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骚与影

闲来无事翻旧文,赫然发现我以第五作者的身份加入骚与影已有一年多了。很惭愧地说,我为这个家园贡献的点击量实在太少。如果你是从校内上看到我的这篇文,那么很可能完全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作为一个还同时经营着自己博客的写者,我决定在此正式来个广告,虽然我最近完全称不上是在“经营”博客了。 华丽丽的链接在此:http://www.saoyuying.com 在右上的搜索框里输入“骚与影”,就能见到标志这个小站几次重大转折的博文了,快捷连接也在这里:http://www.saoyuying.com/?s=骚与影  开业之际三个作者各献一篇,叶大神,雷总和酱油女士的组合大概也有桥牌的功劳吧。CoE是个很小的世界,经过叶神数年如一日的苦心经营,想必同事们都对它比较熟悉了。这个群博刚开张的时候,我还只是个旁观者,却也感到很开心。那时候我就想,如果有一天,三个作者中有人已经不在这个公司了,那么,至少还有这样一件事,把大家连在一起。一年半的时光已经流走,不但那三个人都还在,第四作者回声同学和第五作者——我也先后加入这个大家庭。叶神用两篇满是溢美之词的博文高调欢迎了我们,不愧是写影评出身的人,夸起人来真是不留余地又别出心裁,我读完才发现,原来自己有那么多优点啊,真是不说不知道…… 刚加盟的时候就琢磨着要写一篇文章礼尚往来的,但估计灵感都被叶神的大作吓走了,一直没提过笔。这一年都很少认真写东西,突然却很想写一写这件事,思维这东西就是这么不可捉摸。说人是大脑的奴隶一点不为过,哪有我指挥它的分,其实它才负责发号施令,我只能胜任记录发布而已。 CoE是个很独特的组织,最大的特点,就是一直在变化吧。独特的工作性质把大家都培养成了旅行专家,什么时候在什么地点能见到谁,几乎就像薛定谔的猫一般不可预知。这个组织本身,也一直在变化,新人加入,老人离去,重组,再重组,等到猛然回头,就发现当初身边的人,都已经散落在世界各地,做着各不相同的事情。这个大家庭,造就了多少悲观离合,见证了多少人情冷暖。斗转星移,大浪淘沙,CoE这条大河里每一颗小的沙子,只能顺着水势游走,努力寻找自己的归属。这其中的滋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我们都已不算年轻,加入公司的年份也不短,也许日后,我们终究要面对分别的那一天,但不论如何,很庆幸在这里,还有一块小天地,四个偶尔喜欢码字的人,被一个码字强迫症联结在一起,记录我们的生活与梦想。

骚与影的第五位作者

固定链接: http://www.saoyuying.com/2011/11/fifth-author/ 骚与影的第五位作者,是一位知性的女生。 在她清纯的外表和淡定的神色之下,是爱思考的脑筋和爱生活的心灵。 她兴趣爱好广泛,尤其爱读书。在书丛之间,又以科幻为最。她让我认识到科幻除了星球大战以外还有其他东西,读科幻能真正体会到幻想和思考的快感,以及在科幻前提下很有意思的一系列人文和社会的命题。 她也喜欢思考和总结。她的欧洲游记,既不是详细罗列行程和攻略,也不是记录搞笑细节的流水账,也不是天马行空的散文和骚语,也不是充满文艺气息的随笔点滴。她用理性的思维做指引,朴实的文字做基石,加上情绪化的感受做点缀,写成了一篇篇令读者身临其境的游记的同时,也对大千世界的一个个角落打下自己思考的标签。 她爱生活,她时常会银铃般爽朗的笑,也愿意坦诚的分享自己对生活的见解和疑问。用远子的话说,她在不断追求人生的意义。翻一翻本站过去的老博文就会发现,和其他一些作者相比,她在大学时代的文字就是那么朴实,那么沉稳,那么精力旺盛的执着于对人生的独立思考。这种思考不一定要多深刻或有多大成果,只要思考能伴随一生,这就不枉是快乐的一生。她的很多生活思考文较难以分类,埋没在“碎碎念”中实在委屈,故特辟一“凯西专栏”于主菜单中,筛选出她的所有文章。 是的,她叫凯西,也叫Lithilda,我们的第五位作者。

撒花欢迎骚与影的第4位作者

固定链接: http://www.saoyuying.com/2011/08/wel-zing/ 让我们撒花欢迎骚与影的第四位作者 ZING 入住!ZING同学一直以来是我国著名的摄影专家,旅游专家,吐槽专家(很想加一句xx独家开博这种)。 ZING同学是鄙人近年来最频密的旅伴,鄙人有幸陪同其出访了德国、瑞士、波兰、斯洛伐克、匈牙利、捷克、葡萄牙、冰岛、挪威等国。ZING同学作为单反帝,为这些旅程留下了高分辨率高画质高景深的美好记忆。本人的游记早已荒废,而ZING同学仍然笔耕不辍,她的加入大大丰富了骚与影的游记单元。其文笔真诚幽默,不仅有忠实的旅行记录,令读者身临其境,也间或抒发旅行中真诚的人生感悟,是居家旅行必备的远比Lonely Planet更有情怀的实用资料和心灵鸡汤,欢迎大家惠顾。 例文推荐:《EMEA 2008-2010》 http://www.saoyuying.com/2011/04/emea-2008-2010/ ZING同学还是日影日剧的集大成者,她的加入弥补了本站日本影视文章的空白,同时也不乏对库布里克的理解这样的雄文,欢迎大家惠顾。 ZING同学也时常对流行音乐发表见解,这也填补了本站音乐评论文章的极度匮乏,欢迎大家惠顾。 另外,ZING同学的随笔,字字珠玑,不仅有些许摄影名篇,我更看到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形象跃然纸上,一段段美好往事历历在目,一曲曲悲欢离合如影随形。不贫嘴的,她的文风睿智风趣,冷静低调,真诚朴实,令人爱不释手。试举两例名篇,这两篇只是随机抽取,不是个中翘楚,欢迎大家惠顾: 《单反路上的烧与骚》 http://www.saoyuying.com/2010/08/slr-burn-and-show/ 《[毕业文艺痛|慎入] Flavor of Life》 http://www.saoyuying.com/2008/04/graduate-flavor-of-life/ 大家现在去骚与影首页右方看ZING同学亮瞎你的氪金眼的非主流文艺照一张!点击看大图! 出来的就是ZING同学的全部文章。欢迎大家惠顾。

三人联合博客《骚与影》正式落成!CoE第一骚男独家骚照!

固定链接: http://www.saoyuying.com/2011/07/saoyuying-introduction/ 所谓骚,是指CoE第一骚客,久负盛名的客户关系管理专家,瓜子脸的标准帅哥,花痴少女的公共偶像,八七后的戴着远视镜的文坛巨匠,以闷骚作为对男性最高评价的雷蒙德大神。 在本站首页的首要位置,诸君可以看到这位偶像独家的、以前从未发布的、慑人骚照。无法用言语表达,总之我现在每次点开自己的博客,手都是颤抖的。下面是一位朋友见到此骚照的反应: xx: 矮油妈呀 矮油 矮油 虎躯一震 my eyes!!! 我: 有何感想! xx: 骚死了!!! 头牌造型!!! 雷总的加入,为原来过于沉静的本站文风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家可以在本站首页上方的“自文学”和“随笔”中找到不少雷总的作品。“自文学”这一栏目就是为雷总而设的,其中根据tag分类,大家可以读到诗歌、散文、小说、杂文等等。另外雷总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影评和书评。德高望重的雷总也为本次落成撰写了一篇风骚的美文,敬请赏鉴: http://www.saoyuying.com/2011/07/saoyuying-raymond/ 所谓影,就是本movie freak。个人独立博客fatdudu.com运行半年,由于过于偏重电影,不温不火。《骚与影》就是在近日在一次随机的怂恿和骚动下,由在fatdudu的基础上落成的。域名也改为了http://www.saoyuying.com 如果您够仔细的话,还能找到右上角那个小小的副标题“你想知道的那个我们”。该标题来自于雷总原blog名”你想知道的那个我”和张爱科大人的微腐创意。在新站里,“影评”栏目中不再只有我这种平实客观的文章,有更多文采飞扬、行云流水的新货色。作者就是不同风格的最明显标志。 《骚与影》是我们的品牌,但不是我们的全部内容。我们还有第三位隐藏Boss,本来的番号是“色”,只是这位比较低调,应其要求在首页称为“酱油”。该女王大人涉猎极其广泛,对世事颇有洞见,往往从哲学和宇宙的高度来审视世间的事物。她对“书评”、“时评”、“音乐”栏目的贡献尤其大。不过,她也有非常囧的一面。大家也可以在“随笔”中找到她的另一面。 鉴于三位作者共同的工作性质,游记也占博文的显著分量。在“游记”栏目里,诸君可以见到三种不同风格的游记。亮点应该在于对同一地点的三种不同的角度,三种不同的记忆,三种不同的感受。 另外我们三人也都是桥牌和其他游戏爱好者。我们也都是初级玩家,一些心得体会的文章暂归于“游戏”栏目中,欢迎大家切磋。 三位作者并不代表本站的终点。欢迎大家注册本站的用户,自动成为“订阅者”。也欢迎感兴趣加入我们的您成为作者。 新站的新内容大体就是这些。关于来自原站的保留内容,可以参照 http://www.saoyuying.com/2011/01/introduction/ 总结一下,截止此刻,本站共有影评792篇,书评50篇,文学创作68篇,游记48篇,求职面经91篇,时评16篇,乐评18篇,游戏评论8篇,体育评论4篇,还有随笔227篇。 当然,新站的落成离不开赵顾问的大力支持。从域名绑定到文章导入,赵顾问都提供了不朽的帮助。 好了,快快点击 http://www.saoyuying.com 加入收藏夹! 订阅右侧的RSS! 常来!

从Google换了CFO说起

Sorry我标题党了,这不是什么产业分析文章,先来看CFO本人发出的原话: 这一定是真诚的。 After nearly 7 years as CFO, I will be retiring from Google to spend more time with my family. Yeah, I know you’ve heard that line before. We give a lot to our jobs. I certainly did. And while I am not looking for sympathy, I want to share my thought process because …

漫长的五月(二)

在这个五月里,还有一件事情发生,那就是肥嘟嘟君的离去。在我这个很不会交际的人投身于最繁忙的一场交际时,肥嘟嘟君终于狠了心离开SAP的大家庭,留下一句“苟富贵,勿相忘”的豪言壮语,毅然奔赴美帝寻找自己的新生活,同时也投身到价廉物美无剪切上映快的原声电影市场。我们各自都开始了一种新的生活,我是固守,他是进取,虽然没有送别晚餐,但依然是发自心底地为他高兴。 许是因为去德国的行程不同步,虽然我们名义上同属开发组,很长一段时间却都不熟。在不熟的时候就收到了他推荐自己电影博客的群骚邮件,同时还提供一些资源下载。由于微软博客系统的关张,这个很重要的历史遗迹现在已经不见,转而被我们的“骚与影”取代。时间过去很多年,当年一派繁荣的博客许多都已是门庭冷落,只有肥嘟嘟君还一直笔耕不辍,这份坚持,相信会打动很多人。 除了电影,我收听到关于他的广播还集中于两方面:一是他就像一本会讲话的历史地理百科全书,二是他一刻不停的疯狂旅游计划。现在想来,这两个特点都跟大卫完美匹配,自从神之大卫加盟我司,肥君历史地理旅游帝的身份就屡屡遭受挑战。在大卫还未出山的那些日子里,肥君大约一直都有一种独孤求败的寂寞感吧。 后来终于跟他有点熟了,总是听到他自谓“害羞”,但害羞这两个字,还真的跟他不怎么搭界,除了在感情这事儿上守口如瓶,稍开玩笑就会暴躁脸红,其他方面,肥君的交际能力绝对让我叹为观止,要说他的旅伴、桌游伴、电影伴,我们那个年代的CoE组织都已经完全不能满足需求了,这当中女性朋友的数量也非常可观。就是这样一个交际范围毫无边界的人,竟然还坚持要当“害羞君”,也许,每个人性格中都有矛盾的一面。 多少次,我们一同慨叹前路迷茫。我终究也没能走出另一条路,而肥君,此时应该已经习惯了大洋彼岸忙碌却定然充实的生活,可见,行动力高下之别并不单单表现在旅行和娱乐上。 没有缘分见证他作为一名苦读的学子是什么形象,却屡屡在脑海中猜想,那跟作为同事的他,一定有很大不同吧。

《三体》

固定链接: http://www.saoyuying.com/2012/02/santi/ 科幻在中国的地位是相当低的,甚至不能和动漫相提并论,因为不能盈利,写作完全靠爱好和热情,因此好的作家不多。作品的受众也非常有限,似乎“科幻”不是一个说出来很有面子的爱好。直到《三体》的面世,尤其是《三体3》,科幻似乎进入了中国主流的视野,在不大不小的范围掀起了一股科幻热,至少是《三体》热。 科幻常有“软硬”之分,且两者之间并无优劣之别。“硬”是指对我们所不能看到的宇宙深处和不能了解的客观现实的想象,其评价标准是其理论依据是否与真的科学思想接轨;“软”指的是在一个幻想的背景下,塑造出一个和人类现实相似的环境,或者在其中增改几条设定,然后再上演人类之间的社会性故事。同在骚与影的科幻迷Lithilda就曾感叹她根本就没看到什么真正的科幻电影。我想在此应该修正一下,应该是她没看过什么真正的硬科幻电影,因为人类之间的故事远比单纯科学理论的设想要容易表达,也具戏剧性,更适合电影这种媒体。 相比来讲,我更喜欢软科幻,这是缘于我对文化和社会的爱好多余自然科学。而刘慈欣的作品显然都属于硬科幻,他对宇宙的探索方面有着无限的想象力和执着的爱,他非常想把自己心中的世界和大家分享。在他这里,小说、人物、情节、细节描写都只是他想表达的世界观的载体,都是次要的。相信如果能用论文的形式他会更喜欢。然而这些文学元素是引导读者去感悟和分享他的世界的必然途径,是拓宽读者群体的关键因素,比如我这样的读者。 不得不说,如果不是它顶着盛名,《三体》第一部我是看不下去的。电影的叙事可分为三种风格:现实主义、古典主义、形式主义,换到文学作品中也一样。作者显然不是为了刻画现实感而突出细节忽略情节,也显然不是想摆弄意识流或任意操控叙事顺序来突出主题,因此他应走的是古典主义路线。古典叙事的关键是,审慎的拿掉乏味段落,将动作戏、悬疑戏凸显,引领故事走向冲突中心的解决终点。而急于给我们展现三体世界的作者,忽略了这方面的技巧。他虽然采用了叶文洁在红岸基地的故事和三体游戏交叉夹叙的方法,但这两个脱离的很开、没有对照性的故事并不适合这样叙述。我认为更适合将叶文洁的故事集中起来插叙于某一段,来揭开三体组织的由来。另外,在决定由谁来做叙事者这一点上,作者也没有好好推敲过。想一想《肖申克的救赎》为什么要用配角摩根·弗里曼作为旁白?因为从他有限的视角来看主角,能让故事更具悬疑性和神秘性,同时烘托了主角的形象。同样的,在《三体》中描述叶文洁的这一段,如果用她周围的人作为外部观察者的角度来叙述而不是平铺直叙她自己,对于反映她的悲惨遭遇和心理过程以及最后对整个故事的影响,相信只会更有吸引力。在叙事这一点上,《三体1》只有巴拿马运河那一段写的比较生动,重点描写一个参与者的感受而非直接描绘那艘船,就大大增加了悬疑感和吸引力。 在人物方面,唯一有点生动的形象是粗俗的警官史强,可能和作者自己的阅历有关。其他的“主要人物”如叶文洁和伊文斯,只被塑造成了形象单薄的偏执狂;而另个一叙事人物,参与三体游戏的汪淼,更是几乎没有存在感。同时作者在写作时有着根深蒂固的精英主义情节。人类的灭顶灾难是叶文洁一人所引发,而在第二部我们又能看到拯救人类就靠罗辑一人。同时我们能看到小说中中国在世界上科技和实力领先的地位,虽然反映了作者的希望,但还是觉得有点狗血。 是的,叙事和人物不是《三体》的重点,但它们是所有小说的重点。如果作者在这方面有所进步,中国科幻就能吸引到更多的读者和关注。《三体1》的重点显然是三体游戏,用三体游戏来模拟三体人的生存状况,展现了作者在这方面的想象力。但是这部分的目的似乎单单是为了讲三体世界环境恶劣,三体人不得不向外寻找新家园。如此之大的篇幅似乎也没有提供多大的信息量。当然,看过第二部和第三部之后就会明白,这只是一幅庞大画卷的开端。 这些基本的元素都没做好,自然也谈不上有什么软科幻成分了。我对纠察硬科幻细节的硬伤缺乏学术功底,也不是很感兴趣。不过经毛硕士点拨还是找到了一两处,例如书中提及,在非常大的尺度内,宏观物体也会有测不准问题,但是海森伯测不准原理规定了粒子的绝对尺寸,这不是一个相对性的原理。再如三个恒星排成一线的时候,行星上所有东西就都会飞起来吗? 但总的来讲,《三体》虽然不能提供戏剧性的愉悦,但提供了一个比较落地的,对外部世界想象的旅程的开端。比历史yy小说《天意》要好多了。 虽然本文有不少负面评价,但是看了后两部之后,我对《三体》系列总体还是给予高度评价的。它用对未知世界的想象力掩盖了文学元素上的不足。

肥嘟嘟左卫门漫游仙境

固定链接: http://www.saoyuying.com/2011/12/joe-in-wonderland/ 在一次去德国rotation期间,我收到了一个神秘的邀请,参观一个土耳其宫殿。 我完全不记得自己是怎样被带到这座瑰丽的宫殿的。这座宫殿东西合璧,既有罗马式的拱廊,也有土耳其风格的瓷砖壁炉,并且一点也不阴森,处处宽敞明亮。我最喜欢坐在一个漂亮的二楼的起居室的阳台栏杆上—这里可以看到绿树成荫的法式花园,也能隐隐听到潺潺的溪流,我总是面对阳光—但温暖而不刺眼,如同早晨或黄昏一般。 我也见到了其他的来访者,熟悉的或不熟悉的。既有久别重逢的中小学同学,也有一张张不那么熟悉的面孔,但他们都定格在了当年我熟悉的时刻,宛若置身时空幻境。这里的一切似乎属于一个土耳其贵族,戴着土耳其圆帽,身着近似于仪仗队军服般的礼服。他非常和善,经常举办各种活动,有杂耍表演,有宴会,有竞技比赛,也有花园探险…… 他似乎对我尤其关心,总是邀请我到起居室阳台坐着,总要知道我是否开心。 直到一次不快的发生。我依旧坐在阳台上,旁边还坐着一位陌生的小姑娘。突然我发现,自己不是坐在栏杆上,而是一条浮动的木头上,如跷跷板一般。如果那个小姑娘一起身,我就会摔到楼下—以往这里是草坪,今天居然是无底深渊!但是一望远方,依旧是一片静谧祥和的花园。小姑娘和我面临着一样的困局,我们警惕的对视着,突然她还是抛弃了我,我摔了下去—原来的深渊又变成了草坪,而且也没觉得疼。 挣扎的坐起来,渐渐地,我才发现,尽管这里不仅金碧辉煌,而且一点也没有其他宫殿的阴森,但这里有更令人心悸的地方—它似乎没有出口。那土耳其长廊一望无际延伸到世界的尽头,两旁尽是完全相同的建筑和装饰。在其中连续走了几个小时景色毫无变化,这种无力感似乎比阴暗的城堡角落还要强得多。 而唯一离开这里的方式,似乎是由那位贵族将大家集合起来,寻找某种机关中隐藏的小宝石。每一次要找的小宝石都不同,有时候是小珍珠,有时候是蓝宝石。每一次要寻找的机关也不同,有时候是房间内的首饰盒这样常见的机关,更有一次是舀起一汤匙绿豆粥,那盛满绿豆粥的碗的形状竟然会随着汤匙的移动变化,最后露出底部所藏的小宝石。液体的机关,甚是神秘奇妙。找齐了小宝石,就能离开这里。 但是,奇怪的是,我的记忆中只有一次次对机关的寻找,也记得找到后成功离开,但是全然没有离开期间的记忆内容,也不知道是如何又回到这里的。所有我所知道的,就是我被邀请到了这里,然后被永远禁锢住了。 这是哪里?难道我永远回不到现实世界了?我的记忆让我相信我只是每天来这里呆上一段时间,而其余时间还是在rotation的德国的,只是记不起这其余时间的细节而已。我想,等rotation结束,我回到中国,就不会再和这里有关了吧。转念一想,不对,这里如此神通广大,我回国也一定会被找到…… 而那位贵族似乎对我的关注也愈发强烈。他命令我每时每刻都在他的视线范围内,尽管这里的风景美轮美奂,但这却让我疲惫不堪。唯有一次例外,我找到了一大帮人围坐在花园深处,其中有不少我的初中小学同学,他们都保持着初中小学时的模样。我开心的加入了他们。但令我惊恐的是,虽然能看到不少故人在人群中,但是我一坐下来,前后左右必然都是完全陌生的人。换个位子,依然如故。故人历历在目,却无法走近跟前。终于我挨着一个不太熟的同学坐下了,这让我开心放松不少,尽管和他不熟,尽管他留了一个恐怖的发型:大部分剃了光头,而后脑勺留了很长的如欧洲贵族的假发般的卷曲长发…… 我的快慰还没持续几分钟,那位贵族就出现了,厉声呵斥我的名字,将我押走。又是一次集合离开,似乎是要外出完成某种任务。这时候我下定决心要逃离这里了,我对着贵族大声诉说我的不满,尽管受到了难以置信的优待,但我不能忍受别人的控制。贵族冷笑。在无尽长廊边,趁着一个机关刚被打开,里面掉出了一个hint:“寻找2楼1年5班的班长34589。”我不管这不知所云的hint,就撇下别人冲上了长廊边的楼梯。贵族厉声在后面追赶。 我又进入了另一个奇幻的空间。想要寻找2楼的1年5班,而在这栋楼里却根本无法区分楼层,楼梯横七竖八,楼梯边的走廊和房间是“连续”而非“离散”的,即走一两级台阶就有一个房间或走廊。我想起我是在逃跑,便随便钻进了一道走廊。对面走过来一个带着尖帽子的小孩,不,似乎是小老头,而且整个人是半透明的,鬼魂!我朝鬼魂踹了一脚,被一股力量狠狠的弹回,回头一看,在一片金光下出现了一个坐满小学生的教室,整个教室沐浴在亮到晃眼的阳光中。在一片金灿灿的光芒中,我竟然看到了7岁的自己端坐在其中,端看着小学语文课本…… 我被这一连串的冲击震慑的完全反应不过来,这时候我感到一大团阴影在接近。我猛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了地上。我回到现实了吗?哪里才是我的现实?这只是一个噩梦吗?这噩梦是昨晚才有的,还是我每天萦绕不散的梦魇?因为我感觉我在那个幻境中已经呆了很长很长时间……难道我所谓的现实生活,就是我在梦中所记不起来的离开的片段? 睁着眼躺在床上,嘴里念叨着“太吓人了”,我真的在清醒状态,花费了近半小时来确信,这只是昨晚的一个梦,而不是其他。我赶忙爬起来,把在记忆中残留的片段,写在了骚与影上。

治愈系软文

啦啦啦啦啦,天气好好,阴有雨。。。 那个那个。。。其实我是想说,骚与影开门接客了。。。大家来捧场。。。 http://www.saoyuying.com/ 从名字上看,小萌萌负责卖骚,其实是卖萌加卖颜。。。 小洲洲负责卖影评。。。 俺打酱油。。。 在小萌萌和小洲洲的帮助下,找回了被遗弃很久的新浪博客和space。。。然后整理了小百合的blog,和豆瓣开心上的日记啊书评啊影评啊啥米的,都在那里归档。。。以后写的东西都会首发在那里。。。终于给我的博文找到一个安定的家了。。。 那个那个,大家不要说我标题党。。。此文的由来。。。 小洲洲: 嗯 多写桥牌文章,咱就开个桥牌专栏 maoguangfeng: 哦。。。 不过那个受众很小的 桥牌。。。 小洲洲: 你唯唯诺诺之间都能感受到女王之气 maoguangfeng: 那个是你心理作用-0- 小洲洲: 没关系,也能吸引到一些受众就更好了 我的软文和雷蒙德的相得益彰吗 你也写一篇吧。。 maoguangfeng: 。。。 压力好大啊 你们各代表了一个风格 小洲洲: 哪来这么多压力啊。。 maoguangfeng: 我要在哪里寻找空间 小洲洲: 你可以用你写随笔的风格写。。 maoguangfeng: T T 治愈系软文 小洲洲: 多赞

曾记当年影骚

岁月如刀,削得青春片甲不留。 定下这个基调的时候,我在热辣如火的夏日晚上,揉着刚被蚊子吻出来的肿块,内心惟余莽莽。如同生命中之前的若干片段中曾经上演的那般,某种“一定要趁还有点热情的时候干出点像样的事情来”的气氛笼罩在周围。这于我来说,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股力量。即使没有足够的毅力持续地用它给自己加足马力,也能时不时地因此而换一个姿势看看自己所处的生活。 你被频繁地问起收入几何,房车备否,被一次次地绑在盲目铺设的虚荣的绞架上拷问,然后被迫无地自容地藏起自己曾有的梦想。 你被几欲乱眼的八卦新闻,电视电影,星座血型论里的爱情故事牵着鼻子,嗅着身边身边的剩男剩女们,或终日空想或心若止水,缺显有勇气去承认真正的怦然心动。 你被渐渐失衡的社会公允折磨光了心向正义的热情。 你被越来越多说不清是天灾还是人祸的死伤折磨光了对生命之伟大的尊重和珍惜。 你被日复一日忙碌的工作折磨光了生活中的乐趣。 你是不是也有想过,这个充斥着不公、谎言、腐败、冷漠、庸碌的生活,难道还不够操蛋吗? 而我们的愿望也仅仅是拥有一个足以享受心灵自由的生活。 年轻幼稚的时光已经过去,是时候思考一下,我们这代人该如何在这样的现实之中自处。所谓的内心自由,不可以问苍天大地,不可以问老板父母,只有自己的内心,能够交出最诚恳的答案。 看一本书,听一场音乐,欣赏一部电影,完成一趟旅行。这些绝不是所谓的文艺,这些就是他妈的生活。内心的自由平静只属于懂得舍得的人,舍掉那些浮华表面,得到真正的愉悦和积淀。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吗? 所以有了“骚与影”,有了这个我们诚实记录生活的一个地方。Blog生活的点滴,电影、书评、游记、时评、乐评、随笔亦或是乱涂乱画的小品,不为了什么点击率,不为了什么名声,只为了珍惜生活,在如刀的岁月刮过之后,能坦然对自己说,曾记当年影骚! 感谢Larry让这个小小的“像样的事情”得以成真。 Joe, Della & Raymond.