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我很少有掩卷而思的时候,也许是迟钝的关系.往往一本书读完了,就是完成了一次附庸风雅的历程,鲜少感触.等到有一天书里的文字都模糊不清的时候,又突然来劲了. 今天洗完澡,例行对着镜子数豆豆,突然又想到了这本几月前翻过的书,男女主人公的名字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有只叫卡列宁的小狗,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和那掷地有声的五个字 ...

Band Of Brothers

我花了将近一个星期,两集两集地看完了兄弟连。一边看就一边想写点什么,然而动起笔来,思绪还是团在了一起,乱的慌。

其实本来准备当作每天中午吃饭时的消遣看的,但却渐渐从里面看出些东西,感动了我。现实点说,现在能真正感动人的东西已经不多了。

总共三个镜头,看过之后久久回旋在我脑海。

第一个,巴斯通的那一场噩梦,许多人,许多刚刚熟悉的面孔,就那么在突然而来的炮声中消失了。当两个战士向一个散兵坑爬过去的时候,一颗炮弹落到坑里,刚才还在坑里向他们挥手的两个人就没了。那些顽强而勇敢的灵魂,就是在白雪和鲜血覆盖的森林里完成了属于自己的升华。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们被包围,被炮击,然后很无奈的死去,我真的很无力的被触动了。一个人最痛苦的不是面对自己的死亡,而是面对自己所珍惜的事物,人的消灭或死亡的时候,自己却苍白无力,什么忙也帮不上。

第二个,E连在德国柏林郊外巡查森林的时候发现了集中营后,对集中营的一段描写。森林的中间很空旷的一块地方被用铁丝网拦起来。营里面是地洞一样的房子,到处走动的活体和到处横陈在地面的尸体。空气中的黑烟让我仿佛闻到那股尸体烧焦的味道。他们眼神呆滞,身体瘦弱。手脚就像芦材棒子一样细小。我看到这些画面,真的无语了,有些哽咽,虽然知道这都已经是多少年前的事了,虽然知道电影有艺术渲染的成分,但还是对人类所亲身经历的这一场自相残杀的劫难感到不可思议。真的难以想象纳粹主义者是怎么下得了手的。我看过二战的纪录片,和真实的很相似。

第三个,战争快要接近尾声了,他们驻守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防守,一个新兵和一个老兵一起盯哨,新兵吵着要到柏林跳伞抓希特勒。老兵狠狠地训斥了他一顿。说新兵总是吵着往前跑,又总是在老兵的前面死去。怎么讲呢,这样的话,是带着爱护的感情的。也是男人交流感情的一种方式,也许我们所面对的世界太文绉绉假惺惺了,看到这样粗犷的感情的时候,心里总会有突然的热血沸腾。

Band Of Brothers,一部很真实的战争戏,一段感动人的男儿情。

小诗

啤酒可乐和成葡萄的味道


没有月亮的夜晚

喝过啤酒和可乐,然后回家

风很大,据说是台风

我骑单车,像飘舞的旗帜飞扬

感觉随着风吹起来,升起来

一路唱歌,哼着自己也不懂的英文诗句

然后满足

抬头,看同样飘舞的白云

夜晚居然有白云

在飘

然后啤酒和可乐发酵

隐约的,我闻到葡萄的味道

看看白云,其间有星星闪烁

这样的夜晚,真美好


我会记住

啤酒和着可乐

加上好的夜晚天气发酵

就有了葡萄的味道


兜马路


晴朗的夜,两个人兜马路

没有时间,没有地点

安静的街道像散落了棋子的盘

一步一步,随意而任性

可以停下来,看路灯和星星

也可以飞跑,追逐嬉玩

把心中的一切放开

看着天空,深蓝

然后可以惬意的睡着了

兜马路,第一次,好玩

杨振宁没有错

北韩的核问题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我看到一篇报导,说北韩在没有足够核保护的条件下,让科学家从事核武器研究,导致很多科学家英年早逝。当时的想法是,这样的国家,为了自己的利益,把科学家的生命放在什么地位,实在太残忍了。今天在十大看到了同样的问题。我们的国家在研制核武器的时候,核辐射的防护条件说不定还不如 ...

记忆


在某个昏黄的下午想起

曾经坐在前排的你

羊角辫子缠着的年代

已然成为同样纠结的记忆


或许时间不会放过友谊

或许我们本来就不该分离

在岁月的长河里

有着太多的应该和不会

然而只要用心走过

岁月终会回报给你我

春雨和夏雷

还有不会抹去的记忆

诗一首

给我自己


从昏睡的中午醒来

热气涌进门来,像浪

音乐轻轻的,不要紧张

不如就来首《笑看风云》吧

我笑起来,像木偶,在张望


没有什么发生了变化,些许的

只是眼神,空洞的眼神

在呆滞和迷茫间游移

阳台栏杆外又是鸟叫和天

苦闷

清晨·阳光

在星期一的早晨起床看书

门不经意间开了一扇,真冷

但寒意混杂着阳光进来

——快乐与痛苦的结合

书半开半闭,像门一样虚掩

人半睡半醒,像太阳一样漫不经心

门外是园,那里是鸟儿的家

她们欢叫扑腾着翅膀

此起彼伏地像阵阵寒风

在初冬的阳光下荡漾……


早晨阳光下还有鸽群

她们很不小心把飞翔的声音弄得很大

将四周的阳光惊得你逃我躲

于是在清晨的书桌上留下影子

“噗-嗒-嗒”一闪一闪似刚飘落的秋叶


阳光已经很暖了其实

人也渐渐从迷梦中醒来

清晨·阳光

带着丝丝朦胧

开始新一天的乐章

我的夜

我的夜从十一点醒来

轻轻地扭灭台灯然后

走到阳台

问道青草的味道和虫吟

让我想起乡下的

虫吟


我的夜骑着摩托在奔驰

飞快地把公路旁的树

甩到身后

在乡间的小道上

他不愿睁开眼睛

因为有飞虫


太阳梳理头发的时候

我的夜悄悄地睡去了

打上一点摩丝

将自己冻结成一颗珠子

然后跟太阳一起滚动到

十一点

我的夜

(2004-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