影子

“噗-嗒-嗒”一闪一闪似刚飘落的秋叶


阳光已经很暖了其实

人也渐渐从迷梦中醒来

清晨·阳光

带着丝丝朦胧

开始新一天的乐章

我的夜

我的夜从十一点醒来

轻轻地扭灭台灯然后

走到阳台

问道青草的味道和虫吟

让我想起乡下的

虫吟


我的夜骑着摩托在奔驰

飞快地把公路旁的树

甩到身后

在乡间的小道上

他不愿睁开眼睛

因为有飞虫


太阳梳理头发的时候

我的夜悄悄地睡去了

打上一点摩丝

将自己冻结成一颗珠子

然后跟太阳一起滚动到

十一点

我的夜

(2004-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