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对话

离开米国前的倒数第二个礼拜,第一次有机会和印度阿三哥一起出台。以前从来没和印度人正经地聊过天,而印度,又一直是一种迷雾般的神存在,我免不了问了很多初级的问题满足一些好奇心。于是,我们就开始互相普及基本国情。   阿三哥:中国圣诞节放几天假?(后来我发现,他只是想抱怨美国只放一天假这件事,印度公休 ...

漫长的五月(二)

在这个五月里,还有一件事情发生,那就是肥嘟嘟君的离去。在我这个很不会交际的人投身于最繁忙的一场交际时,肥嘟嘟君终于狠了心离开SAP的大家庭,留下一句“苟富贵,勿相忘”的豪言壮语,毅然奔赴美帝寻找自己的新生活,同时也投身到价廉物美无剪切上映快的原声电影市场。我们各自都开始了一种新的生活,我是固守,他是 ...

漫长的五月

刚过去的这个五月里,有好多次感叹日子过得漫长,常常是一天一天数着日历上的数字。这么漫长的五月终于还是走完了,六月的第一个礼拜开始于儿童节,结束在加班的周末,刷地一下回归了高速,让我有点措手不及。 五月里,我的人生算是发生了很大变化吧,经历了婚礼和数场婚宴,全面正式步入人妻行列。凭借一部小视频,一向 ...

又到一年怀旧时

二零一二年年中的时候,三年期的居住证到期,向公司HR讨教续办手续,他先问我:“你这三年里有没有什么重大变化?”我一时反应不过来:“什么是重大变化?”他回道:“你有没有换工作,结婚,或者买房?”原来是这样,我马上摇头“都没有。”答完后心里不禁一震:我这三年竟过得如此空白,连点证明都不需要? 其实也不单 ...

所谓通假

以前读书的时候,知道古文里有一类叫做“通假字”的,往往被看成是古人的错别字,但碍于作者的名声和版权,或者各种不得而知的原因,就一直流传下来,直到今天。 古时候凡是能够写作,还能被别人看到的人,都等于是有了一种常人不具备的超能力,就算不是圣人,至少也会被归为圣人的同党。而今天,在互联网的帮助下,写东 ...

我和某物不得不说的故事

注:此系上篇日志标题的解释帖。 最近刚知道两句诗描述此物:“饱去樱桃重,饥来柳絮轻”,题曰《咏蚊》,真是忍不住要用小学最常用的词来赞叹一番:多么形象生动! 之前在培训教室被蚊子痛咬,腿上长满了又疼又痒的大包,除了狂挠和涂点药水祈求暂时止止痒,也实在没什么其他办法,只能借着标题,抒发一下强烈的愤慨。过 ...

水果蔬菜第二季

继续果蔬练习。 这葡萄怎么像是被打了一样,青一块紫一块的。嘴馋,好怀念德国超市里的葡萄~ 线稿是在台灯光线下拍摄的,色差好大呀…… 多拍了一张施工中: 还有一只白萝卜,本以为很简单的,没想到萝卜缨没弄好,有点杯具了。 这张太心急,忘了留底,线稿空缺……

周日在家

有阵子没有度过一个足不出户的星期天了,虽然阳光不如前两天,但对画画来说已经足够。在室内的日光下临摹了一只番茄,貌似一开始的色调有点问题,这番茄怎么透着一股青绿,像是没熟透呢…… 所谓的线稿,刚开画的时候拍的。不过发现对番茄这种事物来说,线稿跟什么都没有差不多啊。 又画了一张小樱桃,这张做工有点粗糙 ...

好久没做手工了

穿针引线真是件费功夫的事情啊,先上个大图: 背面的蝴蝶结,他们把这叫做天使的翅膀。 来张小猫特显图,貌似有点傻…… 还有雪花做的不太精致。 翻开可以放一张照片。不知道放啥,就拿模版的小猫头比划一下吧。 穿针引线真是件费功夫的事情啊,先上个大图: 背面的蝴蝶结,他们把这叫做天使的翅膀。 来张小猫特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